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人类的眼睛

       耳边忽然有尖锐的铃声响起,“嗬嗬,啊!”程怀远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跳起来,迅速伸手按掉闹钟。兰岚最讨厌的就是程怀远这个每天都要设闹钟叫醒的习惯,她从来不会做这种复古的事情,每天晚上都会用关掉信息扫描系统的方式进入设定好的休眠,早上在固定时间唤醒系统会自动开启。

        “这样才能真正地休息好,知道吗?”兰岚这句话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但是程怀远还是喜欢那种“更人类”的方式来生活,虽然这种方法在普通人看来不过是更迂腐罢了。

        兰岚早已经起来了,程怀远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声音,她应该刚吃完经过精准测算蛋白含量的早餐之后,正在完成每天的必备运动量。

        程怀远爬起来洗漱收拾,快速准备好上班的一切用品,在门口和兰岚吻别。兰岚说:“今天尽量下班就回来,我约了晚上七点去育儿申请中心,我们的父母资格审核已经通过两年多了,再不做育儿申请就要过期了,还得重新来一次,你不喜欢那样麻烦吧?”

       程怀远点点头,兰岚早上洗了头发,还有些湿润,她的嘴唇也是那样的红润,让他的心里有股热流涌过,“你真美……”

        这句赞美并没有讨得兰岚的欢心,她眼中的信息识别扫描器一闪:“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上班之前打开信息扫描装置,不要老是试图用你那人类的眼睛来看东西!你知道,我并不喜欢你用人类的眼睛来看我。”

        “可是这总比脸庞,汗毛,美女程度的一系列数据要好,不是吗?”程怀远问。

        兰岚哼了一声:“我没觉得有什么好,人类的眼睛和人类的头脑一样不完善。”

        “我走了亲爱的”,程怀远没有争辩,其实兰岚提醒得对,如果出了家门还没有开启信息扫描装置,简直出了门就寸步难行。事实上大部分人——除了一些如同程怀远这样的老迂腐的人之外——几乎都只在睡眠期间才关闭信息扫描装置,兰岚也是如此。

        在传输电梯口,扫描系统扫描了程怀远手腕部的芯片信息,发出悦耳的合成声:“程先生,早上好,您今天的设定是直达公司吗?”

        “是的”,程怀远回答。

        “请稍候,正在为您传输。”几分钟之后,电梯打开,程怀远的眼前就是办公室的门。

        这是一家普通的信息技术公司,程怀远的工作是审核检查各种合同数据是否符合标准,其实这种工作按理说完全不需要人来做,因为程怀远也仅仅是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信息扫描系统而已,工作期间,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形摄像头,而软件什么的,都完全和自己没关系。

        但是工作是必须的,就和兰岚的工作仅仅是在一个枯燥的工作台前按下1或者0的按钮一样,工作是人价值的体现,没有工作是堕落的象征,那些超过了十八岁、并且在职业选择时候拒绝工作的人被称为“叛逆者”,叛逆者是没有办法得到合法身份的,除非在信用值高的亲属或者市政管理局担保下重新登记选择工作。

        电脑操作台跳出一条实时新闻,近期有黑客人员盗取个人私密信息数据,给很多人造成了财产损失,政府呼吁大家对信息安全提高关注度,及时升级个人芯片中的信息安全系统。程怀远点了“同意升级”,系统开始自动更新。

        中午的时候,程怀远休息了一个半小时,吃了午餐,然后继续工作。晚上五点钟,下班的悠扬电子音乐声音响起,周围的同事们纷纷起身离开座位。程怀远手里还有最后一份文件没看完,都怪他中途离开半小时工作台关闭了信息扫描系统看了一会儿窗外。事实上窗外没什么好看的,只是另外一些高楼而已。

        半小时后,程怀远匆匆地把办公桌收拾好,离开了办公室,站在了电梯旁边,现在的时间是五点半,还好来得及赶回家去和兰岚一起去那个育儿申请中心。然而传输电梯好像出了问题,程怀远第三次把自己的手腕芯片对准了传输电梯的扫描装置,扫描装置仍然毫无反应。程怀远吁了一口气,这已经是公司的传输电梯在三年内第四次出现识别障碍了,没办法,只能通过安全通道离开公司了。

