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96
小西丫头
1.0 2018.08.21 09:04 字数 1976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却从来没有忘记回头去拉上来不及上车的人。它总是披着不同的外衣,有的时候连衣服也不换,在一次次地粉墨登场中,重现自己永不过时的套路。如果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人类只怕早已征服宇宙。


1.越变越没变

 

1929年的美股,是联合公司最辉煌的时代。他们为投资者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公司涉及各个行业,一个子公司的收益不行,总有收益好的子公司为您赚钱。那时名字带联合公司的股票跑马圈地总是容易。股价上涨,再用股市融资的钱收购公司,通过会计手段实现总公司赢利,股价继续涨,继续去收购。一张好嘴,即使没有实际赢利也能说的股价节节攀升。到了1961年“联合公司”变成了“电子公司”,好的公司名称,加上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如果再有一个好用的会计师,更是立即变成大众眼中的香饽饽,即使专业的基金公司也不能免俗。


套路越来越简单,慢慢地人们只需要一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契合美国当下潮流的名字,再也没有人关心公司的产品、盈利或者是年报,只需要一支名字听上去能赚钱的股票。全国学生营销公司,它的所有业务就是招来兼职的学生,分发就业指南、从事市场研究以及销售海报和纸制衣物之类的时髦物品。董事长兰德尔在销售额达到万美元时就以6美元上市,当天上涨到14美元,开启了狂飚之路,不到一年股价就已涨了19倍,达到120美元/股。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告诉市场每股盈余永远比前一年提高两倍,再由会计师做出合适的报表。只要被人们普遍相信,假象与事实早已没有分别。当1970年故事被拆穿后,半年内公司便消无踪迹。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只要是阳光普照的地方,似乎总逃不过这一定律。华尔街的历史悲剧仅限于美国吗?讲故事的乐视网、保千里,经历过他们的沸腾岁月后最终仍归于沉寂。名字起的好的步步高、当升科技则在每年高考时都能无理由的涨一波。连远在美国的奥巴马当选总统,都能带领A股澳柯玛吃一个涨停板。


变化的是不断长起来的韭菜,不变的是收割韭菜的套路和人贪婪的内心。


2.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每个时代,总有那么几个弄潮儿,牢牢抓住时代的机遇,以一己之力搅弄风云。当被愚弄的大众觉醒时,他们早已完成个人财富的积累抽身而退。此时监管者才如梦方醒,亡羊补牢。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自己利益而动的“魔”总比维护秩序的“道”更快发现隐秘的致富法门,他们将永远在利益的驱使下玩弄新的规则。所幸的是每一次的补漏都有所成效,即使它无法预测新的困境,却总让人略微远离曾经的不幸。


1970 年12 月,美国国会通过并由尼克松总统签署了一项成立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法案,简称Sipic。由证券业出资,用来保护破产经纪公司的客户,减少他们的损失,限额为每人5 万美元。在1969~1970 年由于经纪公司破产而遭受伤害的投资者都得以保全。而这一政策,是1929年经济崩溃时个人破产的民众用鲜血开启的。1969年投资失败的民众不至于全面破产即得益于此。


反观大A股,金亚科技,创业板“二十八星宿”的元老级别公司,上市10年才被爆IPO时财务造假,披星退市。长生生物因为疫苗事件被行政退市。当公布的财务数据、年报信息都处盈利,中小投资者要如何分辨上市公司的不端行为?当退市在即,跌停板上满是散户的血泪。如果说他们是历史车轮下牺牲品,那么在剔除股市驻虫的同时,完善这个游戏规则,予以善意投资者应有的保护,才能让人对这个市场充满信心。


3.以史为鉴还是7秒记忆

《旧唐书·魏徵传》中,李世民一句:“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千古流传。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以史为镜。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特性看似让我们的生活更勇敢的面对生活,却暗搓搓地帮助历史轮回碾压我们。


1929年美股过度投机、控股公司过度负债、投资基金过度膨胀导致的经济大萧条。当时间走到40年后的1969年,同样的理由还是给华尔街带来了经济崩溃。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美国人没有以史为鉴吗?不,他们有。1929年的股民可以以10%-20%的保证金进行投资,随后美国通过了《1934 年证券交易法》,加强对最低保证金比率的限制,将其提高至80%左右,有效防止大部分个人悲剧的重演——中小投资者即使股票投资失败也只是生活困苦而不会经济破产至负债累累。但这又如何,沸腾岁月引来的苦果——3000亿市值的损失依然需要3000万股民共同承担。


如果股市的崩盘是无法预测的随机事件,那么无法及时脱身似乎情有可原。但当灾害来临的信号如同死亡信号一样确定时,却依然无法避免就不得不令人深思。如果面对致富的狂欢,头脑能够更冷静一点,记忆能更长久一些,无论是谁都有机会躲避危险。只可惜当危险信号清晰可辨时,快钱的诱惑漂白了他们的记忆,驱散了他们的冷静,错误在重复发生,终究还是被历史的玩弄于股掌之中。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时间只是冷眼看着太阳底下发生的每一件事,似乎不一样却又似乎都一样。所谓历史的重演也不过是人贪婪的本性,披着历史的外衣,一次次的呼喊着老乡别走。好在跌的多了总能长点记性。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