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爷的艰难爱情

1.0

大学报道的第一天,宁远拒绝了爸妈的陪伴,独自来到这个城市。

沿海,恬淡。

这样的慢节奏似乎与喜欢热闹的宁小爷格格不入。

就立马给齐乐拨去电话牢骚一番。齐乐就乐呵的说着慢慢适应就好,你在哪里不都是顺风顺水么,怕什么。

宁远一想也对,哪还有我搞不定的事情啊。

愉快的挂了电话。

从小到大,家境还不错的宁远也真的没有受过太多苦,爸爸疼妈妈爱,还有个视他为命根子的奶奶,呼风唤雨,好不惬意。就算闯祸也有家里人护着,还有个性情温和,不爱跟他计较任他欺负的发小齐乐,真的就事事顺心的长到了现在。

当然,宁小爷也是懂分寸不会乱来的懂事孩子,办事靠谱,又讲义气,所以很受人喜爱,日子也更加顺当。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是这样,大多数的事情是这样。

2.0

学校临海,站在寝室的阳台就可以看到海。

蓝蓝的天空,更深蓝的海。

有风吹过来,吹乱了宁远精心整理的发型,刚要破口,就看见了站在楼底树荫下的凌小夏。其实,有点近视还没带眼镜的他根本看不清女孩的五官,就知道长直发被扎成了马尾绑在脑后,不算高,皮肤还有点健康,站在那里也没笑,橘白色的裙角被风吹了起来,脚上的白色帆布鞋晃了眼睛。

在等男朋友吧,还是个蛮贴心的女朋友啊。

妈呀,我想什么呢。

宁远立马关上窗户,爬到他的床铺,打开手机继续他的武侠小说。

接下来半个月的军训还是没有把宁远白白的皮肤晒得像是他家那个去非洲考察回来的大舅。

这半个月,起早贪黑整得宁小爷又瘦了不少。当然,也结交了不少朋友。

大学嘛,人脉还是很重要的。

学生会的一位学姐很是看重他,三番五次游说他去她所在的秘书处。宁远点头说会好好考虑的,转头还是在申请表上填了他觉得更适合他的宣传部。

大一大多都是打杂让人欺负的角色,宁小爷虽然八面玲珑,但还是没有搞特殊化,乖乖跟着大家出画板,想策划。

几个小活动也是有不错的反响。大三的宣传部长也是看在眼里,对宁远啧啧称赞。

一直都是人群里耀眼的那个,这样的日子稀疏平常。

宁远跟齐乐得瑟了一番自己的大学生活如何惬意,而你却要继续奋斗在水深火热的万恶的高三,我真的替你祈祷哦。

齐乐也是笑笑,说了些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常给家里的爸妈打电话报平安,不用替他担心之类的话,就投身艰苦的高三生活去了。

宁远也算听话,赶紧给妈妈发了短信说是最近还不错不要担心。妈妈立刻回复说那就好,照顾好自己。

随即,宁小爷又把手机里面的武侠小说翻过一页。

看过无数次的金庸,还是最喜欢杨过。

梦里也要去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啊。

3.0

长到现在,宁远唯一没有把握的就是猜测女生的心思。

他没有谈过恋爱。

一次也没有。

如果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寝室其他人,大约都不会相信他的。

只有傻子才信,你居然没谈过恋爱。对啊,所以说齐乐傻嘛。

真是浪费了你那张可男可女的脸啊!

可,按照咱宁小爷的逻辑,谈恋爱又不是在校门口等公交,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开始呢。

从小到大不知收了多少粉红色信件的宁远,被人夸长得帅气的宁远,真的就没有想过非要找个女朋友才可以存活。

他说,这种事情看缘分,也要看感觉,我觉得对了,当然也会主动出击的。

说这话的时候,寝室里面的哥们都想一拳打在他漂亮的眼睛上。

马丹,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那么多女生眼巴巴看着你,你要是一点头还怕缺女朋友啊,可我们不知要费多少脑细胞才可以追到女朋友呢。