        如果不是因为赶时间,程怀远倒是宁可走安全通道,下楼梯反正不累,从公司所在的第23层走下去只需要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之内,关闭信息扫描系统,用人类的眼睛分辨楼梯和拐角,是程怀远秘密的放松方式。

        从公司大楼出来,程怀远来到了街道上的传输装置前,意外的是,这个传输装置的扫描器也对于程怀远的芯片没有反应。程怀远有点儿急了,他可以想像兰岚此刻的状态,说不定回家就会狠狠吵一架吧。没办法,去下一个传输路口吧,程怀远再次检查了自己的信息扫描系统,确定没有问题,迈步向下一个路口走去。

        按照法律规定,一个人的工作地点和居住地点之间不应超过十个街区,程怀远的家离公司只有七个街区的路程,走回家也就只有半小时左右,程怀远再发现下一个街区的扫描系统也有故障的时候,只好决定走回家去。

        这条路,七八年来他只走过三四次,虽然道路两边都是高楼大厦,除了偶尔因为传输电梯故障而需要来传输路口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人会在路上行走,因为在公司和家里,固定健身装置会帮助人规划好一切,不需要额外的运动。

         终于到家了,然而如路上一般,电梯也是坏的。上十八层可比下二十三累得多,当程怀远气喘吁吁地站在家门口的时候,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半了,他按了门铃,已经完全做好了被兰岚骂一顿的准备。

         门开了,兰岚站在门口,程怀远尽量使自己的笑容不那么可恶:“对不起,回来晚了,因为好像传输电梯出了问题……”

        兰岚的眼中信息扫描系统闪过,她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这位先生,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程怀远苦笑了,难得兰岚还有这样的幽默时刻,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岚,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好,明天我们再去育儿中心申请好吗?”

        兰岚眼中的困惑之色更深,她回头冲屋子里喊了一句:“怀远,你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程怀远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走到门边揽住兰岚的腰:“怎么了?岚?”

        兰岚指着程怀远说:“怀远,这个人好像是个疯子,不过他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我们家的信息安全数据被泄露了?”

        程怀远盯着眼前的中年人,心想兰岚为什么连这样显著的事实都看不清楚,身边那个中年人是个冒牌货,他长得和自己完全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冒牌货盯着程怀远:“我不管你是谁,但我希望你赶紧离开。否则我就要启动警报系统了。”

        程怀远非常无奈地看着兰岚:“岚,我是怀远啊,难道你不记得我长得样子?”

        “我当然记得我老公的样子啊!”兰岚说:“就算我不记得,难道信息扫描系统会记错?不管你是怎么拿到的我家的安全信息数据,我老公说了,你再不走我们就启动警报系统。”

         警报系统是每一家的防御性武器,按照法律规定,对任何一个试图入侵私人住宅的人,主人都可以开启警报系统——就是自动消灭装置。

        程怀远后退了一步,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这完全是一个阴谋,另一个人利用芯片冒名顶替了自己,而更可怕的事实是,也许兰岚真的和他结婚七年来,从来没有用“人类的眼睛”看过他!

        人不能和机器斗,程怀远颓然下楼,这个意外带来的冲击过大,他甚至还没有想好到底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个人信息数据库被盗取”?所以整个身份都已经被他人代替?这意味着自己所有的一切,工作、存款、房子甚至家人都已经被拿走了?在混乱的思潮终于有点儿有序之后,程怀远才发现一个对他来说更加重大的问题:今天晚上去哪儿过夜?

