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森林》| 半夜听到加州梦

关于王家卫,他的语言是个人的,私密的,每一种观察和喟叹都来自香港这个都市。有人说:想要理解他首先要理解香港 一一“午夜轮回的香港,灯火总是伴着黎明的升起而熄灭。这看似繁花似锦的深夜,处处都是记忆的信徒。”

1人物

王家卫的作品是最具有香港特色的。他作品中偏执的人物,分散的结构和对人生的洞察,形成一个摇曳而又自成一统的特色。《重庆森林》是一个有趣的例子,这部影片采取独立的双故事进行方式讲了两个个性相异的警察的不同爱情经历。

情爱是王家卫故事的载体

在影片中王家卫一方面展示的是人际的疏离,关系的隔膜,个性的偏执和无法沟通,另一方面又指出人群之中孤寂的普遍存在和单恋的必然。

2时空

地窄人稠的香港的居家条件,不仅是拥挤和喧嚣的,而且经常处于被干扰,侵入的状态。

王家卫电影中的空间是动荡不安的,人物们在这样的空间中寻求个人生存旅途的安危,在丧失真实的空间找寻个人生存的真实。事实的悲哀就是这样:人与人这样的孤单在人潮之中,相知相爱却根本不可能,即便我们“最接近的时候,只有0.01公分”。

影片中令人惊讶的是对动/静并置影像的创造性使用

在这场戏中,梁朝伟饰演的663的动作与其周围世界隔离开来,梁朝伟以极其缓慢的动作喝咖啡,而周围的人却以快得近乎模糊的状态行走。这种以时空的隔离凸现的“人群中的孤立”,变现出王家卫的诗意时空观。

3光与影

《重庆森林》中将光线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每一道光与影、每一缕或鲜亮或阴郁的色彩都富有深意、可堪回味,共同彰显著森林的隐喻。

强烈晃动的跟拍+瞬间变幻的光色展示都市生活中的那种无助的游离之感
幽暗的灯下,一个踽踽独行的女人,看不清面容,只有极富气场的背影或剪影

逆光的运用将一个独立强势的女子轻而易举地塑造出来,却有意无意地让人窥探出其内心的孤独落寞。

另一处巧妙的逆光运用是在第二段故事中梁朝伟的出场

每次梁朝伟从对街向快餐店走过来,王家卫总是不厌其烦地运用逆光拍摄的手法。固定镜头+逆光拍摄,极好地模拟了王菲的偷偷窥探的视角,对王菲内心世界的描绘和梁朝伟角色特征的塑造都是极好的彰显。

4构图

仅有的正中间的1/3部分里,梁朝伟在光色下无可奈何地笑着

王菲在擦着店中的两个机器,而此时王家卫独创新意地将梁朝伟安放于视野里两个机器的夹缝之中,画面两旁近2/3的部分都是机器背部的黑影。

巧妙的夹缝构图,一方面给人一种偷窥之感,这与频频回头偷看偷听的王菲的行为举止不谋而合;另一方面,夹缝营造了一种狭隘的视觉效果。

王家卫用他一惯的令人费解的方式,细细地描绘着在难以逃离的都市森林中,一群小人物追求的快餐式的爱情。无序、偶然、难以预测,却始终逃不出欲望的森林。

部分内容参考书籍《香港电影80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