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梁女士,我们叫她韩妈妈,韩妈妈在那个久远的时代,在村里人同龄人都当上妈妈的辈分时,她还是没有挑选人,准备好嫁,值得说明的是,从我姑妈那里听说,梁女士还是村里的村花,那就更不缺追求者了,但直到29岁与韩先生相亲,她才点了头,后来,就有了我,韩某人,女。

      韩妈妈,是个非常注重形象的人,18年的伊始,因韩爸爸去走亲戚,我就被钦点做为她的理发师,虽然只是剪短一点,但也是很讲究刀功的,这不,我一失手,便剪短了,韩妈妈一照镜,瞪了我一下,我心虚不敢看她,嘴上道:“妈,我们剪个母女头多好看啊,”我才抬头,韩妈妈已经拨通她老公的电话告状了,在韩妈妈的控诉中我成千古罪人了。

          刚回到家的爸爸,安慰了韩妈妈几句,便带着她去专业的发廊把头发剪平,韩妈妈:“你女儿做的好事,以后我都不敢见人了,像个老人一样了。”虽然我抓紧时间赞美她,但也于事无补,剪平头发之后的韩妈妈,让全家人都笑到吃不下饭,刚好我饭桌对面就是韩妈妈,本人再三强调,我没有刻意看她,但余光里的韩妈妈真的太可爱了,她稀薄的头发挂在头上,短短的,在加上她那小圆脸,简直就是老年版的樱桃小丸子,我严重怀疑她带了假发,终于忍不住,我喷饭,我有罪,但韩妈妈有毒啊,韩爸爸一直赞美,竟然没有笑,实在令我敬佩,哈哈哈,我再去笑会,一想起那个画面就管不住裂开的牙齿,哈哈哈,就这样,回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