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多加一份培根

小时候,我家楼上住着一家四口,他们家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哥哥。我叫他小屁孩哥哥,因为当年九岁的他和六岁的我一样高,虽然我一直坚称我比他高,至少比他高出一个悠悠球的高度。当然,早就不能再这样称呼他了,在中学时代,男生的身高总会像野草一样地疯长。虽然伤自尊,但不得不说,高考体检时他的身高是189cm,我只有165cm。所以最萌身高差神马的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话,一起逛街像拎包一样倒是真的。

说回当年。其实,在年龄还是个位数的时候,除了不能去同一个厕所,男生女生都一样。这也应该是大人们放心小男孩小女孩一起玩耍的原因吧。邻居加上年龄相仿,很快我们就成了可以分享同一包跳跳糖的朋友了。在此后的几年里,我们一起把雪球塞进其他小朋友的领口,一起吃好多干脆面搜集卡片,一起死守五点半播出的小神龙俱乐部……当然,我们也更加熟悉对方,熟悉对方的很多小习惯。比如,他不吃茄子而我总要吃。比如,他喜欢在中午拉小提琴而我喜欢在晚上弹琵琶。再比如,他每次买鸡蛋灌饼都要多加一份培根,所以偶尔我也会叫他培根哥哥。

正如小学作文常用的句子“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样,我们都不知不觉长大了。嗯哼,准确地说,我们进入了青春萌动的青春期。不,植物才能用“萌”,我们动物只能用“蠢”。所以,是蠢蠢欲动的青春期。以为我们会有什么青梅竹马、日久生情的戏码上演?不好意思,并没有。虽然他比我早进入青春期三年,但我的初恋比他早,而且在初中。当然,我的初恋不是他。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曾经一起打雪仗的革命友谊。甚至,我们对对方的信任可能比我们自己认为的还要深。我高一和初恋分手时,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现得和平时一样,只有在他面前像个疯子一样又哭又闹。时至今日,我都清楚地记着,那天,无论我怎么哭闹,他都忍着,即使他的身上被我打出了淤青,而我的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当我没有力气哭闹的时候,他只是默默地喂我吃饭。

但,是什么时候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化了呢,我不知道。是有很多很多女生开始和他表白,他塞给我的其他女生送的零食越来越多的时候,还是他大二暑假告诉我他喜欢上一个女生的时候呢,我不知道。我只记得,他大二暑假在一家教育机构实习,我时常过去等他下班。和他同一间办公室里,有一个大概25岁左右的女生气质很好,而他喜欢上了她。只是那个女生的身边有一个走得很近的男生,看起来很有可能发展为恋人。所以他不敢表白。直到实习期结束的前一天,他将一杯贴了小纸条的奶茶放到她桌上,纸条上写着:“下班后可以和我约会吗?”。而那时,我正好走进办公室。他放好后便去主管办公室了。而我,则拿走了那杯奶茶。后来,随着实习的结束,他们也再无联系。我们,也还是朋友。

2015年六月,他搭上了飞往大洋彼岸那所他梦想的学校的航班,远在广州的我未能相送。于是,我发给他一封邮件,邮件里除了一些叮嘱的话,也无其他。只是,我在最后写了一句:“其实,那年,是我拿走了那杯奶茶,我正好口渴而已。”两天后,我的收件箱里躺着一封来自他的邮件,打开,只有一句:“其实,那年,你哭闹到天翻地覆时,我多想抱紧你。”

故事讲完了,现在我们还是好朋友,和以前一样,不,比以前关系更好的朋友,但也只是朋友。我想,等下一个长假,我要是和他一起买鸡蛋灌饼的话,老板,我也要多加一份培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青春》 青春是什么?我没有实实在在的考虑过这个问题,或许对于世界总体来说,青春就是联合国规定的40岁之前的年龄。...
    饮雨阅读 567评论 0 10
  • 今天背靠腾讯这棵大树的摩拜,高调公布“杀入”微信钱包的第三方服务,把之前九宫格的格局打乱,把之前九宫格内的大众点评...
    梦想实现家魏达阅读 740评论 0 0
  • 理想有一个自己 他总被现实所代替 肉身是一具牢笼 囚徒是最渴望自由者 我终于选择逃离 闭上眼睛 我脱掉肉体的枷锁 ...
    郁衡子阅读 148评论 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