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陪我长大的人都脱单了

跑步回寝室的时候,拿着手机无意间点进了一个朋友的QQ空间,看到她新发的一条动态:

我 喜欢有一年四季的地方

春华秋实

夏阳冬雪

更想一年有四季的地方也又也有你

虽然这话暧昧不明,但是依然没有戳动我迟钝的神经。但是当我看到下面的的一条评论的时候,我整个人就炸了: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我只想伴你左右。

我揉了揉眼睛,心想这个备注确实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吧?确认之后,我无比激动地····脑子短路了。


那些陪着我长大的人现在都陪着谁呢?

暂且称男生为S先生,女孩是T小姐好了。我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个暑假回去的时候,和我一起从小长大的女生L神神叨叨地跟我八卦:S好像喜欢T小姐。我很惊讶地问不会吧!因为在我的记忆,S先生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她白了我一眼,你除了读书还知道什么?

我:“······”

S 先生,L和我,我们三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都是跟他们在一起的。S一直是那种很乖很有礼貌的好孩子,以至于我和L从小就被家长骂:你看看别人S 怎样怎样····你怎么就不能跟别人学学?

我一直跟不上S的,是他待人处事的态度,对谁都温温和和,很多人在一起玩的时候总是能很贴心地照顾每一个人。无论是在上学的路上或者玩耍的田野里,只要遇到认识的长辈总会很热情的打招呼。这些是我一直十分羡慕的,我从来都学不会这些,每次看到长辈舌头就像打结似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喜欢和很多人一起玩耍,因为我觉得十分嘈杂也玩的不开心。所以婆婆总是说我,你跟别人S多学学,别总是什么都一个人·····

我有时候总在想,如果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或许我们根本不会成为朋友,性格如此不一样的我们怎么可能同行很久呢?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在很早之前就注定了,我和他们会有今天越来越陌生的局面。

脑子恢复运转的瞬间,我第一反应是给从小一起长大的女生L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听到她依旧明亮的声音说喂,我很激动地跟她说了S的八卦,隔着手机也可以听见她翻了翻白眼的表情 ,用着一贯初中时代听着我跟她聊她早上个月就知道的消息的表情,“大姐 ,他们都交往了一年了好吗?”,末了就加了一句,“没有我之后你的消息越来越闭塞了”

我:“··········”

好吧,你说的都对。

“那还有什么别的八卦吗?”八卦心上来的我也是够了!

然后我们又聊了很久初中同学的恋爱史。

我听着她没有改变的清脆的声音,仿佛还是初中每次考完试跟我和S抱怨又被家长训了的模样“我爹爹又说让我跟你们多学学,怎么你们都考的怎么好”,又或者是十二三岁的我们偷偷谈论昨天刚看的小说内容“女主为什么不选男二,简直瞎了”···

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是十九岁的她理直气壮地跟我说“我早就有男朋友了好吗,上大学就有了”;也不会是她很八卦地说“S和T小姐早就在交往了,上个寒假的时候还是S把T小姐从学校接回来的···”

我听着她说她和S的经历,我知道他们再也不是陪着我上下学的同学,再也不是陪着我大冬天吃冰棍冻的手和脸通红的朋友,再也不是一起吃饭一起过寒暑假陪着我长大的那两个人··

只是想放一张童真的图片


挂了电话后,我还是一脸激动,舍友洗完脸回来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都脱单了”

“觉得吃了狗粮是吗”她笑着。

“真心很开心,替他们。真的,高中大学里还见过不少情侣,但是真的让我觉得受到震动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为什么”

我突然一下子说不上话来?是呀,为什么?因为是很好的朋友吗?可根本不是,我们其实很就都没怎么联系了。

后来我想了很久,突然就觉得,是因为他们陪着我长大吧,因为这样,他们其实就是另一个自己,活着我不可能活的人生。我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长大了, 所以也不愿意承认他们长大了。 而现在他们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们谈恋爱了,他们已经长大了。那又何尝不是在告诉我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呢?

为他们高兴地同时,我突然又很难过。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度过童年,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