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好的圣诞礼物

今年的圣诞节,我想和你一起过

文 / 慕宸海

“别着急,你想要的圣诞礼物正在派送中。”早上一醒来,我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我对着手机笑了笑:会是什么呢?巧克力?还是玩偶?他说,这个圣诞节会送我一份神秘的礼物,我思来想去,期待着夜晚的降临。

早已过了相信童话的年纪,可每年的平安夜,他还是会以圣诞老人的名义送给我各种礼物,我坐在小屋里,用颤抖的手拆着他寄来的盒子,那种喜悦与满足,足以让北国的万里冰雪瞬间消融。

01

记忆里,那年冬雪倾城,我站在教学楼上向远处眺望,深深浅浅的脚印从楼下一直延伸到校门口,大家硬是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用双脚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中午吃过饭,我迎着飞雪,快步跑向校门口的水果店。每年平安夜,大家都会互赠苹果,我本来昨天就准备好了苹果的,可今天早上走得匆忙,忘记带上了。

水果店里挤满了人,一个小小的苹果,用精美的纸盒包装起来,价格竟比平时高出好几倍。

我来到放苹果的货架旁,红色的毯子上早已空空如也。

老板一边数着手里的大把零钱,一边陪着笑脸:“你来晚了几秒,最后的几个刚刚被人拿走。”

我转过头,顺着老板指着的方向,看到一个男生提着几个苹果正朝我走过来。

“看你一脸着急的,是急着用吗?要不你把这几个先拿去好了。”他对我一笑,把手中的袋子递到我面前。

我一愣,笑着向他摆手:“看这袋子里最多也就三四个,我还是到街角的超市去买好了。”

“我也正想去那边超市再买几个呢。”他咧嘴一笑,推开了水果店的门。

雪依旧在飘,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街角到学校算不上远,但在这样的天气里走着,也需要好长时间。

风迎面吹着,我们瑟缩着身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走着。他戴着口罩,我用围巾将脸裹了起来,我们没怎么说话,偶尔对视,双方都会忍俊不禁。冬天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看起来的确很好笑。

他浓浓的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很深邃,我看不到他的脸,但可以看到他眼里的笑意。

超市里也到处都是人,店员说,带包装的苹果都卖完了,只剩下刚从箱子里拿出来的那些了。

“就这样拿去送人,也太寒碜了吧。”我撇撇嘴,一脸无奈。

“我们可以买上包装盒,回去自己装嘛。”他看着我,嘴角上扬。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我低着头,笑了笑自己。

“对了,你要买多少个啊?”他一边装苹果,一边抬头问我。

“嗯, 十五个。哦,不,是十六个。”在他惊愕的眼神下,我慌忙低下了头。

别问我为什么连要买几个苹果都搞不清楚,你突如其来闯进我的心房,我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

回去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我们在教学楼的走廊上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把苹果一个个地放在精美的小盒子里,再用丝带绑起来。

雪后初霁,大地被映得一片洁白,我提着一大包苹果倚在栏杆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那边的教室里。

这个平安夜一如既往地充满了喧嚣和欢笑,我掏出课桌里的最后一个苹果,看了又看,一筹莫展。都怪自己太大意,竟忘了问他的名字,六班有那么多人,我去了该找谁?

我正胡思乱想着,同桌抓住我的胳膊摇了起来:“哎,又在发什么呆啊?外面有人找,都叫了你好几次了耶。”

“谁,谁呀?”我尴尬地对她笑了笑。

“嗯,六班的,好像叫林宇,他……”不等她说完,我抓起桌上的苹果,起身就朝门口跑去。

“平安夜快乐哦!”他笑嘻嘻地把手中捧着的苹果递给我。

“你,你也是,同乐。”我傻傻地笑着,一时竟忘了把手里的苹果给他。

“楼下的那棵圣诞树可真美,一会儿放学后我们一起下去走走吧。”他搓着手,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我点着头,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

“我忽然发现,这个苹果的包装和其他的不一样。”我拿着手里的苹果,翻来覆去地看着。

“因为这个苹果要送的人和其他的不同。”他转身消失在夜色中,留下我一个人在夜风中不住地笑着。

他说,早在一个月前就知道了我的名字,只是那次校报上所用的图片和现实中的我实在是判若两人。

02

春去冬来,转眼又是一年。今年的圣诞节似乎少了许多热情,大多数人送完礼物后,又回到了座位上。刷题、背书,教室后面的励志鸡汤时刻鞭策着大家,只要努力,终会成功。

我烦闷不堪地放下书本,抬头正好看到他微笑的脸映在窗户的玻璃上。

今年的平安夜仍是西风怒号,雨雪霏霏。我们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望着彼此模糊朦胧的脸,紧紧相拥。

这个冬天很冷,还好你的怀抱足够温暖。

“为什么刚才你给了我两个苹果?是今年买多了吗?”我仰起头,询问他。

他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抚摸着我的头发说:“第一个苹果是祝你平平安安,第二个苹果代表着我们平安到永远的爱情。”

我低着头,欣喜地笑着。你的苹果真的好甜,沁人心扉,满口香醇,那正是我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楼下的那棵圣诞树上挂满了装饰品,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雪落在树上,一层层,如梦如幻,就像童话中的冰雪世界一般。树下挤满了人,有拍照的,有许愿的,有嬉笑打闹的。

“听说,在圣诞树下许愿,会美梦成真的。”我扯了扯他的衣袖。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他看着我,对我的幼稚付诸一笑。

“愿望一说出来,可就不灵了。”我对着圣诞树顶端最大最亮的那颗星,合上手掌,笑容满面。

雪花依旧飘洒着,我们携手走进教学楼,走廊里空荡荡的,一片寂静。

“你说,明年的圣诞节,我们还能一起过吗?”

