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姑娘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5年6月,为了生计我又回到了曾经离开过的北京,早上6点钟下了火车,一个人飘飘荡荡走在建国门内大街上,在马路牙子上做了半个小时后,终于等来了第一辆公交车,开始寻找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坐了一夜的火车几乎没有入睡,可我我必须在晚上之前找到工作,我得尽快的给自己找一个落脚之地。

可是合适的工作似乎并不是那么好找,我像只无头苍蝇折腾了一上午,跑的最远的一个地点,下了公交居然在一个山脚下,我都快跑出了北京城,到了中午我坐在路边花坛上,从背包里拿出两根火腿肠还有两块小面包,是夜里坐车吃剩下的,手机也快没电了,58上面的招聘电话也不知打了多少个,到了下午依然没有一家合适的工作,我站在四惠枢纽站等公交,突然流起了鼻血,或许是真的累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北京,但是我最艰苦的一次,第一份工作在来北京的第二天找到的,通州区,我在那里待了一个礼拜,最后工资没要就走了,上午从通州辞职下午跑到海淀区找了份工作,工资1500加提成,公司宿舍在一个城中村,距离公司两三公里,但村子附近没有公交站,所以每天都是走路,宿舍环境很差,说是城中村其实更像是大城市里的贫民窟,两三层的小楼房,每次进宿舍都要经过一排狭小的过道,要拐三个弯,过道里摆满了租客做饭用的的煤气罐,如果爆炸整个三层小楼瞬间夷为平地,宿舍不大,不足十平米住了三个人,还有数十根比拇指还要粗的电线从天花板穿过,洗漱就在屋子外面的地上,有个水龙头,没有热水,夏天晚上就用凉水在外面洗,公共厕所,每天早上都要排队,卫生就不提了,就这样一个地方,每天用水上厕所买早饭坐公交都要排队,越穷越挤。

这是我住的最差的一个环境,我从没想过北京还有这种地方,虽然条件很差,但对于我来说在北京有个遮风挡雨的住处就行,坚持了一个礼拜我留了下来,并不是这里的条件比通州好一些,而是没钱了,时间不允许我再去做选择,总之我在北京做着最不理想的工作过着最不想要的生活。那时候下了班我会去附近的露天大排档去卖唱,我会弹吉他歌唱的也不错,卖唱是我生活来源的一部分,在那边的小餐厅里我认识了一位服务员,她叫小莲,一个四川妹子,性格有些大大咧咧,个子不高,长着一副娃娃脸,笑起来总是会露出她那两排大白牙,她比我小上几岁,比我早两年来到北京,一直做着服务员营业员这类的低层工作,对于我们这种从小城市来的人,没有技术没有学历,在北京能挣点钱就行,其实没什么理想和报复非要去大城市实现,说白了就是工资高一点,人多一点,穷也好富也罢没人关心你。

我和小莲相识也很简单,无非是她喜欢听我的吉他,我喜欢她身上的善良朴素,小莲在工作不忙之时会跑来听我弹吉他,有一天餐厅打了烊,我背起吉他准备离开,小莲这时候跑过来问我,哎,学吉他难不难?

我说,你想学吉他吗?

是啊,早就想学了。

我说,学吉他并不难,难的是一直坚持下去。

那你能教我吗?

当然。

于是小莲买了把便宜的吉他,每天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和晚上下班时间在宿舍里学吉他,我去过她的宿舍,因为宿舍只有她一个人住,所以练吉他不担心吵到别人,不过屋子隔音很差,有时候晚上隔壁房间的人总会不耐烦的用手指敲着墙,表示着不满,每当这时候小莲就会捂住嘴笑着,我说没关系等你学会了,别人就喜欢听你弹了。

我去过她宿舍很多次,但我从没在那里留宿过,因为我的宿舍也不远,况且我们只是相识不久的朋友,小莲没有男朋友,她告诉我来北京是为了前男友,前男友是部队的,在北京当兵,他们在网上认识,来北京见了几次后前男友就告诉她要去外地执勤了,从此不接她的电话,我骂她傻,一个人从四川跑过来就为了见一个渣男。小莲笑笑不说话。


