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年货

今天下午特意去了御桥上农批,采购一些水果和肉类。

中环沪南路出口下来左转就到了上农批,很方便,买了阿克苏苹果库尔勒香梨和一小盒车厘子(这是宝宝最爱吃的水果)。家里的N箱赣南脐橙只剩下4个,三箱苹果只有6个,其他的都光光了。这对于爱水果的妈妈和宝宝来说,确实是急需补充的,很遗憾香梨买的品质不好,便宜果然没好货啊,和上次朋友那边买的不好相提并论,批发市场水太深。

海鲜类下午早就收摊了,只好去买肉类,大门口左侧的清真牛羊肉不错,买一堆牛肉羊肉炖汤,冬天炖萝卜最赞。再买一些羊肉卷牛肉卷备着吃火锅。

本来只是很普通的采购,恰恰因为离新年近了,多了许多年味。正好前几天同学明星发朋友圈说福鱼了。福,在我们老家方言里,是特指春节屠宰猪羊鱼一类的食品,因为是过年,寄托美好愿望,故称福。明星福了一条或者好几条大青鱼,腌了好大一盆。在老家,大年将近,不仅福鱼,腌鱼,还要福猪。农村里,每家每户都会养几头猪,过年的时候卖一两头,自己留一头福了,自己留着吃一部分,一部分送亲朋好友分享。

福猪依稀是在腊月二十四后的某天,凌晨父母就起来烧水。开水用来烫猪毛,也方便杀猪的师傅们洗刷。杀猪是有专门的人,他们平时却不是卖猪肉的屠户,和所有人一样种田种地。到了邻居们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兼职福猪了。凌晨两三点,开水烧了几大锅,厨房里热气腾腾。隐隐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说话声,接着有人喊父亲名字,父亲到院子里和外面来的人打招呼,几个人进了院子,放下行头,听到清晰的刀具磕碰声:这刀具极具诱惑力,有长长的捅猪脖子放血的尖刀,硕大的剁骨头的劈刀,小小的分肉的尖刀 ,还有卷卷的刮猪毛的刀子,以及专门去除鬃毛的刀具,还有捅猪屁眼的长铁棍。

这几位福猪的乡亲,完全没有专业屠户的傲慢和冷酷,屠户们因为有点钱,又经营多年,往往油滑奸诈。乡亲们却很朴实,几人拖出猪,七手八脚,就抬到了杀猪盆上。这杀猪盆也是专业工具,提前一天就借到家里来了,父亲拆了一扇大门,擦擦干净,放到杀猪盆上。黑毛大肥猪就躺在这里,等待几个业余杀手来结束它的使命。大黑猪一顿叫唤之后,终于没了声音,脖子上深深的口子,和地上满满一盆的猪血(老家叫猪红)。

母亲于是赶紧端了猪血去熬煮,不一会猪血就会成为豆腐块形状。乡亲们开始刮毛,分割,分成两大扇,各挂到一个门板上,也可以挂到梯子上,内脏清理出来,和猪下水们放一起。老家的人都不吃猪尾巴,于是由福猪的乡亲带走---多年后,我家县城里开了一家叫猪尾巴的酒楼生意火爆,尝了一尝,果然好吃。后来带老婆回家去吃,吃货老婆也是赞不绝口啊!

接下来分肉的分肉,洗肠子的洗肠子。屋外一片欢快的声音,躺床上的我哆嗦着,冬天实在太冷了,不过口水不知不觉流了一床,要知道,一年里最豪放的吃肉季终于到来了。

一头猪二百多斤,猪肉能有150+的分量,新鲜肉自然是吃不光的,这里面送一部分给亲戚,不过有的亲戚也养猪,是不需要很多的,那就分点给邻居,下次他们福猪选择在夏天秋天,我们也可以分享一部分。剩下的几十斤怎么办?吃肉也是一件辛苦事啊,记得有次过年光肘子肉就有十来斤,父亲不愧是党教育的根正苗红的革命军人,典型的好大喜功嘛。那顿肘子记得吃到正月十五了快。

剩下的猪肉,就得腌制起来了。

这是母亲得活儿,她早已备好几口大缸,清洗干净,这时候我万万不能玩司马光砸缸的游戏。母亲放下几大条猪肉,撒一大层盐巴,再放一层猪肉,再撒一层盐巴,终于几口缸都满了。腌制的猪肉过一阵,得拿出来晒,晒到肥肉油滴在泥土上,噗噗的泛起一阵灰尘。这一下子,可以吃到夏天农忙结束, 家里自种的大蒜特别香,炒上腊肉,简直无敌了。

从初夏开始,我就要帮母亲选择割那一块的腊肉了,那时候新鲜肉早就吃没了,腊肉是我可以每顿都能期盼到的美食,于是我拿着菜刀,到客厅挂腊肉的梁上,拿着椅子垫脚,比划半天,割一块自认为不错的,送到厨房。

福鱼不太好玩,单调的很。老家在鱼米之乡,鱼多的年头吃到年尾。福鱼的乐趣,却在杀鱼之前。

家乡很多湖,也很多池塘和水库。每年冬天过年前,村里就会放开其中一些池塘和水库,让大家逮鱼分了过年。

这是一个全村的节日,甚至周边的村民都会来赶热闹。 都等着一声令下,大家都跳进池塘抢鱼,不过不是抢回家,是抢了放到指定的地方,等待最后的分配。直到鱼塘里基本扫光了,主事的人说,剩下的大家自己找吧。于是围观者和小孩子们就可以去逮鱼,逮到了就回家邀功去啦。

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年货而已,在老家,腊月二十四到过年前去置办干货也是一种习俗。所谓干货,就是现在上海到处可见的南北货。 老家的乡村离县城远,去隔壁县城却很近。这所谓的近,其实需要步行2小时,还要坐船过一条河才能到,往返四个小时。路途确实辛苦,但对城里的好奇和期待,却鼓舞着我每年都参加。

路途的艰苦就不说了,单说瑞昌县城吸引我之处。首先要说豆浆油条,豆浆浓浓的,很香,油条酥酥的,很脆,油条泡到豆浆里,甜甜的,很润。今天看来这算什么美食,可小时候,我一年只能吃到一次,你说美不美?

还有那薄薄的小馄饨,类似于今天沙县小吃的小馄饨,猪肉因为是土猪肉味道更加鲜美。还有油墩子,萝卜丝饼,牛肉煎包,小笼包……诸多美食,别说走路4小时,哪怕走2天,我也会迫不及待的,何况还有我最喜欢的坐船!

很多年后,读大一,腊月二十九,又和父亲去瑞昌,这次我没有和他一起吃午饭而是去了室友老大家里蹭饭。老大家这天人好多,他几个哥哥嫂子都在,吃完一顿丰盛的美食,还喝了几杯酒,老大的二哥说他们出发去深圳了,我说明天才过年,怎么今天就走了啊,老大说,我们这里今天过年啊,刚才吃的就是年夜饭,我晕,蹭饭竟然蹭了年夜饭,我也是醉了!

这也是我在老家乡下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后来就搬离了老家,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年味了。

今年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宝宝,我是两个宝宝的爹了,家里我当家啊,于是岁月轮转,我扮演了当年父亲的角色,去购置年货,为家里过节开始准备。想到这里,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偷偷曝光下哥的个人癖好,就是带着家人去超市疯狂采购,超级有幸福感!

最后感谢一下老天的眷顾,今年风调雨顺,庄稼收成不错。

期待来年更美好,顺祝看到本文的朋友们同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