他停下脚步,望着我:“我会陪你度过每一个圣诞节,会在每一个平安夜替圣诞老人为你送上礼物,不管我们身在何方。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为你唱《平安夜》和《铃儿响叮当》,直到你听到厌烦为止。”

我开心地笑着,凑近他的耳朵:“我刚在圣诞老人那儿许下心愿:把我当做一件礼物,送给那个正陪我在圣诞树下许愿的人,我愿生生世世陪伴着他,一世相随。”

我笑着向教室跑去,在门口停下脚步回头张望,他正站在原地对着我的身影呆呆地笑着。

03

大学里的第一个圣诞节来得好快,盛夏的炎热和聒噪仿佛还是昨日里的情景,在脑海中依然清晰可见。

夏日里,大家脱掉穿了三年的校服,撕掉那曾让人汗水与泪水交织的试题,欢呼雀跃,彼此拥抱、告别。

他拉着我的手,来到我们曾一起去过的每一处地方,曾经是多么想离开这所压抑的学校,如今却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让人留恋不舍,因为这里有太多我们的回忆。

他的父亲执意要他报上海的一所学校,那学校是财经类院校中的翘楚,以我的成绩,自然是去不了的。我一个人漫步在北京街头,一下子茫然失措。听说南方的圣诞节是没有雪的,还没到平安夜,我先感到不安起来。

“今天我去超市买苹果,惊讶地发现苹果上标注的产地居然是我们的家乡。”听着电话里他兴奋的声音,我抱着手机,热泪盈眶。

今年的圣诞节,北京只下了一点小雪,北风吹着屋外的树枝,寒气逼人。

平安夜里,我拆着他从远方寄来的大箱子,不由得笑出了声。苹果依旧放在精致的小盒子里,就像当初我们互赠的一样,只是这次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好多个。我打开其中的一个,轻咬一口,确是家乡的味道。我回味着那丝丝甘甜,原来,这味道一直都在,就算没有雪,就算远隔天涯,它依旧是那么甜美香醇。

箱子里还有一个心形的礼盒,上面的丝带扎成蝴蝶结状,耀眼的玫瑰色为这个凄冷的冬天增添了一丝火热。我取出一块巧克力,含在嘴里慢慢融化,对着明信片上的文字又哭又笑:又到平安夜了,我买不起什么贵重的礼物送你,只好托付圣诞老人把我的心送去给你,你收到后要好好保存啊,那可是我的一颗真心。亲爱的,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只要有你在,我总会心安。

“还记得当初平安夜我们一起在学校的雪地里唱的圣诞儿歌吗?”他笑着问我。

“自然记得,当时的雪直往我的脖子里钻,你把你的围巾取下来,给我围上,我们在雪地里奔跑,你还摔了一跤呢。”我咯咯地笑着,不由自主地又哼起了那首小时候常常唱的歌。

只飘了一会儿的雪早就停了,我透过窗子朝外张望,宿舍楼前的那棵圣诞树装饰得很精美,大大小小的饰物琳琅满目。我忽然想起去年平安夜在圣诞树前许下的心愿:不求彼此拥有,只愿一生相守。不求海枯石烂,只愿心灵相伴。

这一生,还有好多好多个平安夜和圣诞节,我不求你送上多么华美的礼物,只期望蓦然回首,你一直都在身边。

一起去看圣诞树吧

04

这将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五个圣诞节了。我热切地期盼着夜幕的降临,不管他寄来的是什么,我都会倾注我的满心欢喜,再将自己的思念与爱意打包给他寄回。

比起礼物,我更期望的,是他在平安夜的电话里和我回忆往事,畅谈彼此的心事,听到他的声音,我就觉得,这个圣诞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你的圣诞礼物到了,请注意签收。”我注意到是他的号码,也没多想,抓起手机就冲到了门外,夜灯下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我微笑。

“你,你怎么来了?”我瞪大了眼,惊喜交集。

“我手摘一弯月牙,头顶两颗星辰,眼含三色秋波,口叼九朵玫瑰,脚踏十瑞祥云,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你的面前:祝你圣诞快乐!愿意和我一起分享圣诞吗?”

我笑弯了腰,扑倒在他的怀里,不能自已。

“对了,你说的神秘礼物是什么?”半晌,我止住了笑声,仰头问他。

我能把自己当成圣诞礼物送给你吗?”他嬉笑着说。

“这个礼物有点特殊,我得考虑一下。”我偏着头佯装沉思,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只是想陪你再过一次圣诞节,我希望能帮你抵御北方冬天的严寒。”

“那,这个圣诞节你想怎么过呢?”

“过成你想过的样子。”

“听说,三里屯有一棵会下雪、有香味、光影交织的圣诞树,真是太美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

“好呀。”我牵起他的手,直奔往地铁站。

你是我这一生等了半世未拆的礼物,有你,圣诞很温暖,人生也不再有严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