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该如何选择工作和跳槽,专业数据说话

2017年 该如何选择工作和跳槽,专业数据说话

帅帅的前言

hi,boys and girls, and gay 们,应该有几天没见了,因为天冷了家里人身体有些小灾祸,所以我这一周多不少时间,被医院 和保险这些p事儿占据,在这里说个不好意思。

也祝福大家,注意身体( 我不是怕你难受,是怕你辛苦加班挣的钱,被医院一家伙就黑完了 )。。。此处省略N个字。

满满的正能量

我们都知道 很多粉丝朋友给我留言,关注最多的还是找工作 和面试和选择机会
的问题。

我也答应大家会出一系列的文章 和专业数据 和干货来帮助大家更好的
选择和找到高薪的工作机会。

上一篇面试题 和面试技巧 收到很多好评和关注甚至感谢,点这查看

那么今天我抽出很多时间 结合权威招聘网站100offer的专业数据,来帮大家分析和建议(不要误会,100offer公司的运营人员 是看我帅,才授权给我专业数据的额,往下看吧。)-- 记住 我的帅,可以让你们得到一切

正文开始

12月7日,乐视网紧急停牌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扩散开来,没过多久,一张乐视网员工集体排队离职的图片就在各大社交网络上疯转。

从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到乐视体育20%裁员,再到如今的紧急停牌,乐视网看上去年关难过。这使得年末被裁员阴影笼罩的北京互联网界氛围更加紧张。滴滴裁员、360裁员、乐视裁员、蘑菇街裁员、暴风魔镜裁员... 种种裁员消息让今年的人才市场提前进入了活跃期,人心惶惶。
一方面,还未被裁的员工提心吊胆,担心哪天醒来裁员的大刀就落在自己头上,在年前失业;另一方面,已经被裁的被动求职者们提前加入年前找工作的大军,却发现今年的市场行情已经今非昔比,工作变得异常难找。
从今年11月开始,100offer北京就明显感觉到:最近在100offer上申请看机会的候选人中,因公司裁员、项目倒闭出来找工作的被动求职者明显增多。
一位在今年10月刚刚经历过裁员风波的iOS工程师告诉100offer:「这次找工作前,我已经听说了今年的市场行情很差,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差。」该候选人去年在100offer上看机会时,半个月的时间内几乎每天都有面试安排,最后手上有多个offer任自己挑选,今年的大部分时间却都在家里等面试通知,心里十分焦灼。
裁员!裁员!裁员!这个词从去年年末开始就频繁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里。然而一年过去了,年关将近,今年的裁员情况似乎更加变本加厉。那么,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当100offer带着这一疑问去研究今年的北京互联网行情时,却发现在这波裁员浪潮中,以BAT为代表的一些互联网巨头却依旧在大规模地招兵买马,这一鲜明对比背后,代表的是北京互联网经过2016年一整年的发展沉淀后,交出了属于自己的答卷。
在即将开场的互联网的下半场,新的行业格局即将展开,接下来就和100offer一起看看,属于北京互联网的冰火两重天。

一、裁员中的独角兽们
作为全国互联网发展中心的北京,聚集着最多的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企业,比如新美大、滴滴出行、小米、今日头条等,这几家公司在36氪近期公布的2016年氪估值排名榜中皆名列前茅,榜单中排名前五的企业中,就有三家在北京。


36氪估值排行榜前40名企业截图
北京的独角兽们在融资轮数和金额上一直比较顺利,2015年以来,平均每年都会进行2-3轮上亿美元的融资,按理说应该是最不缺钱的企业,却为何纷纷在年末举起裁员的大刀?
这和今年资本的更加谨慎理性有一定关系,经历了2015年大规模的烧钱圈地运动后,今年北京互联网的创业公司数量相比去年明显大批量减少,投资者在进行新一轮投资时开始更加看重一家企业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水平,对不同规模和领域的创业公司进行投资时也更加集中。


下图是 2015年 VS 2016年 C轮以上创业公司获得融资数量的对比,从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和去年相比,今年的上市企业有所减少,而D轮以上企业获得融资的数量却有所增加,其中滴滴打车在今年一年内就获得了两轮共计55亿美元的F轮上市前融资。
可见独角兽们还在为上市充足粮草,现在的精简团队是为将来的实现盈利做准备。这一点从北京今年E轮、F轮上市前独角兽数量几乎是去年的两倍。