大约真的就是缘分吧。

当宁远再次遇到凌小夏。

大一运动会的策划被否定了好几次终于得到会长点头说好后,他被分配做好本次运动会画板设计工作。大约是有点脑热,他提议想挑战一下这次的拉赞助工作。

那是一个大多数人都不愿接受的工作。得到部长同意后,原本负责拉赞助的同学给他买了冰红茶表示感谢。

另一个陪他一起去拉赞助的是凌小夏。

宁远觉得眼前这个女生挺面熟,仔细想想也没有见过啊。

秘书处的人啊,平时也没多少交集,大约是自己搞错了。

两人都是头一遭去拉赞助,所以有经验的学姐给两人提了不少建议。

凌小夏听的认真,还在一边记笔记,宁远看着她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字,虽然不是多么隽秀,但比起自己歪歪扭扭的蚂蚁文也是强了不少。

【明天我带着咱们的策划方案,八点在校门口集合,然后一起去他们公司,你看怎么样?】

凌小夏安排着他们的任务,一向都是领导者角色的宁远有点别扭但觉得她说的也合理,就点头说好。

【那,你把手机号告诉我,我好联系你。】

【宁远,宁愿的宁,远近的远。】

【凌小夏,你看就是这样写。】

第二天,凌小夏还是提前五分钟到了集合地点,安安静静的等她的搭档宁远。她本不是张扬开朗的性格,也不爱跟陌生人打交道,不知怎么这次部长就选了她拉赞助。

八点整的时候,宁远还奔跑在去集合地点的路上,他不小心睡过头赶忙洗漱往校门口赶,气喘吁吁的时候看见穿了橘白色裙子的凌小夏,才想起她就是那天站在他们宿舍楼下等男朋友的女孩。

心情有点好的不像话啊。

一路上,凌小夏也没搭理宁远,就坐在那里听歌看风景了。宁远想开口,却不知说些什么,就开始准备等会拉赞助时如何开口,如何让人家愿意掏腰包给他们的运动会做赞助。

果不其然很顺利。

公司管这方面的经理是个漂亮时尚的女人,精致的妆容,让凌小夏自愧不如。这样的女人口齿也伶俐的吓人,宁远就简单又不失礼貌的说了来意,凌小夏把他们做的策划递了过去。

对方随便扫几眼,说是现在大学生拉赞助的太多,他们公司也赞助过几次,可是到头来对他们公司也没有什么帮助,费钱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做。

还没等他们开口,她就话锋一转,说是给他们赞助到也不是不可以,只希望他们以后多帮自己公司做宣传,校园招聘的时候他们学生会可以帮他们出谋划策。

宁远应声说好,凌小夏也是点头应允。

就这样,他俩拉来了赞助。

别人几次才可以成功的,他们一次就搞定。

回去的路上,心情颇好的两人,也总算开口说了几句话。

不关于工作,不关于心情。

只关于天气和对这座城市的喜爱。

4.0

有了赞助,运动会的前期准备也是顺顺利利的。

他本想参加短跑,可部长又给了他一份计分工作,他就拿着工作证往返在班级和主席台。

运动会一共两天,第一天短跑接力都已经结束,最后一天压轴的是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长跑。

宁小爷一听头就大了,那岂不是要跑很久很久,岂不是很累很累。

枪声一响乌鸦鸦一群人就出发了,也开始响起参差不齐的呐喊加油,广播里说着比起结果过程更重要,坚持就会胜利,你们都是我们的骄傲之类的加油稿。

宁远看着差不多已经没有他的事情,就回到了班级所在的场地。

转身看向参加长跑的女生时,凌小夏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换了一身宽容的运动服,号码布别在身后,马尾甩来甩去,在队伍后面看上去很沉着。

看来她跑步很厉害啊。

这么想着,她就跑到了离他很远的距离。此起彼伏的加油,一圈又一圈,宁远再也没有低头玩弄手机,人群里的凌小夏很好辨认,因为太过普通反而显得与众不同。尤其在宁远接触过的女生中,不过于主动,不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真的好像有点不同,但也不觉得不好。

最后一圈的时候,凌小夏还是很淡定的跑在后面,也没有接别人递给她的毛巾和矿泉水,就是慢慢跑着。

路过宁远的班级,他差点开口喊她的名字。

比赛结束,他看到有女生搀扶着脸通红,走路有些歪歪扭扭的凌小夏回到他们班级。她嘴角带着微笑说着什么,莫不是讨论晚上怎么庆祝?

