婆媳之间:小说《跳舞风波》(下)

矛盾始末

带着试一试的想法,周巧云加入了镇舞蹈队,让她意外的是,她和这些比自己小的队员比居然还不差。这不禁让她增强了自信,跳舞也成了她上心的事情,自己在家也时不时地练上一段,晚上等儿子媳妇回来就把孩子交给他们,然后出去跳舞。如果贺菲来镇上教舞,她就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丈夫,然后骑上电车去镇上学习。

这样一来,儿子媳妇和丈夫的生活都有所改变。原来,儿子媳妇回来什么事儿也不用做,吃完饭除了逗逗孩子就是看电视、玩手机,连碗都不用刷。很多时候,孩子不愿意跟他们回他们的房间,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睡了。但现在,周巧云晚上出去跳舞,就是给他们做好饭,吃完饭后洗碗啊、收拾啊,就都得儿媳妇娇娇做了。如果周巧云去镇上学舞蹈、练舞,她丈夫只是负责把孙子接回来,做饭都得由儿媳妇包圆了。

结婚已经六年的娇娇在这个家里一直是甩手掌柜,只是在厂子里打打工,下班后就悠哉悠哉,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做饭、打扫收拾,于是时间稍一长她就不开心了。

娇娇就跟丈夫大壮唠叨,想让他跟婆婆说说,跳舞这么不务正业的事情还是别干了,又不给钱。

可是大壮觉得没什么,老妈这么多年一天天种地、帮他们带孩子、围着锅台转,对待娇娇就像亲闺女一样,他觉得你娇娇现在做做饭、带带自己的孩子又能累到哪里去。

见丈夫非但不答应帮自己劝婆婆,还不体谅自己干家务辛苦,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争执。

但这一切周巧云并不知道,她只觉得既然贺菲老师信得过自己,那就得努力学、使劲儿练,别拖了大家的后腿。

直到有一天,她跳舞回来发现娇娇还没有回来,就问儿子:“大壮,这么晚了,娇娇还没有回来,她是不是加班了啊?你去接接她吧!”

大壮停下逗孩子,“没听说她加班啊,我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周巧云不禁埋怨儿子,“你说你吧,这心也太大了,媳妇这么晚不回来也不知道问问。”说完她给儿媳妇打电话,听到通了就说:“娇娇,你加班了吗?”

“没加班,妈,我回娘家来拿点儿东西。”娇娇的语气淡淡的。

周巧云一愣,“哦,你今天晚上回来吗?让大壮去接你吧!”

“不用了,妈,我今天在这住下。我不跟您说了,我嫂子叫我呢,我挂了啊!”

听着电话盲音,周巧云一肚子狐疑,直觉告诉她儿媳妇不高兴。难道是小两口吵架了?

她看看儿子,见大壮躲她的眼神,于是更加肯定儿媳妇是因为生气回娘家了。于是她质问儿子,“大壮,你看着我,你惹着娇娇了?”

大壮急忙喊冤,“妈,我哪敢啊,先不说她多么厉害、多么有法子治我,就是您,您让我欺侮她吗?”

周巧云想想也是,可是娇娇分明是不开心啊。她想了想,又问儿子,“她跟你说过什么吗?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

大壮不以为然,“妈,她不就是回个娘家嘛,又不是没有回过。她想孩子了就回来了。”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开心吧?跟我说说。”周巧云听儿子的话,感觉他应该知道原因,于是追问他,“你小子别瞒着我,快说!”

大壮挠挠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觉得是她不对。”看看妈妈着急的样子,他也不再卖关子,“就是您一直对她太好了、太惯她了,懒得跟什么似的,干一点儿活儿就不乐意。”

听完,周巧云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忙着跳舞,儿媳妇嫌干家务累不开心了。她看看孙子,“聪聪,跟奶奶去睡觉!”

大壮没让她抱,“妈,我带着他睡,您好好歇歇。您不用放在心上,看村里的媳妇,哪个有她舒服,还不知足。再说了,以后再生个孩子,您不得更累,也得让她学着搭把手了。”

周巧云叹口气,“你明天接她回来吧,我去睡了。”

娇娇娘家,她嫂子看她挂了电话就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忍不住问:“看你那嘴撅得那么老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嫂子说说。”

娇娇就把这阵子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看着嫂子,“嫂子,你说我怎么办?”

嫂子抬手摸摸娇娇的头发,“娇娇啊,我嫁给你哥的时候,你才十六岁,对我很依恋,像个小尾巴似的。我也没有姐姐妹妹,所以我们姑嫂处得比姐俩儿还好,嫂子从来没有对你不好过,对吧?”

