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字数 2148阅读 1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于贾宝玉是神暎侍者还是女娲娘娘炼成的那块儿石头,是程高本与脂评本最大的区别。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前,人们普遍看到的只有程乙本,在程乙本里,石头,神暎侍者和贾宝玉是三位一体的。总的脉络是——女娲炼石——一块未用——石游警幻仙姑处,成神暎侍者——神暎侍者以甘露灌溉绛珠仙草——神暎侍者回到青埂峰下变回石头——石头在青埂峰下遇僧道二仙被带回警幻仙姑处,让下凡的风流冤家夹带到人间——成为贾宝玉。

可是,这一设定随着胡适发现甲戌本而被打破。甲戌本的说法是——

当时,那块大石正在那里因不被用以补天而悲伤,就看见一僧一道二仙走来,并听到二仙在说人世的繁华,便求二仙想办法让自己也去人间看看,二仙开始还不允,后经不起他百般哀求,就答应了,由僧仙大施幻术把它变成了一块宝玉,然后到警幻仙姑处,让准备下凡的神暎侍者把它夹带下去。这与其他脂评本和程甲程乙本都不同。

下面就把关于这段故事在甲戌本里独特的一处异文抄录一下。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 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

二仙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

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

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

就目前来说这是最合理的说法。而且现有的通行本也大都采用了这一大段内容,它的合理处,我用下面几条来证明一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条在第一回。

      甄士隐睡着了,梦中看到一僧一道正走在去警幻仙姑处的路上。

只听道人问:”你携了此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寃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

这就说明石头和神暎侍者并不是一回事,石头下凡需要别的仙夹带,而神暎侍者下凡是无需他人夹带的。

      第二条在第八回。

      宝玉到棃香院去看宝钗,宝钗想看看他项间带的那块儿玉。“宝玉亦凑了上去,从项上摘了下来递于宝钗手内。

宝钗托于掌上,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维护。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幻相。后人曾有诗嘲云: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

  如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那顽石亦曾记下他这幻相并癞僧所镌的篆文,今亦按图画于后。”

    第三条在第十五回。

    凤姐带了宝玉等夜宿水月庵,因为凤姐怕宝玉所带的那块玉丢了,便在入睡前令人把它拿过来放在了自己枕边,接下来的一句就是——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此系疑案不敢纂创。这虽是石头耍无赖,但也证明《红楼梦》就是它记录的,而不是宝玉记录的。     

      第四条在第二十五回。

    凤姐宝玉姐弟被妖法控制,命悬一线,和尚道士同来救助,那和尚手擎那块玉说道:“青埂峰下别来十三载矣!”这时的宝玉还躺在床上,和尚之言就是和那块玉说的。

    这四条文字证据在所有脂评本及程甲程乙本里都是一样的,说明石头和宝玉带的那块玉是一件东西,而神暎侍者和宝玉是一体。

可我赞成的就是对的吗?也不尽然,因为还有个“木石前盟”呢,如果依了甲戌本的说法,石头是石头,神暎侍者是神暎侍者,那就没有“木石前盟”一说了。如果依了程高本把神暎侍者和女娲炼成的那块石头合为一体,则明显与我上面提出的那四条文字矛盾,两难呀!所以周汝昌老先生才在晚年提出了一个设想,他认为会不会神暎侍者下界是成了甄宝玉,而贾宝玉就是那块儿石头,也就是说黛玉还泪还错了对象。哈,感觉这位老先生有点怀疑脂评本的意思了。这事儿闹的,还嫌迷雾不浓?

那么,既不推翻程高本,也不推翻脂评本,可以吗?我觉得可以,下面我也试着提一个设想,希与有缘看到我这篇文章的《红楼梦》爱好者交流一下——宝玉和黛玉的前世就是西方灵河岸边的一块石头(当然与青埂峰下那块儿石头无关)和一株草,这块石头陪在绛珠仙草身边,为她挡风,为她积露。后来,石头先修成了神暎侍者,仍以甘露浇灌绛珠仙草。绛珠仙草后修成了绛珠仙子。当有一天,神暎侍者要下凡去的时候,绛珠仙子也跟着来还泪了。而这一段还泪的故事被大荒山青埂峰的那块儿石头记录了下来,就成了《石头记》。

这就既合了木石前盟,也承认《红楼梦》是记录在青埂峰下那块石头上面的了。

您认为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