       个人身份认证失效,意味着他不能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也无法进行任何消费,天已经黑透,晚饭还没吃的程怀远感到了胃里的抗议,而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看来就只有“流浪人员收容救助中心”了。

       程怀远打开了手腕上的搜索系统,谢天谢地不需要个人ID登陆的搜索网站还可以用,离此最近的流浪人员收容救助中心就在十二个街区之外,步行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十五分钟。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的运动量了?程怀远抬起头来看着天上,自从光源污染处罚条例被强制执行之后,那些摩天大楼晚上都显得黑洞洞的,住宅区的窗帘则必须使用强屏蔽光源类型,因此夜空之中,星辰漫天是唯一的光源,抬头看去非常的美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美景,却没有人类愿意出来欣赏?程怀远叹了口气,既然信息扫描系统已经失效,不用也罢,用人类的眼睛注视夜空,大自然的美和周围的钢筋水泥的世界融为一体,看起来既静谧,又诡异。

        到了流浪人员收容救助中心的时候,程怀远已经筋疲力尽,他按照规定在电子救助登记处做了登记,扫描芯片的时候,程怀远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信息显示为:破产无名人士。

        破产无名人士!程怀远的心底涌起一丝悲哀,想不到自己从一个中产白领忽然成了破产无名人士,但是救助站的咖啡热牛奶和面包冲淡了一丝沮丧,程怀远端着盛满食物的托盘来到一个空位置前,这个位置看起来就像一个单人太空舱,可以坐在门口吃饭,吃饭之后桌板收起来关上门,可以容一人睡觉。

        旁边的太空舱也有一个人坐在那儿吃饭,他是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年轻精明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儿流浪的意味,程怀远看了他一眼,他正在注视着程怀远:“大叔,您第一天过来?”

        “对”,程怀远回答:“你这么年轻,怎么会?”

        “我拒绝了工作”,年轻人回答。

        “哦,你是叛逆者”,程怀远明白了,马上他又觉得说这样的话不够礼貌:“对不起,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没关系,我不介意”,年轻人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大叔,你看起来应该是中产人士了,怎么会也来这里?”

        程怀远苦笑了一下,抬起手指了指芯片:“个人信息被盗用了,先来这睡一夜,明天一早去找管理局。”

         小伙子的目光却注视着他手上的戒指:“大叔的戒指真不错,高提纯度黄金。”

        程怀远继续苦笑:“老古董啦,现在没人喜欢这个,我家祖母留下来的,说是她的祖母送给她的。”

        小伙子没有继续谈话下去,因为一个红头发女孩找来了:“流星,和谁聊天呢?”

        程怀远这才知道小伙子的名字,他冲小伙子笑笑,端着餐具往餐具回收处走去。等回来的时候,小伙子和刚才来找他的红发女孩都不见了。没想到收容处有这么多年轻人,更没想到他们还过得挺自在的。程怀远叹了口气,钻了了太空舱开始睡觉,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他走了几小时的路疲倦至极,但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当朦朦胧胧刚有些睡衣的时候,叮咚一声,太空舱的灯光系统自动开启,原来天已经亮了。

      干脆不要睡了,程怀远起来洗漱完毕,搭上收容处的车向市政管理局进发,出于福利考虑,市政管理局和收容处之间每天有十二次对开的车次,可以让这些流浪者们不会错过申请福利的机会。

        市政管理局位于城市的正中央最高的大楼里,并不是因为特权,而是因为作为城市所有人息息相关的福利维护机构,它必须醒目易于寻找,程怀远下车之后,根据索引直奔“芯片信息核查中心”。

        核查中心的接待人员客气地接待了程怀远,但是答复却让他失望:“对不起先生,经过检验,您目前的芯片信任度为D级,根据信息核查中心的规定,信任度低于B级的人不能提出对他人的身份认证核查,您只能重新申请身份。”

        “重新申请身份?那是什么意思?”程怀远疑惑地问道。

         “就是以叛逆者自愿回归的身份,在市政管理局的担保下,重新接受工作分配和生活用品分配。”接待员回答。

        “可我不是叛逆者!我有存款有住房有妻子!我只是丢失了自己的身份!”程怀远急躁地说,但是他马上试图平息自己的情绪,因为在公共场合咆哮是不符合礼貌行为规范的。

        接待员并没有被他情绪所影响:“先生,非常抱歉,如果是您说的这种情况,您应该让能够证明您身份的直系亲属、且芯片信任度高于B级的人前来申请。”

         程怀远哑然了,所以要回去找兰岚吗?毫无疑问,兰岚不会证明自己身份的,公司的同事呢?虽然进入公司七年了,但是即使是他这样会享受偶尔用人类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人,都不曾注意看过同事们的脸。再说了,在这个世界上,谁会相信人类的眼睛,而否认信息扫描系统的判断呢?