见娇娇点头,嫂子继续说:“今天这事儿,我是这么看的。”

“一家人过日子,要想过得好,就得老人知道体谅孩子、疼孩子;而孩子呢,要知道孝顺老人、关心老人。你看自你嫁过去,你婆婆是怎么对你的?好吃的,尽着你吃;好穿的,买给你穿。同样都是生孩子坐月子,你婆婆是寸步不离啊!你知道你婆婆做的哪件事让我最感动吗?你出产房的时候,你婆婆没抱着孩子先走,而是一直等你出来,我看得出她是真的疼你。你看咱们村你的小伙伴儿,哪个有你过得随心如意?当然,你做得也很好,很懂事,每回回来都知道往回给你婆婆带她爱吃的小零食。可是你也慢慢长大了,过两年再生个二胎,他们大了以后也得娶媳妇啊,你不能什么事都不会做吧?现在你婆婆不就是跳个舞嘛,锻炼身体也心情好,你就是多干点儿活儿。再说了,你觉得你婆婆要是像咱妈一样整天打麻将,饭菜还得端到眼前,你受得了?姑娘大了出嫁后,娘家是自己的家,婆婆家更是,你婆婆和大壮都用心待你,你再为了这点儿小活儿挑三拣四的就说不过去了。”

眨眨眼睛,娇娇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是我做错了?”

“谈不上错,你是被婆婆宠上天了,一下子受不了。”嫂子呵呵笑着,“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吧?”

娇娇点点头,“可是我生气大壮跟我吵吵,他要是像嫂子这样跟我说说道理,我不就不生气了嘛!”

嫂子叹口气,“人家大壮和你同岁,你不懂的事情他就能看得明白?再者说了,那是他亲妈,要是他连自己亲妈都不护着,你还会觉得他好?关键是你婆婆这个人好,不是那种不讲理、管东管西、挑拨是非的婆婆。你放心,嫂子给你争这个面子,我让大壮来接你。”

和好如初

早晨起来,周巧云就蒸了一锅窝头,催儿子起床去接娇娇。

大壮不解,不愿意去,“妈,我不去。我们又没有让她受气,是她自己回去的,等她想明白就回来了。要是她回来跟你吹胡子瞪眼睛的,我还受不了呢!”

“娇娇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孩子,不然我们娘俩儿也不会处这么好。她要是不喜欢我跳舞,我就不跳了,咱们农村人,跳舞不跳舞又什么关系!”周巧云笑笑,但神情有一丝落寞。

丈夫看见了就说:“必须跳,咱们农村人怎么了,农村人就不能跳舞啊。”他冲儿子一瞪眼,“就是你惹的事,要你不冲娇娇吵吵,她会生气回娘家吗?快听你妈妈的话,去把媳妇接回来,好好过日子。”

大壮看着爸妈,不服气地说:“你们就惯她吧,她这就要上天了!”

他爸一听乐了,“我们乐意,娇娇就是比你听话!”

周巧云把装好的窝头递给儿子,“上次娇娇说她妈和嫂子爱吃我蒸的窝头,你把这些带去。到了那里不许给我再惹事,接不回娇娇就别回来了。”

“我怎么感觉我不是儿子是女婿啊!”大壮开着玩笑就出了门。

看着周巧云的表情,她丈夫说:“娇娇回来,你该咋跳就咋跳。孩子是要疼,也要帮,但是不能让他们当咱们的家。”

“看吧,如果娇娇真的想不通,我就不跳了。”

刚收拾好饭桌,儿子的电话就到了,说自己和媳妇吃了午饭再回来,大舅哥已经出去买菜了,嫂子要给自己包饺子。

吃过午饭,周巧云哄小孙子睡觉,自己也觉得乏,就一起睡了。恍惚中,听到有人叫妈。等她睁开眼,发现儿媳妇娇娇正趴在床头冲自己笑,那张漂亮的小脸儿像朵花。

周巧云要起来,娇娇按下她,“再睡会儿吧,妈,一会儿我做晚饭。您看,我给您买的蜜三刀。”周巧云觉得鼻子一酸,“妈以后不跳舞了。”

“别啊,妈,您得跳,必须得跳,爸说您跳舞可好看了。”娇娇笑着说,“爸刚才跟我说了,您年轻的时候是幼儿园的老师,他就是看了您跳舞追您的,还把您大老远地拐到了咱家来。”

一朵绯红上了脸,周巧云不好意思地嗔怪丈夫,“你爸也是老糊涂了,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跟你说。”

娇娇轻轻搂上婆婆的肩膀,“妈,这事儿是我不对,太自私了。能遇到像您这么好的婆婆,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周巧云眼里的泪流了出来,摸摸儿媳妇的脸,“妈也有福气,好闺女。”

合家欢

听完娇娇的讲述,何苗感慨不已,“你们家真温馨,敬老携幼、相互体谅支持,这才是我们当代社会的幸福家庭!来,既然都来了,你们家一起露个脸呗!”

娇娇闻言立刻跑向车那边,把公公拉了下来,“爸,您说您来都来了,还躲着不下车。来,您和妈站一起,我和大壮站两边,麻烦人家记者给照张全家福。”

“看这里,看这里,一、二、三,茄子!”


这张酷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