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玩具小车引发的风波

“咣咣咣,咣咣咣……”外面传来急促的砸门声。

我连忙把门打开,楼道里站着一位六十多岁的阿姨,满脸怒气,领着个满头大汗、满脸委屈的六七岁小男孩,后面跟着我们单元的一个小孩儿和他奶奶。

“你家孩子叫贝贝是不是?我孙子的玩具是不是你家孩子拿了?有人看到了!”这位阿姨气哼哼地向我质问道。

我一头雾水,她身后的小男孩儿才是贝贝呢,我们一个单元,我和贝贝家很熟,他奶奶也经常来我家串门儿。

我回过头来问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儿子:“你刚才在外面玩儿拿这个哥哥的玩具车了吗?”

儿子跑过来说:“玩儿了一会儿,回家的时候又放下了,当时这个哥哥和贝贝哥哥骑车子玩儿去了。”

“不对,你没放下,你拿走了!有人看见告诉我的!”阿姨凶狠狠地大吼大叫。

我也怀疑是不是儿子真拿回家来了,于是在包里、电视柜上到处找,正在做饭的爱人也出来一起找,刚才是她陪着儿子在外面玩儿的,她也看见过儿子玩儿过玩具车,不过没注意走的时候有没有放下。

这时,我妈买菜回来,刚出电梯,就看见家门口的俩老太太领着俩男孩儿,“吆,这不是振振奶奶吗?怎么不进来坐?”原来她们在小区里玩儿的时候认识。

“你孙子拿了我家振振的玩具车!‘老四川’亲眼看见的!”振振奶奶还是一口咬定我儿子拿了,“这个小马虎蛋,自己的玩具都看不住!四十多块钱买的,说丢就丢!”说着,振振奶奶朝振振后背使劲戳了两下,振振哇哇大哭。

“没拿家里来,玩儿完了就放在广场的凳子上了,不信我带你去找。”我那才三岁半的儿子一边辩解一边就要带他们去小区广场找,我妈也跟了出去,一帮人前呼后拥下了电梯。

我也没把这当回事,孩子玩具嘛,丢了也是常有的事儿,找到找不到都无所谓,于是在厨房帮着爱人一起盛饭菜,等着他们回来吃晚饭。

不大会儿,我妈带着孩子回来了,气得嘴唇发紫,说话声音都打颤:“这个‘老四川’,跟你有啥关系啊,家里的饭都顾不上做,跑出来证明咱家孩子拿了人家玩具,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得得得,不就是个玩具嘛,赔振振奶奶一个,你去网上买一个赔给他!”气得我妈晚饭也没吃。

都没见过那玩具车,怎么去买啊!我偷偷委托贝贝奶奶给振振奶奶拿过去50块钱,不管怎样,算是我家的诚恳态度,毕竟孩子玩儿过人家的玩具之后才丢的,第二天贝贝奶奶又把钱还给我,振振家没要,说就这么过去算了,都是邻居,不在乎这么个小玩具。

正逢周六,刚下完雨,天阴蒙蒙的,我去楼下取快递,路过小广场,两位操着浓重四川口音的阿姨正在聊天,一位慈眉善目,另一位则面目有些面目狰狞,难不成这两位中就有一位是她们所说的“老四川”?正在我犹豫间,面目狰狞的阿姨指着我对另外一位阿姨说:“那天就是他家孩子拿振振的玩具车……”

“阿姨,原来是您看到的我儿子拿人家玩具啊?您别这么说行吗?我儿子没往家拿玩具,如果拿了,我们也没必要不承认,还给人家就是了, 不过确实没拿啊!”原来这就是“老四川”,我一开始还平心静气地向她解释。

“难道我能撒谎吗?我就看见你儿子拿了!那天把我叫下来作证,我家灶上的锅都烧糊了!”老四川嗓门儿拔高了一个八度,立眉瞪眼地对我说。

本来我就对她不满意,要不是她,还引不起这场风波呢。她要不冲我这个态度,我也不想再追究了,可如今这“老四川”也太令人愤恨了,难道看我是文化人好欺负?

我顿了顿,感觉不数落她几句实在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老四川”欺我太甚!

“谁家孩子不丢玩具?丢个玩具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事儿和您有一丁点儿的关系吗?我看您是三个鼻子眼儿——多出这口气儿!谁叫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出来作证的?你家锅烧糊了活该!房子没烧了就是便宜的!别说是个不值钱的小玩具,就是值钱的手机,我们也在小区里捡到过,捡到后立刻就联系邻居还给人家,谁像您这么不值钱,还跑出来做这个证!听口音您是四川人吧?汶川地震那会儿您在哪儿?当年我们家给你们四川捐的钱,你有没有领过?真是恩将仇报!你哪只眼睛看见的我儿子拿人家玩具?叫我看你纯粹是血口喷人,保不齐就是你拿回家给孙子玩儿去了!不要脸的老祸害!你敢对天发誓吗?老天爷不劈死你才怪!”突然发现,我也会骂人!

“哎——吆——,我——我——,我没脸活着了,好心好意做个证,换来人家这么一顿骂!我就是心直口快,看到啥子就说啥子,我要是撒谎,我出门立刻让车撞死!老天爷劈死我!我——我走路摔死!……”说着,双手左右开弓,轮圆了朝自己嘴巴打,啪,啪,啪,啪,啪……边打边哭嚎,一看这阵势,我也吓毛了,连忙抓住她的两个手腕子,旁边的阿姨也劝:“冷静点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好好好,我不追究了,阿姨您别打自己,别上火,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芝麻大的事儿,别把您气出个好歹来!”我哀求着劝慰“老四川”。另外一位阿姨看她稍微平静了点儿,就赶忙离开了,小广场上就剩下我和“老四川”。

“老四川”不再打自己嘴巴了,但是哭声不止,也不管湿不湿就坐在地上痛哭嚎啕,拉着长音连哭带“唱”:“我—的—妈—呀!我一辈子不说谎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以后可怎么见人啊!……”我连忙用手捂住“老四川”的嘴:“阿姨啊,小区里人来人往的,您别哭行吗?您只想着自己怎么见人,您这么一哭一闹,我怎么见人啊?别人还以为我把您怎么样了呢?”

“呜—呜呜……”“老四川”扭头拜托了我捂住她嘴的手,“你让我哭出来,不然堵在心里我会憋死的,哎—呀我—的—妈—呀……”又是一顿痛苦嚎啕,幸亏这会儿小区里人不多。

……

吸取教训吧,千万别招惹女人,特别是上了岁数的老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死给你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后来我一再地哄一再地赔礼道歉,才把她送回家,可算是没被讹上,就是万幸。

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小小玩具车,差点酿成大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