         在市政管理局的楼下,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人拉住了程怀远。

         “你是丢失了身份的人吗?我们可以去那边谈谈吗?”黑衣人指了指不远处街心花园里的凉亭。

         程怀远和黑衣人坐在凉亭里,黑衣人毫不隐讳地说:“我看到了你去信息核查中心,想必也是丢失了身份的人,像你这样年纪的人,应该不会希望从一个新的身份从头开始吧?”

        “你们能帮我找回身份?”程怀远问道。

        “不能”,黑衣人摇摇头,连帽衫下仿佛只有眼睛是真实的:“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你找到一个类似的身份,中产,有家有业,我们只收取你新的身份里面存款的30%作为酬金。”

         程怀远断然否决:“不,我只想要找回过去的身份,我不要别人的名字,也不想去把别人的身份顶替掉。。”

        黑衣人似乎笑了笑:“好吧,等你想通了,再来这里找我。我会一直在附近的。”

        程怀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街心花园,又是怎么坐上班车回到救助中心的,连晚饭也没有去吃的他颓然坐在床铺上,那个叫流星的小伙子走了过来:“大叔,怎么了?今天的事情不顺利?”

        “糟透了”,程怀远忽然觉得自己十分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管理局让我重新申请工作,可我只是想找回来原来的身份啊!”

        流星有点同情地看着他:“那大叔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让我再想想……”,程怀远抱着头,忽然想起来明天是13号,每个月的这一天,自己都要去做常规性身体保养,而兰岚则会一个人在家打扫房间。“或者我明天回家试试,我妻子一个人在家,我或者可以说服她我才是真的程怀远,那个家伙是个冒牌货!”

         想好了对策,再加上这两天实在是太累了,程怀远躺倒太空舱里面就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认真地洗漱了一番,打算以最好的状态去和兰岚谈谈。

         步行了一个半小时、爬了十八层楼梯之后,程怀远走到了家门口。他有点紧张地按了门铃,心里怦怦直跳,担心那个冒牌货在家。

         幸好,开门的是兰岚。“这位先生,您需要什么帮助吗?”规范的礼貌行为问话,看来兰岚不但没有想起他,连上次自己上门的数据都没有保存。

         程怀远舔了舔嘴唇,有点儿困难地说:“岚,我请求你能否听我说几句话。我可以进去吗?”

         兰岚皱起了眉头:“我想起来了,你是上次那个盗取信息的人,我是不会允许你进来的!”

         “岚,你真的对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吗?你是在红月小学上小学的,我们是同学,你喜欢吃黑巧克力,你最喜欢的音乐是……”程怀远一股脑地把自己对兰岚的了解说了出来,试图取得她的信任。

        兰岚却打断了他的话:“看起来你的信息盗取的还挺全面的,那我问你,我最近最希望要的是什么?”

        “这……”程怀远一时语塞。

         “答不出来了吧?岚,我早就说这些信息盗取者狡猾得很,一切我们曾经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过的信息他们全部能够截取”,那个冒牌货出现在兰岚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腰。

         “你居然没去常规保养?”程怀远脱口而出。

        冒牌货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就担心你会来钻这个空子,告诉你吧,我已经把保养时间改为和兰岚的同一天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同去同回了!岚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让我来告诉你!是孩子!我们已经前天通过了育儿申请,昨天做完了试管婴儿体外培育流程,再过几个月,我们就可以得到自己的孩子了!这种隐秘的期望和想要后代的心情你们这些做数据盗取的人不会明白的!赶紧离开吧!你这是严重的入侵私产,再不离开我真的要开启全面防御措施了!”

        冒牌货揽住兰岚的腰:“别生气了,咱们回屋吧。”

        程怀远绝望地看着兰岚,她眼中居然有种久违的神色,是幸福吗?

