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前的魔兽,十一年后的我们——为了艾泽拉斯

0.121字数 5132阅读 8271

在CGV外碰面的时候,我其实有些尴尬。工会里组织过好几次线下聚会,每次我都是在群里静静地装死。

曾经带着我们碾压无数副本,疯狂的吼声曾经把我吓哭的RL海哥,牵着自家媳妇儿,还捎带着自家刚刚学会走路的娃,自己穿着笔挺的西装,到还像个职场精英。当年我们都还嘲讽他,这么凶肯定找不到媳妇儿,谁都不知道他和团里的血精灵妹子cindy暗度陈仓,都要发喜帖了才让我们知道。

管我们这群奶妈的是个男生,游戏里都叫他大奶哥。第一次在IS里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又温柔又有磁性,大概是我对男神音最早的概念吧。这次算是游戏外我们第一次见面,茜茜姐几年前工会聚会的时候见过他,告诉我,大奶哥是个白白胖胖的面团一样的人,结果眼前的他,又高又瘦。我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倒有些不敢走进打招呼。

05年魔兽刚刚开服的时候,妹子真的是稀有。谁都不会想到,团里那个丑了吧唧的侏儒是个妹子,还是个大美女。当年流行的还是QQ空间,茜茜姐的哥哥在空间里贴出自己和她的合影,暴露了茜茜姐是妹子的事情。听说当年群里一片狼嚎,一群人主动要带茜茜姐打本啊刷道具啊什么的,但是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是另外一个和我们竞争FD的工会会长,他和茜茜姐,有一段很长的故事可以讲。

我因为下班比较晚,赶到CGV的时候离上映还有十五分钟,找茜茜姐碰了面拿到票,就静静地站在一边了,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我最想看到的人。直到开始检票,我略微有些失望,收拾了下心情,跟上茜茜姐进入了放映厅。

哦,听茜茜姐说,这个放映厅,会长包场的。来看的都是我们工会的人。

灯黑下来的时候,有个晚到的人,坐在了我身边。

“这是杜隆坦,萨尔的爸爸。”

“古尔丹,就是狗蛋。”

“看,这是暴风城。还原的还不错,你第一次迷路的时候我还觉得没什么,后来只要进暴风城必然迷路,我才意识到,你可能是个路痴啊。”

他的声音很轻,放映厅里电影的声音很大,但是他的声音,仿佛是被风送进我的耳里,我听得格外清晰。

我看着暴风城的建筑和狮鹫,想起曾经有过多少个夜晚,我在暴风城迷路得烦躁,就会骑上坐骑,飞行在东部王国的上空,从艾尔文森林,到高耸的赤脊山脉,掠过燃烧平原,飞向冰封的铁炉堡。哦对,傻傻的我,还曾经妄图飞跃无尽之海,以为这样能到奥格瑞玛。之所以选择这么做,是因为我迷路,找不到坐飞艇的地方。

我并不太常跟着团打FB,也只是偶尔跟着工会其他剧情党琢磨剧情故事,我最喜欢的还是骑着我的奥的灰烬,这个极为惹眼的坐骑,飞行在艾泽拉斯各个大陆的上空,留下一条彩色的尾巴。

这里一定要说下,我们团第一次击败BOSS,就掉落了奥之灰烬。然后我"SH"了我全部的DKP把这个拿到手。大家之前拍装备都太凶了,到这里DKP,反而没人比我高了。

游戏里我的方向感是极差的,而且我还不喜欢看地图。从奥格瑞玛到雷霆崖,明明只用跨越一个荒漠之地,我却可以飞到海加尔山快见到寒冬之泉的冰川,才意识到自己,又走错了。在群里说起这件事,被大家狠狠地嘲笑。

这个时候,身边的这个人,从幽暗城赶到奥格瑞玛,再向北找到在月光林地晃悠的我,然后点开你的夜翼之心,把我送到雷霆崖。

05年的暑假我被不耐烦照看我的表哥拽进游戏,玩游戏,就不用他陪我去公园、陪我去书店、帮我去需要过两个大路口的地方租碟子看电视剧。但是他是个PVP狂热分子,把我领进工会,让我加了个游戏ID叫Raymond的人,就去打本了。

然后我的魔兽世界里一直都是他。教我每个快捷键对应着什么信息,教我将炉石绑定旅店,当我发现路边的野草可以被采集,告诉我什么是生活技能。布雷泽农场里的植物大战僵尸,对我而言比副本里的BOSS还要麻烦,我从九点多玩到快十二点,还是没有过。眼见宿舍就要断电了,心烦意乱在群里抱怨了几句。第二天,就看到他QQ留言我,向日葵BB拿到了。

在游戏里看风景的时候,会习惯性将生活的烦恼向他倾诉。比如分文理科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该听家人的选就业面广的理科,还是内心喜爱的文科,他对我说,要相信自己的选择,人生是自己的;06年蒙扎赛道,舒马赫选择退役的夜晚,我哭得稀里哗啦,跟他聊了许久许久我对F1的感情;高三那年的2月调考我考得特别差,从高三刚开始的10月调考到这时,我距离一本线越来越远,内心的惶恐几乎压塌我的精神,我在QQ空间发了一条几乎有自杀倾向的消息,他给我打来电话,我们第一次通过电话聊天,说了一个晚上,他给我讲他的高中,理科班尖子生之间的激烈竞争、奥赛的失利直接导致与保送失之交臂、四月调考遭遇滑铁卢、高考英语当天的暴雨。

