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讲个笑话

1.

庙应该建在山上,和尚应该住在庙里。这是定律,也是故事的背景。

我是一个小和尚,我师傅是一个老和尚。共同点是我们都没有头发,不同点是,他有白胡子。

我是个孤儿,从记事开始,到十八岁长大成人。我的记忆都停留在这个江湖人称『少林寺』的巨大寺院里。师傅说他是在山林深处发现我的,用他的话说,当时天边佛光乍现,他料定必有祥瑞降世。于是在佛光的指引下,发现了我。

翻译成人话就是,老师傅到山里采药,偶感腹部不适。想自己也是得道高僧,就地解决终是不雅。于是向僻静处多走了几步,不料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发现了我这个人。

感谢老师傅用了一十八年把我从小人养育成大人,而且心性纯良,不做小人。

十八年的生活都是一样,挑水、劈柴、烧饭、练功。这里的香火鼎盛,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其中也不乏上门挑战的;他们自称江湖人,久仰少林武功,特来讨教。我一度以为“江湖”是门派,而且人数还挺多,不管打哪来的,都一拍胸脯,说自己是江湖人。

我终于忍不住,问师傅,什么是江湖?
老师傅一捋胡须,江湖嘛,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我又问,为什么?
师傅闭着眼睛,接着说到:有道是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但是你想想,江湖多深啊?那里藏着的,才是真正的大哥!

我点了点头,江湖,大概就是复杂吧!

2.

按照武侠故事的套路,我应该下山了。

不是下山体验什么生活,也不是去参加武林大会;就是南方的总寺院要召开一次住持大会,大家讨论一下少林武学在中原的发展道路,随便把今后几年的生活费领回来。

然而我的师傅老了,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了。所以让我代表他前去开会。而且师傅说,等我回来,就让我当住持。

我自然要百般不愿,痛哭流涕,和师傅说要伺候他老人家;师傅虽心有不舍,但是为了大局着想,还是要语重心长地说教一番,让我离开前往。

如此往来三次,最后师傅实在折腾不动了,拍拍我的肩膀说,你收拾东西,赶紧滚!
于是我推辞不过,只好收拾包袱上路。再根据武侠故事的套路,我应该在路上遇见好多奇奇怪怪的人。

下了山,过了河,又上了山。我遇见了土匪,说得好听一点,这群人面相凶狠。正常人的理解,就是一群歪瓜裂枣。不过也有例外,土匪有一个很清秀的姑娘,很漂亮。我一眼之力只能看出来她很漂亮,冰雪聪明之类的,尚不知晓。

匪群中跳出来一个刀疤脸,看上去应该是这伙人的头目。他慷慨激昂地说出那一连串的台词: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他说得唾沫横飞,口水溅到我的光头上,还浑然不知。

我听他说完,淡定地鼓起掌,夸赞他在这荒山野岭开山辟路,实在是造福百姓,普度众生啊!

他点了点头,鼻子一抽,老泪纵横,放下佩刀,拉起我的手,细数起创业的艰难。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他谈人生不易,我讲佛法精深。反正谁也没听谁说什么?于是乎从正午聊到了黑夜,吃了个夜宵,又聊到了黎明。

3.

天蒙蒙亮,我打算离开,起身和刀疤脸一众人告辞。刀疤脸意犹未尽,留我再聊一天,可是我还要赶路,只能是婉言谢绝。这时人群中有人提醒刀疤脸:老大,还没要钱!

一听见钱,他立刻变了脸,举起刀:你这个小和尚挺狡猾啊!把钱交出来!

  我说我没有钱,一路走来,全靠化缘。

他听了之后很惆怅,放下刀,问我,那该怎么办?

我顿时感觉当土匪的门槛好低,没有脑子也可以。我假装思索,然后告诉他,留在这里等我。等我参加完住持大会,取到钱,就回来找他。

重点在于,他信了,真的信了,我走得时候还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一定要回来。

我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姑娘,又对刀疤脸说,我一定会回来,不过你能把这个姑娘放了吗?

那姑娘向前走了一步,对我说,你弄错了,我也是土匪,我叫妖精。

我继续上路,不知走了多少时日,终于看见了南方的总寺院。顾不得一路艰辛,我兴冲冲地跑到大殿上,看着满堂诸佛,看着一群敲着木鱼的小和尚……

这时从大殿后面走出一个圆圆胖胖的中年和尚,我一惊,误以为是净坛使者下凡。

那和尚对我一笑,开口说到: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有何贵干!
我拼命摇头:我不是施主,我是和尚,我是来参加住持大会的。

那和尚一脸狐疑,指着我的脑袋:你说自己是和尚,那里来的头发?

“只因一路奔波,没有理会顶上杂乱,故此这般模样!我确是北方来的和尚,到此参会,来取生计所需。”

“你得给我证明一下,你是和尚,还是从北方来的和尚!”

4.