而上市企业却寥寥无几可以看出。烧死了竞争对手后,扩张过程中不断壮大的臃肿队伍延缓了独角兽们的盈利之路,所以上市前的第一步就是优化组织结构,调整边缘和不盈利的项目。
而今年和Uber中国合并前,滴滴曾公布有6000名员工,显然合并后的滴滴已做过一次「人员优化」。而滴滴目前的政策是新入职员工要少于离职员工的数量,这也是滴滴继合并Uber中国,在中国的汽车出行领域奠定霸主地位后的下一步战略:为冲击IPO、实现盈利做准备。
有消息称,受网约车新政影响,滴滴今年会调整业务重心,压缩快车和大巴业务,届时裁员必不可免。
今年8月,360结束私有化后进行大规模调整,对已经投入了一段时间、但成绩不大或者难以赚钱的业务进行精简甚至直接砍掉,如360行车记录仪团队、搜索团队、游戏团队、移动端的各个应用团队皆成为了调整重灾区,部分员工被裁。
今年10月,暴风魔镜被传预计裁员50%,对此CEO黄晓杰也曾回应称,管理500人的队伍有很大的经营压力,所以做了拆分和裁员,目前公司重心在积极布局VR生态上,而汽车、旅游、房产、UGC等业务将进行拆分,成立独立的生态公司。
因业务调整实行裁员的公司还有今年和美丽说合并之后的蘑菇街。据一位被蘑菇街裁员后来100offer看机会的候选人透露:这次蘑菇街在北京地区的主要裁员对象是从去年开始倾力打造的时尚女性平台MOGU业务线下的团队;
由于运行了一年多用户量一直难以破万,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因此今年十月左右公司宣布产品下线,项目被停,该候选人作为MOGU项目移动开发的一员,毫无征兆地收到被裁员邮件,被迫加入了年前的跳槽大军。
一直以来高歌梦想、一路蒙眼狂奔的乐视,也在近期迎来了「滑铁卢事件」:裁员、暴跌、停牌,一张乐视员工排队离职的照片再一次将乐视引至风口浪尖。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乐视裁员恐属事实,据乐视体育知情人士透露,乐视体育原有赛事的运营板块将被逐渐砍掉,战略收缩,或陆续裁员10%,人数接近800。
据36氪称,小米目前也在悄悄地减少它在仓库中的作业人员。而小米在全国有十几个仓库,近千名员工。
除了砍掉不盈利的边缘部门,还有一些公司会把非核心业务卖出去给自己「减负」。近期,某位从美团猫眼离职的候选人告诉100offer,今年猫眼被光线传媒控股,向传媒型公司转型,之前猫眼独立上市的计划可能泡汤,公司内部在组织架构上也进行了很大调整,同时KPI的考核标准发生变化,无法适应新的考核标准和技术氛围的他决定离职出来看新的机会。
看来,裁员似乎是年末的北京互联网躲不开的话题。但凡硬币总有两面,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待北京独角兽的裁员现象。
一般情况下,企业裁员有两种情况:主动调整和被动收缩。
主动调整的收缩,是公司在稳步前进的过程中遇到了障碍或者踩了坑,如某项目被证实无法实现盈利、某业务的战略方向出现了偏离,发现错误后的主动收缩是及时止损,虽然短期内会带来人员调整和裁员的负面后果,但从长远来看,对企业是一次有利的教训。美团、360、蘑菇街等公司的裁员计划都属于此类调整。
被动收缩的调整则是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突然受挫,在紧急情况下不得已而采取裁员举措。这种情况一般比较危险,发生在C轮以下创业公司中的概率较大,主要表现为前期疯狂砸钱扩张,后期因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从而裁员收缩、公司倒闭。比如曾经顶着亚马逊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头衔的垂直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在一通烧钱换繁荣后,很快就因资金链断裂走上了死亡之路。
从目前的整体情况来看,经历了去年一整年的资本竞争后,北京的独角兽们似乎都开始逐渐意识到「钱要花在刀刃上」的道理,收缩人员看上去是准备迎接下一个凛冬的无奈举措,实际上却是回归理性、聚焦主营业务的开始。