从05年到12年,我玩了七年的魔兽。陪伴我最多的,除了我的坐骑,就是raymond。

纳克萨玛斯是我唯一一个参与过开荒的副本,记得当年拿下FD,群里一片欢呼,海哥提议大家现实里聚一聚,才发现公会里的骨干居然多数都是在武汉的大学生。表哥问我去不去的时候,我其实是很想很想去的,但是我鬼使神差地回了句,我要写卷子。

通过表哥的丑到爆的诺基亚N90,我发现嘶吼声如此狂暴的海哥居然长得白白净净的,反而是负责算DKP的墨子哥长得超级粗犷,茜茜姐果然是个大美女,玩恶魔术士的PVP狂人一直被我们叫狂歌的居然也是妹子。

唯独没有看到Raymond,我很想很想开口问表哥,但是最终也没有开口。

那个时候的我,其实不太搞得懂,自己每天为什么回家再晚,也要上魔兽看一眼工会,为什么明明很清楚自己爱迷路,也还会不看地图乱飞,开开心心地烧点卡钓鱼,把做好的鱼寄给Raymond之后,心情会格外的好。

11年的时候,帮闺蜜做文学网站的扫榜工作,看到一部叫做《诺森德》的言情小说,忽然意识到,我,不会是喜欢他吧。

这个想法有点把我自己吓到,我将自己说成是某个高中好朋友,向寝室里的感情专家荔枝请教。荔枝白了我一眼,肯定是喜欢啊,你同学够迟钝的啊。

说完这句,荔枝的眼睛直直看着我,不对,你说的不是你什么同学,你说的你自己吧。

我连忙说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是我,然后随便塞了本书在包里,装作要去自习室逃离了寝室。

20岁,我才意识到,我,好像,网恋了。

而且,还是单恋。

确实是够迟钝的。

然后接下来几年,我再也不敢找raymond私聊,群里他冒泡说话,我都不太敢接话,甚至连魔兽都上得极少了。在妹子们的小群里我还是那个文艺玻璃心的话唠小Z,但是在工会大群里,我不敢说话。

那个时候的心态,仿佛和他再接近一点点,所有人都会发现我喜欢他的事情。

然后他知道我喜欢他,会立刻和我疏远。

我一直觉得,他只会把我当好兄弟的妹妹。游戏里,我又蠢又笨,DPS打不高,HPS也奶不上,PVP更是门外汉,后勤保障也没有cindy做得好,一点优点也没有。游戏外,我好像也是个麻烦,又玻璃心,还爱哭,而且还很娇气矫情。想起自己在群里讲过的自己那些丢人的事情,感觉真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我对自己说,谁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子。

2014年年底,一区布布头的暴风城婚礼传遍网络。大家都在聊自己如果结婚,也能办这样的婚礼多好,尤其是那几对在魔兽认识的情侣。

这时海哥在群里扔出深水炸弹。

“我和cindy的婚礼元月1号在武汉XX酒店,确定要来的,武汉的,电话我。外地的,买好票再跟我说。我包吃包住。”

小群里,cindy姐姐也在说这个,不能办魔兽主题的婚礼,拍个魔兽COS的婚纱照总没太大问题吧。

衣服自己做OR找,摄影师是cindy姐姐的好闺蜜,后期修图有PS大神茜茜姐出马,而我这个文科生,需要做的就是写个狗血的脚本,构思一个浪漫曲折的爱情故事。

整个十二月,群里的主题都是他们即将到来的婚礼。大家偶尔调侃下群里其他几对情侣,忽然有一天,有人说:

“小Z来工会的时候才十四吧,这转眼就23大姑娘了啊,怎么还没男朋友啊。”

“狮子你是想毛遂自荐还是怎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啊。”

“卧槽,不说不觉得,小Z是05年暑假被梦想带进来的吧,都九年了,这小白兔居然没被工会里的狼叼走啊。”

“你叼个试试,小心梦想找你真人PK。”

“梦想算个毛,他哪里管过小Z。话说啊,我记得有次我帮小Z做节日任务,那一身装备,全是RM给做的。”

“不会吧。raymond重色轻友!我之前找他做,材料都给备齐了甩我句没空!”