         门砰地一声在程怀远眼前关上。程怀远的耳中嗡嗡作响,魂不守舍地下了楼,冒牌货在他耳边的声音一直回荡着“孩子、孩子……”

        是啊,自己那天离开家去公司之前,兰岚就在说孩子的事情。两个人的父母资格审核已经过了两年多,为什么一直没有去提交育儿申请?甚至在兰岚那样反复暗示自己喜欢孩子的情况下?

        因为自己并不想要孩子——程怀远心里明白,这两年多来自己所逃避的,正是兰岚想要孩子的期望。

        不想要孩子,不理解兰岚对后代的期望,不愿意和兰岚一样依赖于信息扫描系统,程怀远忽然有种念头,自己虽然喜欢用人类的眼睛来看待妻子,却从来没有用人类的心灵去感受她。

        也许对兰岚来说,即使她知道那是个冒牌货,她也宁可选择一个被信息系统认证的、并且愿意和她一起抚养后代的丈夫?

        程怀远游魂一样失魂落魄地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来到了市政管理局对面的街心花园。不远处的亭子里,那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好像早知道他一定会回来一样。

        管不了那么多了,程怀远走到亭子里,和那个黑衣人并肩坐下。

        黑衣人问:“你想好了?”

       程怀远点点头:“但是我不愿意挤掉别人的生存空间,你们可以凭空制造出一个身份吗?”

       黑衣人轻笑了一声:“想不到现在的社会里,还能遇到你这样的‘水鬼’,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想挤掉别人。”

       “‘水鬼’是什么意思?”程怀远问。

        “有个很古老的传说,溺死在河里的人是没有办法投生的,除非找到能够替代自己的人,这种守候在水边的孤魂野鬼就叫做水鬼。”黑衣人说:“像不像你现在的情形?”

        对这个幽默程怀远只有无奈地苦笑,他很奇怪自己居然对眼前这个黑衣人愤怒不起来,事实上家里那个冒牌货就可能是这个黑衣人的杰作啊!也许是因为自己和每一个人一样,都从小就生活在“礼貌行为规范中心”的制约之下吧。

        黑衣人想了一下:“凭空制造一个身份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得和我去城市边缘的‘黑市’,做一下测试和评估,而且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凭空制造一个身份的服务费要比替换别人身份高得多,至少要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且这是有风险的,万一被市政管理局抽查时候发现,也许会面临终身监禁。”

        程怀远点点头:“我已经决定了,我现在的情形已经没办法再糟了,比终身监禁只怕也好不了多少。”

        黑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跟我来”,他带着程怀远拐了几个弯,走进了一栋大楼,这栋大楼看起来和外面的办公楼看起来毫无差别,也是一个一个公司的格子间,所有的职员都在里面办公,走廊里几乎空无一人,偶尔与一个面无表情的职员擦肩而过,对方也不会往别人脸上多看一眼。

        走进一间办公室,程怀远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传输业务中心,黑衣人带着程怀远进入一个传输通道,开启了装置,等他们重新推开门的时候,程怀远觉得眼前一亮,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就是传说中的“城市边缘”啊,程怀远感叹道。“城市边缘”和城市里面完全的钢筋水泥高楼林立、只有几个小型的街心花园有些绿植的景象完全不同,到处都是植物,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植物组成的世界,地表看不到任何建筑,偶尔有几只松鼠从树上跳过,不远处一条黑色的大狗,正对着程怀远低低地咆哮。

        “城市边缘”属于市政管理局环保部门划定的自然环境保护核心区,除了维护人员之外不允许任何人类进入,程怀远看了一眼黑衣人,他们真会选择地方,居然把“黑市”建立在了这里!黑衣人找到了一个下水道入口,把程怀远带了进去。里面非常的明亮和宽阔,甚至有潺潺的地下水流,七拐八拐之后,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

        推开一扇门,宽阔的大厅里面有许多忙忙碌碌的人,和城市里那些面无表情的人不一样,这里的人都表情生动,或说或笑,看到程怀远的人微笑着和他打招呼,眼睛之中看不到信息扫描器的微光,这里的人居然一直都用人类的眼睛看着世界和他人。

