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母亲的大爱无疆:她的儿子没了,却养大了别人的女儿

文/陵子


图片来自网络

 


1

刘姐终于回深圳了。她带回了几个好消息。

我和她一边在荔香公园散步,一边听她说。

女儿叶子的婚礼如期举行,她从心里为女儿祝福。

女儿叶子1.62米的个头,长发披肩,丹凤眼细长细长的,性格活泼得如一条小溪,看着就让人欢喜。

叶子的男朋友是她打工的时候认识的,都是湖南老乡。

男孩国字脸,面容清秀,高大健壮,刹一看,真是很帅气。

虽然身材如此,但性格却截然相反,很是腼腆,和陌生人说话,有点不知所措,双手不停地在一起揉搓,可他对刘姐的女儿很体贴很怜惜。

女儿结婚了,儿媳妇最近生了一个女孩,刘姐升级做奶奶了。

看得出来,刘姐很开心。


2

刘姐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两个儿子懂事可爱,老公是医院的医生,她是医院的护士长。

就在大儿子九岁,小儿子六岁那年,一天晚上,刘姐值夜班,老公在家陪伴孩子。

谁知道她老公抽烟的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烟火点燃了蚊帐,继而家里燃起了大火,火势弥漫,把睡梦中的小儿子活活烧死了,大儿子也被烧成重伤。

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坍塌。

刘姐的心随着小儿子的失去,被撕成碎片,洒落一地。

被烧成重伤的大儿子,经过一次又一次地抢救,终于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家里的积蓄也全部花光。

刘姐每天陪着烧成重伤的大儿子,看着治疗带给他的痛苦,心如刀割。她又担心儿子植皮手术后的感染,一时间刘姐心力憔悴,心里对老公也充满了怨恨。

经过前后三年多的治疗,大儿子总算保住了生命。可是一到夏天,儿子因为烧伤的原因,皮肤汗腺无法排泄,痛苦难耐。

于是刘姐的老公和她商量,想再生一个孩子,被刘姐断然拒绝了。

想不到她老公竟然去找了一个小三,得知真相后的刘姐,毅然选择了离婚,自己带着受伤的儿子独自生活。

受伤的儿子需要继续治疗,医院的工资无力支付儿子的医药费,刘姐决定辞去医院的公职闯荡深圳。


3

初到深圳的时候,刘姐租住在合租房里,房间里住着6个人,一张床铺一个箱子外加一个水桶,就是她的全部家当。

她利用自己的护理专业知识,很快找到了护理老人的钟点工作,虽然累,但收入还不错。

她充分利用时间,先后打两份工。稍有空闲时间,还兼顾做钟点工,按小时计费。

中午给一个老人做饭,然后给老人按摩、推拿;忙活完再去另一家护理老人。

一天忙活下来,等回到她的小床上,基本近晚上十点了。

辛苦是辛苦,刘姐心里畅快,关键是儿子越来越好,能正常学习、生活了。

但让刘姐想不到的是,前夫和小三生了个女儿后,小三竟然丢下孩子,自己跑了。前夫把孩子直接送到刘姐面前。

孩子是无辜的。

小姑娘很安静,不哭不闹,两个大大的眼睛到处看着,善良的刘姐不忍心丢下这个无辜的孩子,决定自己抚养她长大。


4

刘姐给孩子起名叶子,意思是一片飘零的落叶,随风舞动。

刘姐自己分身乏术,也无法时刻守护着孩子,更可况还有受伤的儿子需要她的经济支持,无助的她便把小叶子托付给老家的母亲照看。

刘姐给母亲买了一部手机,并教她如何使用,当小叶子会说话的时候,每天无论多累,刘姐晚上都会和小叶子通话、聊天。

记得有一次叶子生病发烧,年迈的姥姥无法带她去医院,焦急的刘姐远水无法解近渴,她只好求助原来的姐妹帮忙。

姐妹曾劝说她:“你这是何苦呢?”

刘姐说:“我既然养了,就一定要尽到母亲的责任,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小叶子在姥姥地呵护下、在刘姐每天地牵挂中,一天天健康长大。上天似乎很眷顾孩子,叶子非常懂事,小学、中学很少让刘姐操心,成绩一直都很好。

刘姐说:“初中毕业的时候,叶子执意要上技校,可能也是为了分担我的辛苦吧。如今叶子有了疼爱她的老公,有一个幸福的归宿,我真得很为她高兴。”

5

我疑惑地问刘姐:“你失去了自己的小儿子,却愿意去养前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内心没有挣扎没有痛苦吗?”

刘姐停顿了一会,说:“说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是假的,最初看到孩子的时候,我都有要掐死她的心。但看着孩子那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作为曾失去孩子的母亲,我无论如何下不了手,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没有经历失去孩子的痛,一定不能理解母亲破碎的心。”刘姐幽幽地说。

“不过现在好了,叶子长大结婚了,对我贴心又孝顺,当初工作第一个月领的工资全部交到我手里,说是孝敬我的,那一刻,我真心感动。觉得女儿真的是妈妈的小棉袄,暖身又暖心。

叶子和我感情特别好,远远好过她对父亲。

如今儿子一家也很和睦,我累点没什么,孩子们过得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生活总算没有辜负我吧。”

我迟疑地又问:“你和前夫还有复合的希望吗?”

刘姐一听马上激动起来:“怎么可能?儿子当初结婚的时候,他给儿子两万元钱,转身背着儿子就问我要回去。当年因为小三事件,加上他自己也有烧伤,好好的工作也弄丢了,后来混来混去,混得没有个人样。

退一万步说,我不能心肠太软,不然就被当软柿子捏。他曾死皮赖脸地来找过我多次,被我拒绝了。如果我和他复合,别人以为我缺心眼呢。”


6


王尔德曾说:“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园子里栽种荆棘。”

这只有母亲可以做到,只有母爱的滋养,才不会让灵魂的园子里长满荆棘。

刘姐做到了。

我们的社会需要这种母爱,需要刘姐这样的大爱无疆,需要一种人性的美德,需要豁达和包容。

但爱也要有棱角、有锋芒,在好人那里可以播洒爱,在坏人那里就得有棱角、有锋芒。

母爱以善良为基础,善良就得有底线,不是给恶有滋生的土壤。

夜晚,荔香公园健身的人很多,我和刘姐坐在荔香公园的石凳上,悄悄地聊着,很怕惊动树上安息的夜鸟。

公园里的灯光在水中反映出来,显得平静无波。

说话的人们也是压低了声音,时不时,远处有孩子们的嬉闹声传来,我在心里祝福刘姐:“从此一切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