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生命的盛宴,和落叶树的爱恋

字数 1292阅读 4407
节气:春分。
太阳:直射赤道0°
纬度:北温带。
海拔:500米以下。
地点:黄山、杭州、运城、郑州、成都、北京。
气温:北温带5~20℃。
2018年休宁3~9℃,多云。今日休宁虽然低温,但全国范围,今年物候更早,南北方甚至齐头并进。


经过“雨水”三十来天的浸泡,再经过十多天前“惊蛰”第一声春雷的震撼,春分前后,所有的草木都苏醒了,各式各样的虫类、鸟类、兽类都活跃起来。

虫子们怎么能错过最最鲜嫩的草芽和树叶?鸟儿们怎么能错过越来越多的虫子?燕子自南而北,逐渐出现在北温带的大地。不仅仅是燕子啊,大雁、天鹅、鹤、鹳、鹭……各种候鸟以各自不同的速度从南方启程,先先后后落在北温带的土地上。


今日干国祥摄于西南交大


是的,越来越长、越来越正的阳光将是所有草木的盛宴,无穷无尽的新芽将是昆虫们的盛宴,越来越多的昆虫将是鸟儿和蛇蛙们的盛宴。

那花儿们又是为了什么,而加入这场春的盛会呢?

——为了爱情,为了生命的延续和变化。

而为此,它们又需要那些和爱情同样重要的媒人。

蝴蝶为什么长着长长的喙啊?

——为了吸到花蕊深处的蜜啊。

花儿怎样才能防止媒人们送错了爱的花粉呢?

——他们约好了,每一种花都会在某个时节一齐开放。

但谁都知道一年中最美好的就是“春分”前后这些日子啊,所以,先花后叶的木兰、贴梗海棠和木瓜海棠,一边抽芽一边开花的桃、李、杏,以及各色水仙、风信子、郁金香等草花,田野上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有些特意延长着花期,等待着这个日子,有些就是赶趁着这个日子。送错就送错吧,浪费就浪费吧,谁都想要赶这个时节热热烈烈地爱恋一回。


今日干国祥摄于西南交大


北方枯萎苍黄的大地,忽然就绽放出漫山遍野的杏花,草叶还来不及涂绿地面,密密匝匝的粉红云彩就仿佛是一个飘来的奇迹,顿时抹去了北方和江南的风景落差。

但春分前后最迷人的还不是桃李,不是杏花春雨,而是柳,水边的垂柳。

曾有过多少诗句歌唱这种并不开出鲜艳花朵的树啊,借它唱出古代诗人和游子最频繁的忧伤:别离。但无需其它因素,柳本身就是此刻湖山最美的点缀,那么高大的树干,那么袅娜的枝条,那么精致的细叶,无论是以北方枯黄的大地为背景,还是站在南方常绿树的老绿前,它的清脆都仿佛诗句本身。


干国土摄于浙江绍兴


就把春分,当成落叶树们的生日吧。扬着叶的杨,流着枝的柳,开着花的桃李杏,藏着花的晚樱和西府海棠……它们的花期不一,但是叶子的生日却如此相近。

落叶树是最有艺术家气质的,而常青树则颇像学院里搞学问的教授。落叶树是神经质的,是起起伏伏的,是会表现出漫长的忧伤和突然的狂喜的。但无论有没有灿烂的花,它们在一年中必定会有至少两个时节的辉煌:春天新叶似灵感爆发,秋天霜叶如爱的谢幕;一刹那间,漫长的枯萎得到了补偿,仿佛一生只有这几行诗句,就胜过教授们的论文千行!


干国土摄于浙江绍兴


常青树是用来景仰的,落叶树是用来爱憎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彻彻底底的觉悟,完完全全的热爱!

也唯有这些会凋零的树,才能作为二十四节气的代言:夏的盛大,秋的忧伤,冬的沉寂,而春,则是忘掉过去一切,重新开始爱恋的希望。

(写于成都至北京的飞机上,当时,见巴蜀之间,山峰颇多积雪。前数日,辗转于黄山、杭州、郑州、运城、成都,正可观察各地物候。)
数日前干国祥摄于杭州西湖

南明教育团队原创音乐《春分》


相关链接:

《农历的天空下:24节气素描》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