二、仍在扩招的大公司们
和独角兽集体裁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BAT为代表的巨头企业的扩招。特别是杭州的网易和阿里巴巴,在杭州本地的人才已经无法满足他们大批量用人需求的情况下,最近他们开始在100offer上频繁地给北京互联网人发出面邀。
特别是今年10月以后,两家公司发出的面试邀请开始逐渐飙升,阿里平均每天能发送近100封面邀,网易则平均每天发送近50封面邀。
此外,100offer上北京的58集团、猎豹移动、美团、爱奇艺等一线互联网公司也在积极地给候选人发送面试邀请。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目前还在积极发送面邀的这些企业,一般都是资金充足或市值表现不错的企业。
如阿里今年在多项热门领域可谓全面开花,不仅在今年双十一交易额首破千亿,超过了去年912亿元的金额,还在今年最热门的文化娱乐和企业服务两大领域也有所成就:文化娱乐方面,在体育、媒体、文娱、影视方面全面拓展;
企业服务方面,阿里云的收入和市场份额还在继续上涨。此外在金融方面,阿里一手缔造的巨无霸帝国蚂蚁金服以4827亿元稳登36氪独角兽排行榜榜首,预估明年上市在即。
另一家求贤若渴的公司网易的市值从2014年开始急速飙升,据网易今年的Q3财报显示市值已突破300亿,对比2014年年末到今天,几乎翻了2倍多。


网易近几年的股价增长趋势
今年网易主要在游戏领域表现突出,有数据显示,网易10月的手游收入目前已经超过腾讯,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游发行商,其中今年刷爆朋友圈的《阴阳师》和经典手游《梦幻西游》功不可没。
下图是今年下半年,100offer上不同规模的公司发送面邀的数量变化,从中可以看出:D轮以上大公司发送面邀的数量增幅明显,再次证实了资金充足的大公司在人才需求上有增无减。


除了上述BAT等大公司外,一些在近期获得巨额融资的创业公司也开始在年前积极扩充团队,为来年的激烈竞争做准备。比如正处于移动出行风口上的共享单车企业ofo,近期在发送面邀上异常活跃。
这家成立于2015年3月的创业公司在今年一年内就连续拿了5轮融资,估值已达数亿美金。今年十月获得由滴滴领投的1.3亿美金融资后,马上进入了人员扩张阶段,仅刚刚过去的11月,就在100offer上发出了3个offer。
足见,所谓的「资本寒冬」,只会对那些单纯依靠投资人输血,或者竞争已经进入下半场却仍未找准清晰商业模式的企业造成威胁,资金充足且拥有造血能力的企业,自然不怕凛冬将至。

三、跳槽者们:泡沫破碎,工作难找
虽然在大的裁员背景下,仍有不少企业在积极扩招员工,但是北京年末互联网的裁员整顿,仍让大部分本想坐等拿完年终奖回家过年的候选人被迫加入了年前找工作的大潮。
由于在职时对外界的行业动态关注甚少,大部分求职者在今年找工作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危机:相比于去年,今年的工作太难找了。
关于这一点,林峰的感受异常强烈。去年9月,工作近五年的林峰由于前公司产品被停,无事可做的缘故,来到100offer上看新机会。那一年,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把移动端工程师的需求量捧上了天,培训班和高校纷纷开设移动端课程,为市场输送更多相关人才。所以即使是互联网工作背景一般的林峰,去年在100offer上也收获了23个面试邀请,其中不乏百度、滴滴打车、58集团等一线互联网公司,也有今目标、美餐网等创业公司。半个月时间内,林峰的面试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最后手上有4个offer供自己慢慢挑选。
「去年找工作给我的感觉是:即使是水平一般的移动端工程师,也很好找工作。」今年的情况却急转直下,同样是半个月的时间,林峰只收到了4个面试邀请,最后只拿到1个offer,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并且在薪资上也从32万降到了28万。
「今年市场上找工作的移动端非常多,但是职位似乎却很少。我在面试过程中明显感觉到企业对移动端的要求比去年高了很多。」林峰告诉100offer。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已经有8年工作经验的前端大牛李辉身上。去年,硕士毕业于985、211院校、先后在两家一线互联网公司工作过的李辉在100offer上找工作时拿到了36个面邀,接受了其中2家公司的面试邀请后的他,本来有机会加入其中一家公司,后来却由于看好朋友推荐的一家即将上市的电商企业的前景,转而加入了那家企业。
今年10月,由于现在这家公司在经营管理上极度混乱,李辉再次萌生了离职想法。李辉说在那家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技术上的提升没多少,撕逼技能倒大大提高,还沾染了公司里的一些浮躁气息。
于是今年年末,他再次来到100offer上看机会,这次却只收到了5封面邀,在一番纠结之后,最终选择了趁年后跳槽旺季来临之前,降薪加入北京某生活服务类上市公司。
事实上,100offer上还有很多在年前因为各种原因迫不得已出来找工作的候选人,相比去年,他们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均有所下降。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一方面和职位本身的需求度有关,比如曾在去年大受追捧的移动端,随着移动浪潮的褪去,今年的受欢迎程度已明显下降。关于这点,从下图也可以看出今年几乎所有岗位的人均面邀数均有所减少。