我原本打算发一句“哥哥们有合适的人选,可以介绍给我啊。”,看到他们提及Raymond,就不敢再说什么。

平安夜的时候,茜茜姐电话我,说是cindy姐姐和海哥的婚纱照出来了,让我这个文案也来看看成品。

我们弄到的衣服其实很粗糙,但是拍出来的效果却意料之外的好,几个女人边看边聊,一晃眼就到了晚饭的点。海哥出门买了许多菜,邀请我和茜茜姐留下吃完饭,我嘴馋cindy姐姐做的糖醋排骨,还没等茜茜姐开口,就答应了下来。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平安夜,其实,海哥说不定是客气话。。。

海哥放下菜,接了个电话,转头对cindy姐姐说,RM说等会儿也过来蹭饭,菜够不够,我要不要在去买点卤菜。

听到这句话的我,身体一瞬间就僵住了。

他要来,他要来,他要来。

脑海里跟魔咒一样。

在沙发上纠结了十分钟,我把自己关进卫生间,发现自己的耳朵都紧张地通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的发型好糟糕,我的大衣好丑,粉色的高领毛衣真幼稚,而且还穿着一条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的牛仔裤。

不行,我要走,我不能见到RM。

然后,我连招呼也不敢跟海哥打,偷偷走到玄关换上自己的运动鞋,开溜。

急匆匆下楼,生怕被发现。等完全走出楼栋,才摸出手机给海哥打了个电话,说家里有急事我回家了。我连说了三声对不起之后,估摸着海哥要吼我了,迅速挂断电话。这时,有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和我擦肩而过。

那一瞬间,我莫名的很心慌。然后一秒钟之后,他停住了脚步,我听到他说

“央央?”

我游戏ID里有未央二字,表哥习惯叫我小名小Z,工会里的哥哥们基本也都这样叫我。茜茜姐她们喜欢叫我未央。会叫我“央央”的只有一个人。

raymond。

我的第一反应,是拔腿就跑。那一瞬间我很庆幸我穿的是运动鞋。

现在回想,真的觉得自己好蠢好蠢啊,天底下怎么有我这么蠢的姑娘。

这次意外,把我吓得都没去参加海哥的婚礼,被cindy姐姐埋怨好久。之后工会举行的任何聚会,我都没有参加。

直到这次魔兽上映。

从好几年前传出要拍电影的风声,到一次又一次期待中跳票。这次真的要上映了,我没有拒绝的借口。

然后我来了。

然后,他现在,坐在我身边。陪着我看这部贯穿了我青春的电影。

就像曾经的许多许多时候,陪我看荆棘谷的日出日落,纳格兰的浮岛,冬泉谷的白雪皑皑,西部荒野的麦浪滚滚。

2011年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我拒绝过大学同学的表白,公司同事的示好。家里人问我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我也说不出个一二。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不要太帅,五官端正即可。要学理科的,数学成绩很好。

自己本身很努力,很有上进心。

平时不太喜欢说话,看上去有些沉默,但是看问题很敏锐,开口就能直指中心。

很有责任心,承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现在,这么一个人,就坐在我的左手边。

“这个古伊尔,就是萨尔。”

这个时候电影结束了,放映厅的灯光大亮。

我才看清他的手,骨节分明,有点瘦,嗯,应该很适合弹琴。或者弹吉他也应该很不错。

我越想越远,思维有点发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只手,放下奶茶杯,越过扶手,握住了我放在膝盖上的手。

紧紧的。

要退场了,海哥站在最前面,对着大家说:

我们这七十来号人,短的也认识了四五年,长的,认识了十来年了。

我们通过网络、通过魔兽相识,说一声网友,太浅了。

我说我们是哥么,是好兄弟,这才对。

游戏不怎么上了,但是感情这么多年,不会变,也没有变。

海哥说着说着,眼睛里都有泪光了。我低下头,眼睛里也有泪水出来。

这就是我喜欢了十年的世界。这就是我喜欢了十年的人们。

大家从少年成长为当下的顶梁柱,成家立业。从艾泽拉斯的小世界,进驻到行行业业。

今天,仿佛许多年前无数个夜晚一样。

大家纷纷收拾好手头的事情,整理好自己的行装,从不同的地方,赶往这个影院。这七十来个伙伴中,一半是武汉的,其他的天南海北,最远的老徐,从遥远的哈尔滨赶过来。

就像许多年前,海哥一声号召,大家从艾泽拉斯的各个角落,骑着跑速慢的要死的小马赶往地下城副本入口。

十一年,几乎是我现在生命的一半的时间。我比许多人多拥有了一个世界。

它的名字,叫做魔兽。

而我预感,我接下来的人生,也会留有魔兽的痕迹,大概,就是因为牵着我的这只手。

海哥他们要续摊,raymond跟海哥说了句什么,就拉着我下楼。

我坐进他的副驾驶,默默系好安全带,就一动都不敢动了。

他也一路沉默,直到我家楼下。

他从我包里翻出我的手机,解锁,把他的手机号存了进去。

“你换了新号也不告诉我,过年都没一条群发短信。好歹我也罩了你这么多年吧。”

“那天海哥楼下,见到我就跑的是你吧。我又不会吃人,怎么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今天看电影,特意让茜茜把你身边的位置给我留着。我还特意卡着灯灭了再进来,要是你再看到我拔腿就跑,我就真丢人丢大了。”

“我怎么喜欢了你这么个呆丫头呢。”

“上去吧,早点睡。”

他揉了揉我的头,把我推到门前,我一路上楼。当我坐到自己床上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他喜欢我的。

他一直喜欢我的。

原来我不是单恋。

我好像,遇到爱情了。

我打开简书,想写一篇影评。

写着写着,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