我找不到师傅来证明我是和尚,就算师傅来了,恐怕也得找证据证明他自己也是和尚。如此因果循环,便没有尽头。

我转开话题,询问住持大会的事。白胖和尚摆了摆手:你来晚了,早结束了!

“那钱呢?”
“你都证明不了你是和尚,我不能把钱给你啊。”

“学佛之人,不是该普度众生嘛,你于情于理都不能让我空手回去!”
“我度你,那谁来度我啊!别做梦了。”

说罢,几个扫地僧架起我,扔到山门之外。

扫地出门,无功而返。

我踏上了返乡的路途,但是我是主角,注定故事不能这样结束。原路返回,又不知道走了多少时日,我路过一个剑庄,江湖闻名的剑庄。说白了,就是一个家族延续的铁匠铺子。

庄内群雄汇集,原因是老庄主要为小女儿比武招亲,广邀天下群豪来此一会。院子中央搭了一个巨大的台子,不断地有人飞上去,也不断有人掉下来。弄得我不知道是用下饺子形容合适,还用蹦爆米花更好!

我远远地看见了妖精。

她坐在老庄主的一旁,拂面而笑,看着台上的比武,如同猴戏!我挤过看热闹的人群,人浪推着我,推到妖精能看到的地方。我看到她低头和老庄主言语几句,随后我就莫名其妙地被一群人带走了。

剑庄的楼阁之上,老庄主正襟危坐,左边站着妖精,而我被绑在右侧的柱子上。

老庄主开口:听说你是少林的人,我正考虑把女儿嫁给你,但是你得把少林绝学交给我。

我对这个老头子肃然起敬,不是为他的直白,而是他一个外人居然相信我是和尚。

“那怎么可以,我是和尚,不能娶亲!”

“我把女儿嫁给你,你给我秘籍!很公平,公平的交易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
“不行,我不能答应,我还要回少林的。”

“对,你是得回去,回去拿秘籍。还有,再啰嗦就杀了你。”

5.

我就这样被安排成了亲。那天的场面极其热闹,来的都是我不认识的人,当然谁也不认识我。可是这样就太无聊了,理所应当地得来一个砸场子的人。

嗯,对。得来一个抢亲的,其实我自己倒觉得没什么,反正也是被逼的。但在场又有那么多人在看着我,出于男人的尊严,我还得敌对一下外来者。

于是我们施展开各自的绝学,用行话讲,是大战三百回合。实际就是……扭打在一起。

多亏我那老岳父及时赶到,让手下把我们拉开,又束缚着那大汉。老头子上去就是两个响亮的嘴巴!“老子办事,岂容你在此撒野!”

我还是佩服这老头子,脏话文言能杂糅一起骂!

夜幕降临,客人散去,我和妖精被送入洞房。妖精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睛好像山间的清泉,清澈见底,没有杂质。我无从知晓她是否像一双眼睛一样天真无邪,还是当有人这副模样看着你,你还是愿意相信她。

但是我必须得回去,这是情节安排,哪怕是带着这个女子一起回去!对,带她一起走。

于是我和新娘子在本该洞房的晚上,在娘家的墙上凿了一个洞,逃走了。

妖精说,我不喜欢你,但是嫁给你了,你就不能不要我了!

我们在驿站换了两匹马,日夜兼程,奔向少林寺。几年过去,走过的道路依旧熟悉,曾经的山,河水,就连土匪都是那么熟悉。

还是在那道岭上,我遇见了苦苦等待多年的刀疤脸!

我们通常把这种坚持叫做固执,或者是傻,但是你不能抹去,它本身就是坚持!

当初的一群人只剩下刀疤脸自己,妖精看见这个曾照顾自己多时的大叔,激动得热泪盈眶,死活要带着他一起走;我虽为难,但是心里还是有愧疚,毕竟让一个傻子傻傻等了好几年。

我对他说,自己此行并没有带回钱,但是回到少林,就可以补偿他了。他也没什么理由不和我一起,于是我们三一起上路了。

6.

我回到了自己生活了18年的地方,挑水、劈柴、烧饭、练功的地方。我想本应该是六根清净的,无欲无求的,但是可能连圣人也免不了归家的欣喜吧!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师傅,可是我找遍了寺院,甚至在他老人家平时晒太阳的大青石上,都没有他的踪影。

没有人迹的山林深处,我在那里被发现,师傅在那里埋葬。

我走之后不久,师傅便圆寂了,坐在那块大青石上,穿着最喜欢的袈裟,笑着离开。此后同门师兄弟便开始了无休止的争斗,死的死,走的走,然而我因为去索账,避开了这一场纷争。

我不知道当年是否是师傅的刻意安排,让我远离了这里的一切……

妖精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睛干净的一尘不染……

按照剧情的发展,我应该谨遵师傅遗愿,壮大师门;或者带上妖精,相忘于江湖,相忘于天涯……我还应该有一把绝世好剑,一身绝世武功……三两知己,浪迹天涯海角……

脑洞不够大的结果,就是脑袋里全是坑……

算了……还是干净一点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