另一方面,这也和大的环境背景有关。现在的北京正处裁员旺季,企业大规模地裁员向市场输送了一批被动求职者,而往往融资和裁员旺季也是候选人比较集中的时段。

虽然目前仍有很多企业在积极扩招或为年后的人才流失做储备,但这些「需求」仍填补不了独角兽们的裁员数量,再加上许多主动离职的候选人,让本该冷清的人才市场提前旺盛了起来,造成供大于求的反常现象。从上图也可以看出,今年下半年以来,在100offer上申请看机会的候选人数量一直呈上涨趋势。
此外,经历了2015年资本繁荣期的许多候选人,在去年拿到了远高于自身价值的薪资后,今年对期望薪资的要求异常膨胀。然而大多数企业经过去年年末资本寒冬的过滤,今年在开设薪资上都变得更加理性。面对那些不清楚目前的市场行情,在面试过程中「狮子大开口」的候选人,市场最终会教育他们:你已经不值这个价钱了。
当然这种情况只是个例,对自我定位不清晰的候选人有一定借鉴作用。今年从整体情况看,大部分互联网岗位的薪资仍在上涨,特别是算法工程师和架构师,涨幅最为明显。

这就说明,即使今年的跳槽情况看上去不太乐观,但也并非所有候选人都不好找工作。下图是今年100offer上不同工作年限候选人收到的人均面邀数变化,从中可以看出,相比去年,今年工作3-5年的候选人收到的人均面邀数大幅下降,而工作5年以上的候选人的人均面邀则增幅明显。

可见,5年工作年限是一个分水岭,随着互联网行业的不断深入发展,越是资深的候选人受企业的欢迎程度越高。所以脚踏实地地打磨好自身实力水平,自然不愁找不到好工作。

100offer说:
北京作为全国的互联网中心,其每一个阶段的变化都暗示着中国互联网未来几年的发展轨迹。虽然今年的北京互联网裁员四起、动荡异常,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会发现,今天的动荡是为了明天的太平。
每个行业的发展都会经历百家争鸣-适者生存-和平竞争-巨头林立的阶段,在互联网竞争的上半场,资本已经帮各领域的领头羊们烧死了大多数竞争者,领头羊们也在这一轮竞争中不断清晰了自己的发展战略,现在是下半场开始前的过渡期,各行业巨头在经过多年的竞争后,都已渐渐冷静下来进行整顿和反思,裁员优化在所难免。
如果你在这场过渡期不幸被裁,不必陷入自怨自艾中徘徊不前。因为从长远角度来看,行业早一天恢复理性,其中的从业者就能早一天结束动荡不安的生活。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开始前,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就像重新投入到忙碌工作中的林峰一样,经历了这次裁员风波后,他更加迫切地想要提高自身的技术实力。「我现在除了在擅长的iOS领域继续深耕外,还在学习前端相关的知识,拓宽自己技术上的广度。」林峰在采访的最后告诉100offer,「说不定将来哪天移动端就不行了呢?」
但愿即将开始的互联网下半场,会比烧钱血拼的上半场温柔一些。也但愿你们都能未雨绸缪,在下半场中找准风口,迎风而翔。
(注:为保护候选人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从专业数据可以看出,我们前端的势头还是很猛,但市场更趋于理性,不会容忍越来越多的大忽悠拿高薪了,所以大家都应该踏踏实实 积累经验和知识,让自己成为更高端的人才, money自然就来了

扫描长按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