       程怀远很快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流星?”流星冲着程怀远笑了笑,程怀远的心里忽然多了一层明悟,怪不得黑衣人熟练地找到了自己,原来这个小伙子是在流浪人士救助中心负责发现客户的。

        经过各种流程复杂的测试,程怀远拿到了新身份“程诚”的虚拟报告书,令他意外的是,这个伪造的身份居然是一名警察,三十五岁,未婚妻意外身亡之后一直没有再次申请进入电子相亲系统,住在政府配发的警察单身公寓里。当然代价不菲,除了新身份存款设定额的百分之五十以及月薪之中的百分之五的月服务费,还加上了手上的黄金戒指。

        按照“黑市”的客户分配,流星负责了程怀远的一系列后续服务,他问:“怎么样大叔?这个新的身份你满意吗?”

          “挺好的”,程怀远抬起头来,关闭了资料页面。“居然让我做警察,你们就不怕我暴露?又不怕我追查你们组织?”

         流星笑了起来:“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警察才不会被发现,而且大叔你做了警察就知道了,你是追查不到我们的。”

         程怀远问:“正式做完假身份芯片之后,你们不会消除我的记忆吧?”

         流星摇头:“当然不会。另一个好消息是,你至少不会再被盗取身份了,我们给你做了多一层加密。”

        程怀远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不过,我觉得城市边缘的人,活得倒比城市里面的人更幸福。”

        “因为我们更加‘像人类’吗?”流星露出一个不像他年龄的微笑:“其实不管哪里都没有真正的自由。”

……

        耳边忽然有尖锐的铃声响起,“嗬嗬,啊!”程怀远,不,现在是程诚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跳起来,迅速伸手按掉闹钟。原来天已经亮了,程诚看了一眼衣架上挂着的警察制服,揉了揉脸爬了起来,迅速地洗漱穿衣走出家门。

        程怀远成为程诚已经三个多月了,工作是一名巡警,他开着巡逻车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鬼神神差地又往自己的家,哦,不,是兰岚和那个冒牌货的家开去。由于人们都几乎使用电梯传输通道,他在街上遇到兰岚和那个冒牌货的机会当然微乎其微,但这仅仅是一种个人习惯而已,就像蚂蚁或者蜜蜂什么的,对以前轨迹的生物性依赖。

        巡警的工作十分轻松,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动驾驶,犯罪事件微乎其微,几乎一切都在探照灯、监视器、芯片的看顾之下,有可能行凶者会被迅速自动停止行为能力,所以巡警也和过去的看合同一样。“都不过是人形的摄像头而已”,程诚心中总结道。

        但是这种工作却让程诚更开心一点,车上有自动的信息扫描系统和故障处理装置,他可以关闭身体中的信息扫描装置,用人类的眼睛来看看这些街道和风景。虽然高楼林立之中也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但还是比闷在屋子里舒服多了。

         晚上回到家,有人按门铃。程诚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位漂亮的姑娘。姑娘疑惑地看着程诚:“你是谁?怎么会在程诚的房子里?”

        程诚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子,过去最担心的局面终于发生了,黑市欺骗了他,在收取了巨额费用之后,这个身份仍然是挤掉了别人的?

      女孩子的目光仿佛可以穿透他:“我可以进来吗?”

       程诚侧身让女孩子进来,他比谁都想知道那个被自己挤掉了身份的人在哪里。

        女孩子走进来,看着他挂在那里的制服,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倾泄。“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就算他的身份已经被抹去,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搬进来?”

        程诚倒了一杯水给她,在姑娘断断续续的哭泣之中,他明白自己确实受到了黑市的欺骗,那个叫程诚的未婚巡警,并不是一个虚拟的新身份,在一次自动操纵系统的意外之中,程诚受了重伤,全身上下只有头部还活着,他明明可以依靠医疗保险选择全身移植活下去,却选择了自杀。而黑市把他自杀的档案全部抹去,让程怀远顶替了这个身份。

         “他说,这样的活着,和机器有什么不同?一切的零件都可被更换,一切的软件都已经被设定?”女孩的声音哽咽。

        程诚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流泪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宁萌”,女孩子泪眼朦胧。“你呢?”