我和小莲认识第二个月,小莲告诉我工作地点换了,在五环外的西二旗,也就是传说中的中关村,距离我的地方稍微远了一些,于是我们见面的次数也少了,小莲是我在北京唯一的朋友,小莲也对我这么说过,说来北京这么久其实没怎么出去玩过,休息时都是一个人在宿舍看电视,所以有时候休息天,我会约她出去玩,白天我们会去北京的景点看一看,我们去过798艺术区,那天我去地铁站接她,她穿着一身黑色带有蕾丝边的连衣裙,脚上穿着高跟鞋,打扮的略带成熟,我有些吃惊的打量着她说今天怎么这身打扮?小莲笑着说,难道不好看吗?我点点头说当然好看,你穿什么都挺好看的,就是从没见过你这身打扮。印象中她总是打扮的像个小女生,事实上她也就二十岁出头。在798艺术区里她对于那些人物雕像很是好奇,还指着一个很丑的艺术雕像笑着说很像我,还非要我跟它合影。


我们还去过世贸天阶,去看头顶的巨幕彩色屏,因错过了站台,我们从下一个车站又走了回来,小莲抓着我的手调皮的走在只能容纳一只脚的马路牙子上,晃晃悠悠的差点掉进旁边的绿化带里,我说你下来好好走路不行吗,她却嘴里嘟囔着怪我没有及时下车而导致她错过了站,唉,终究还是个小女生。

傍晚我们还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的红色城墙下走着走着她却赖着不愿意动了,往旁边的凳子上一坐嘴里喊着腿酸死了,我说谁让你臭美出来玩还穿个高跟鞋,还有这书包,我都替你背一天了,也不知装的啥这么重。

小莲给了我个白眼说道,你个直男你懂啥,女孩子出门不都得打扮打扮吗。我说,你不说咱俩是哥们吗,跟哥们出去有啥讲究的,你之前穿运动鞋的时候,我哪次嫌弃过你。切,又不是给你看的,小莲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我接着又说道,别说哥们我不够意思,平日大街上你看见女生大长腿眼睛瞪的贼亮,我这腿不算太长,但也还过得去,给你捏捏怎么样?

我说,算了吧,我也累了,对于你这腿我这兴致还真不大。

小莲听我这话上来就要掐我,我不知道她这掐人的本事跟谁学的,不过确实厉害,我只好敷衍的给她捏了一会。她却上了瘾,喊到小凳子,背哀家回宫。

我笑着背起她说,故宫晚上不营业,咱们去附近的小旅馆歇息一晚吧。小莲调皮的打了下我的头说道,大胆奴才,找打。

晚上我们会去附近的小夜市上逛一逛,那时的友情没有香车山珍,只有平平淡淡的大排档与丰富多彩的小吃车。街角叫卖声络绎不绝,我喜欢充斥着吃货的街头。琳琅满目的美食 ,五颜六色的糖果。

我们也去看过电影,当时的电影《烈日灼心》正在热映,在电影院里看到血腥和高楼追逐的场面小莲吓的往我身上缩,而我却被邓超在这部剧的演技所震撼吸引。


有次我们玩的太晚,等我把小莲送回沙河那边的宿舍时,地铁昌平线已经停运了,我在地铁站附近找了个旅店住下,然后去附近的烧烤摊点了些烧烤,要了两瓶啤酒,小莲拿了一瓶啤酒打开后说陪我喝,我把酒夺过来说女孩子在外面别喝酒,然后叫老板又拿来一瓶橙汁。地铁站距离小莲的宿舍还有很长一段路,吃完烧烤后已经快到午夜12点,小莲打算回宿舍,我说太晚了留下来一起住吧,反正明早还要赶地铁上班。小莲想了想说好吧。

