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我经常会想,等我到真正死亡的那一刻,如果我还有知觉与意识,那我会对生命以及自己这一生做怎样的总结?

此刻的我给不了自己答案,也不敢给自己答案,即使到了30多岁了,我的思想却还是充斥着太多的纠结与渴望,也太多时候仍与自己的言行较着劲,但很多时候我是不明白自己到底较的什么劲,也或许我是明白的,只是在夹缝中求存的那丝希望太过渺小,而身在人群不得不同化自己与大众之间的脚步,也必须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的渴望,却又偶尔忍不住的想要爆发。

上一刻还清透一片,下一秒却又陷入混沌,太过明白往往也就太过的累,但心在混沌却也总难免的就让人急躁,我们总是如此自相矛盾却又始终循环过渡,而克服一切的并不是时间,是成长,是自愿的自我内心的成长,生活本就没那么多惧怕,怕的只是还不够努力与拼搏,而玩命的努力过后,运应而生的我想也自会有一份对生活的讲究与智慧,完美拿捏,精致取舍,这才是生活最高级的意义所在。

但人生的真实面目绝对是苍凉多过繁华,而大多人的人生则始终在面对每天无穷无尽的低级事故与趣味,无法逃避,也无处可逃,可尽管如此,在大多的一开始,我们谁又不曾为自己人生预设过种种的高度?只是在现实的种种遏制与鞭策下,我们适应而生的方式各有所不同,也因如此才造就了我们的人生百态。

人生百态,各有所长,得失也多少被造化愚弄,所以,太过的计较结果也无非徒增烦恼而已。随心所欲是一种对生命本质无限尊重的情怀,却是需要高级的智慧才会有所领悟,我们常人终其一生或许也难以到达它的境界,能驾驭的自不是等闲之辈,反之则只是一种消耗生命的低级行径,但无论人生何种境遇,我想我始终不愿就这么随波逐流亦或无谓无知的云淡风轻,即使我能追逐到的在旁人眼里不过是如此而已。

如此,人生又何需设限?思想大可堂堂正正,对现实的鞭策也大可任心取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