结束运动会,班级一起去聚餐。聊的很嗨,也喝了不少啤酒,30几个人嘻嘻哈哈就到了很晚。

宁远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意识到,头有些微痛。喝的有点多啊,晕晕乎乎的。

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忍不住发出那条短信,还没等到对方回复他就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今晚是谁入了他的梦。

5.0

凌小夏看到五分钟前宁远发来的短信,【你今天很棒。】

是说她参加运动会表现不错么,那他看见自己跑步了么,明明跑了倒数。

【谢谢。】

思索半天才掂量着说了这样一句,不会失礼也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

可,那头的宁远是这么认为么?

再翻看手机,看到宁远并没有回复,凌小夏也关机睡觉了。

宁远?宁远。

她也不是古板不会开玩笑的女生啊,怎么单独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呢。觉得好紧张,怕说错话,索性就不开口了。别别扭扭的跟他完成了拉赞助的事情。

不过,似乎像他这样帅气又受人喜欢的男生,周围肯定有不少女孩主动巴结吧,自己又何必为了他不知为何的一条莫名短信就乱了心思。

不想也罢。

再说到短信,第二天半梦半醒的宁远看着那条【谢谢】的回复就觉得自己唐突了,莫名其妙给凌小夏发什么短信啊,简直是有病!

日子哪,就像那校门口东边不足100米的海水啊,朝长朝落,平平淡淡的,上课,下课,吃饭,睡觉,还有学生会每周一次的例会。

大一最多的就是纷繁多样的活动了,运动会结束后,大大小小的社团活动也应接不暇。

学校组织的足球赛,宁远表现出色,一举夺下了本次比赛的第一名。

一下子,宁远的名字传开了。

【一场踢进4球的长得又好看的人】成了宁小爷新一代的代名词。

也没有人像齐乐喊他宁哥,他也很少自称宁小爷。

学姐学长都会喊他小宁,同学喊他宁远。

忙着各种活动的宁远也偶尔遇到过凌小夏,两人只是点头就交错开,忙自己的事情了。

不咸不淡的。

直到,学生会的爬山活动。

历届学生会都会在近十月中旬的时候组织去爬学校西侧的两座连在一起的小山头。

这次决定以部门混搭竞赛的主题一起爬山。

部门混搭竞赛,也就是每个部门之间打乱组队,目的是为了让不同的部门之间交流更加密切一点,为日后工作打好基础。

宁远跟凌小夏一组。

抽签得来的结果,不知是不是所谓的缘分。

相视一笑。

凌小夏背了背包,走到山坡比较陡的地方很吃力,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宁远就走在她后面,一边哼歌,一边左顾右盼。

不知不觉就落在后面,两人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走。

没吃早饭,其实让宁远有点吃力,但是想着一会儿就可以到达山顶就忍忍吧。谁成想,山虽不高但是很陡,走起来很费力。凌小夏也是在努力坚持,没说要休息。

【要休息一下么?】

【好啊。】

坐在路边大大小小的石块上,凌小夏递了一瓶水给宁远。

【爬山要带水的,口渴了可不好。】

声音很轻柔还有些甜蜜,又想起第一次看见凌小夏,看不清她表情的样子。

【确实有点口渴,那我喝了你还有么?】

【有的,我带了两瓶。】

【那你的包里还有什么?】

【巧克力,棒棒糖。都是可以补充能量的。】

【那不是很沉么?】

【还好吧,主要怕没力气。】

【嗯,你考虑的很全面,不像我,连早饭都没吃就来了。】

凌小夏有点吃惊,看来他完全没有爬山经验,不吃早饭会容易累啊,爬到抽筋就不好了。

【吃我的巧克力吧,补充能量。】

接了她的巧克力,真的立马吃起来,宁小爷啊,面子什么的哪有肚子重要啊。

【等会儿,我帮你背包。】

【不用,我自己可以。】

【吃了你的,喝了你的,必须干点纯爷们的事情。】

不由分说拿了凌小夏的背包,活力满满的再次出发。

这次不再沉默,两个人慢慢交谈起来。

不关于天气,不关于心情。

关于从前和现在。

是聊的太投入么?