       “我……”程诚有点儿底气不足:“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叫程诚。”

       “你是一个水鬼?”宁萌吃惊地问。

       “啊!”程诚哑口无言,她居然知道水鬼的事情。

        宁萌的眼泪再次倾泻而下,“你别害怕,我知道水鬼的事情,是因为,我也是一个水鬼……他的女朋友不是被我取代了身份,而是因为脑萎缩死亡去世的。我的身份被他发现,所以他想要去追查黑市的真相,结果……”

         程诚已经全明白了。这个身份的去世一定还另有蹊跷,他会放弃调查吗?不,继承了这个身份,他一定会继续这个身份曾经做的事情。也许有机会,还是应该再去那个神秘的“城市边缘”查验一番。

         “可是,这很危险。”宁萌说。

         “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有被水鬼替代的危险,而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还会怕什么危险?”程诚回答,咽下了心中的另一句话:“和机器一样的活着,又和死人有什么分别?”

        第二天巡逻的路上,程诚开着巡逻车仍然走着熟悉的路线,意外的是,那个冒牌货居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去喝一杯?前面有家店不错。”那个冒牌货说。

         现在已经是程诚的他,想了想居然同意了这个荒谬的提议。两人对坐在酒吧里,冒牌货要了一瓶啤酒,程诚只能点一杯仿酒饮料。

         那个冒牌货开口了:“新身份不错。”

         程诚苦笑:“这个评价从你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怪怪的。”

        冒牌货看着手里的酒,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我本来是一家商贸公司的老板,忽然被抢了身份,发现任何人都没有给我作证的可能,我才发现自己过去的几十年活得和做梦一样。于是,我也找了黑市服务。我承认我之前并不知道会挤掉的人是谁。但无论如何,我并不希望伤害你,而我现在,和岚过得还不错,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爱她,她也很爱我。”

        程诚忍住了想要打他一拳的冲动:“岚现在怎么样?”

        冒牌货喝了一口酒:“在家休养,说好了代孕的,她却还是想要自己孕育这个孩子。”

        程诚忽然有点伤感:“我过去忽略了她这么想要一个孩子。”

        冒牌货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愿意给你更多的补偿,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希望你再去找岚了,因为她现在不能受到刺激。”

        程诚问:“如果我不同意呢?”

       冒牌货眼中有怒火:“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到她的!”

      “也许我上次就该明白,你比我更适合她,”程诚看了一眼冒牌货,灌下一口饮料:“想不到你也愿意使用人类的眼睛看世界。”

       “这个感觉不错”,冒牌货回答:“而且,我毕竟不能改变太多。不过说真的,我还挺享受每天她因为这个责怪我的。”

        巡警的蜂鸣器在耳边响起来,程诚在这个地区停留的最高时限已到,他推开饮料罐,站了起来:“我走了,记住,你要是欺负了岚,我不会放过你的。”

       “再见了,程怀远”,冒牌货说。

       程诚站住了,他的脊背慢慢地挺直,抬手正正制服帽子。“现在,你才是程怀远。”

       他跨出了酒吧,没有再回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师金针赠天下,指端五输传福音。 疼痛痒麻顷刻治,寻根觅本出奇兵。 千变万化无休止,《灵枢》《难经》理法明。 内伤...
    A陶兴朋阅读 164评论 0 0
  • 第一眼像蜘蛛,再看还是像太阳。一只蜘蛛趴在太阳上。太阳照耀着寒冷的大地。
    清爽阅读 60评论 0 0
  • 做了个计划 跨越很远的距离 去见你 可能是周一决定 那这周直到见到你那刻 都无比漫长和难熬 虽然新的一天 过着不一...
    柠檬红茶坊的一颗豆阅读 69评论 0 0
  • 下午,一家人吃了团年饭之后,去海边兜风,停车看到一个老爷爷开着三轮车买棉花糖。 之前经常看到有棉花糖买,可我一次也...
    IFJuly阅读 1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