回到旅店我们各自洗完澡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就睡了,我们在一张双人床上和衣而睡一夜相安无事。这并没什么意外,因为这也不是第一次,但早上醒来我们似乎有了一些亲密的动作,但也就仅仅有那么一点。我早上10点上班,小莲上晚班12点才去,所以她并没有着急起来,我起床洗漱完后就先走了,在快要走到地铁站时,发现排了一条长龙,我望了望几百米开外的地铁站问到排队当中的一哥们说,这是排队进地铁站的吗?哥们放下手机苦笑说,是的。我并不惊讶队伍之长,只是没有想到如此的有秩序。这么多人居然不拥挤,当我排到前面时才发现站口站满了保安,坐上了昌平线后再经过三个站就到了西二旗,然后再换乘13号线,对于地铁13号线我从来不奢求什么,只要能挤上车就行。


我们就这样在北京天南地北的相遇,一起挤地铁一起坐公交一起去过王府井,一起去过博物馆,一起去过天安门,一起看过电影,也一起吃过宵夜,也一起在一张床上睡过觉,但我们是朋友,一直都是,一直到她走的那一天,那是在两个月之后,那时候我去了朝阳四惠工作,我和小莲很少再见面,但时常联系,小莲告诉我最近要走了,这不是第一次跟我说起,在我们刚认识不久她就无意中提起,当时我也同意她的想法说,如果家里有更好的发展还是早点回去吧,在这里虽说是大城市,但所有的苦只有自己知道,而且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之后,又能怎么样呢。

当小莲再次跟我提起时我不意外,只是这次有些难过或是不舍,可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只是朋友,我只能赠语相送,我说,你想好了就行,哪天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去送你。

但小莲终究还是没有让我去送她,当飞机马上要起飞时,小莲发来微信告诉我,我今天要走了,以后一个人在北京好好照顾自己,加油哦。那时候我正在前门大街的公交车站,准备坐公交拜访一位客户,听到小莲要走,我忙问她在哪里?小莲说,在首都机场,别过来了,飞机马上要起飞了,我会在天空中看着你,也最后看一眼我们相遇过的北京,再见。

我放下手机愣在熙熙攘攘的公交站台,突然间在这里车水马龙的城市感觉有些孤单,一时不知该去哪里,我在公交站台待了半天,公交车来了一辆又一辆,身边的人群走了一波又一波,我推掉了客户,搭上一辆989路公交车,我想再回到我们曾经待过的西二旗看一看,可是坐到半路我又下车了,我想起那时你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你说频频回头的人注定走不了远路。又何况回到西二旗又能怎么样呢?当时的宿舍查出是违章建筑,楼房变成了废墟,人不在了就连景物也不在了,物非人非的地方我能看到什么呢。小莲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太久没有停下来了,没有停下来认真的想一个人没有停下来认真的做一件事,我曾梦想无数次骑行在北京夜晚的城市大街,梦想过去爬山,去参加吉他群的聚会,去……但最后哪里也没去,小莲走后我活的更加像一个傀儡,每天被别人提着线,周末了就宅在家里,小莲的吉他最后还是没有学会,她老是嚷嚷着手指疼,我把我的手指给她看说,我手指头都脱皮磨出了茧子,等你的手指也练成我这样,那时候你就学会了,小莲掰着我的手指研究半天,最后总结一句,你皮厚。我想是我教的不好吧,因为我教过好几个人,没有一个学会的。

时隔多年,我仍记得我们在城中村的小广场上喝酒的情景,那时候我刚去不久,生活工作各方面都面临着困境,你常常给我打气,我说不用给我洗脑,这些困境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自有分寸。你说这是鼓励,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都佩服你。

小莲,谢谢你当初的鼓励和照顾,曾经的北方姑娘,如今去了南方,那你又会成为谁的南方姑娘呢?

                          (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到一年焦灼夏日,换上这件久违的连衣裙,屈指一算,它已伴我第五个年头。也曾买过别的,黄色歌莉娅,花色CCDD,还有...
    悲伤逆流成河fay阅读 80评论 0 0
  • 穷困魔城,一无所思。或喜或悲,或济或沉,或存或灭;于世界言,一如是哉。往日已逝,明朝未来。春渚青山,风暖花开。
    风长物阅读 5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