连走错了路都没有发觉,到发现时已经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凌小夏不免有些着急,脸上的眉头皱在一起。宁远赶忙安慰几句,说是原路返回,肯定不会有事的。

凌小夏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就不自觉的说好。

果然如齐乐所说,宁哥啊,说话特别有气势,让人不得不相信他。

再绕出去的时候,阳光越来越强烈。

不知其他人都在哪里?

宁远给学姐打了电话,可是信号不太好,迟迟没有人接。

【继续爬山吧。】

【你知道走哪条路么?】

宁远摇摇头,凌小夏也说不知道该怎么走。

正愁眉苦脸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他们的名字。

赶忙应声,原来是有人回来找他们了。凌小夏总算舒口气。

原来宁远也不是无所不能啊,至少有点不认路,没有方向感呢。

爬到山顶的时候,其他人早就休息差不多准备下山去了。

凌小夏和宁远又紧随着大部队往回赶。

宁远连连给凌小夏道歉,说是自己带错了路,害得凌小夏也没有时间休息。

学姐摆手把宁远招呼过去,还不时取笑他方向感太差。

凌小夏也没有埋怨宁远,反而怪自己走的慢跟不上队伍,才落在后面。

大家看他俩这么迁就对方,露出了【我明白了】的笑意。

宁远心想,凌小夏应该有男朋友的,开这样的玩笑不太好。就没有回应,而另一边的凌小夏低头红了脸。

这样优秀的男孩子,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能遇到这样的男生做个朋友也是极好的。

【喂,宁远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学姐突如其来的发问,宁远稍有一愣,笑着摆手说还没有。

【凌小夏也没有男朋友啊。】

同是秘书处,平时跟凌小夏玩的不错的朋友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凌小夏。她慌忙低下头还不忘用力掐了好友一把。

真的好糗啊。

这么想着的凌小夏绝对不会知道此刻宁远正在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想不通呢。

没有男朋友啊,她居然没有男朋友。

怎么觉得阳光灿烂鸟语花香世界和平已经不远了呢。

哦,宁小爷啊,你这是怎么了?(⊙_⊙?)

6.0

入冬,海风有些刺骨。

不爱穿秋裤的宁远整天窝在宿舍里不愿意外出,高数课英语课逃了好多节。老师给了最后通告,说是再不去期末也不用考试直接挂科好了。想想那笔补考费够自己吃好多次海底捞,宁小爷还是折腾了半天爬起来。

羽绒服也是妈妈买了寄过来的,大红色实在是太耀眼,他再次承认代沟的强大,又不得不裹在身上出去上课。

临近下课,才发现外面白了一片。

下雪了。

下雪了。

忍不住的兴奋,恨不得立刻冲出去。

对于雪的喜欢,是从孩提时代就一直有的。堆雪人打雪仗,跑去秘密基地滑雪。

这里的雪,下得很美。

宁远很喜欢。

下了两天一夜,雪终于停了。

学生会组织大家去操场打雪仗。宁远匆匆戴了手套就出去了,围巾落在寝室没来得及套上。

白茫茫一片,走过留下一串脚印。

还没来得及商量这个雪仗怎么个打法,就有人已经出手。遂顾不得什么其它,各自就抓了雪揉成球看见人就扔过去。

宁远找了几个人组成一队,围攻起其他人,扔过去就跑,也辨不得是谁中了自己的招。

来得有些晚的凌小夏就被宁远他们围攻了。

她穿了浅蓝色的羽绒服,戴着棉帽,有口罩围巾,还有厚厚的手套。

只从外表很难猜的出她是谁。

刚走进操场,就被跑过来的三个男生一人一个雪球打在身上,有些微痛。

却没有还手的可能。

【宁远,又击中一个目标。】

啊,原来是他,真的是够机灵啊。

凌小夏看着大红色的快速移动的宁远,还有他有点红的脸。

怎么这么不怕冷,连围巾都不戴。

被人招呼过去的凌小夏,也开始慢慢进入状态。

这是第几次看见雪?

不记得了。

可是大约是最美的一次了。

海边的雪,似乎比家乡的雪来得纯白和美丽。纷纷扬扬的下了两天,踩上去软软的,咯吱响。

【小夏,过来啊。】

被别人喊过去,开始进入战斗。

男女生大战,比例严重不平均。7个男生13个女生。

不一会儿,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砸在身上没来得及抖落的雪,慢慢融化。

每个人也都笑呵呵的跑来跑去,出了汗可手指也被冻得冰凉。

宁远终于认清蓝色羽绒服的女生是凌小夏,就揉了两个雪球径直朝她走过去。

啪一下,啪再一下。

忙着系鞋带的凌小夏还没反应过来脖子就一片冰凉。

宁远看着被雪球打中的凌小夏,呵呵笑着。

还没转身,就被两个女生围起来,大喊,快过来,宁远欺负凌小夏了。

一下子又过来两个女生,加上凌小夏,一共5个人。

宁小爷想跑都跑不开。

啪啪啪不知一下子扔过来几个雪球,还真有点疼。他也不敢还手,一旁有兄弟还在看好戏。

凌小夏大约不忍心,说句差不多了,放过他吧。

【嘿,宁远下次再偷袭有你好看。】

又变着花样玩了不少游戏,天有些黑才散去。

宁远的耳朵冻得不行,鞋子也湿了,一向穿得不多的他觉得有点冷。

【你是不是喜欢凌小夏?】

被人这么一问,他觉得天旋地转。

【我喜欢凌小夏?你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总爱找她麻烦,好像也蛮关注她的。】

是吗?自己爱找她的麻烦么?

好像有点。

如果看见她,确实蛮想逗逗她的。

这就叫喜欢?或许吧。

宁远觉得『喜欢』这个命题太复杂,一下子找不到例子来论证。

他喜欢凌小夏?

他想知道凌小夏喜不喜欢他。

7.0

那个问题困扰宁远好几天了。

他给齐乐打电话想询问一下他的看法,齐乐有些深思熟虑的说,鹿哥,如果是,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女孩。

齐乐,难道我长了一张不会好好对她的模样?

未果。

瞎折腾半天,有些急性子的宁远给凌小夏发了短信。

【那天打雪仗打疼你了,抱歉。】

左看右看都觉得语气不卑不亢,反复确认按了确认键。

时间可真是一分一秒过啊,过了一分钟没有回复,两分钟没有,十分钟没有。。。

15分钟35秒后手机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

【不疼的,本来就是一起玩嘛。】

【那就好,晚安。】

再发过去的消息直到睡觉也没有收到凌小夏的回复。

宁远都有些焦虑了。

他一向不太懂女生都喜欢怎么想,可是这一次,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凌小夏怎么想。

凌小夏怎么看待他。

凌小夏有没有喜欢他?

他现在唯一确定的是,他想看见凌小夏,看她笑,看她低着头玩手机,看她被自己捉弄了不知所措的模样。

所以,他觉得他是喜欢凌小夏的。

那,凌小夏喜欢他么?

宁远想知道,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一夜断断续续的睡了几个小时,还梦到凌小夏说不喜欢他。

宁远实在坐不住了,草草收拾一下,就决定出门去找凌小夏。

下过雪的周末,大约都在被窝里做些美梦吧。

走在去凌小夏宿舍的路上,宁远突然觉得有点鲁莽。

如果把凌小夏吓哭了怎么办。

在凌小夏宿舍楼下站了好一会儿,拿出手机一看八点半,差不多该起床了。

【我在你们宿舍楼下,有点事找你,下来一下好吗?】

还没等凌小夏问到底怎么回事,宁远就挂了电话。

真的好冷啊,早知道先去吃早饭再过来好啦,果然还是有点冲动啊。

他有种转身走掉的冲动,却看到赶忙过来的凌小夏。

一看就是从被窝爬起来还没洗漱,头发乱蓬蓬的,脚上是冬天的棉拖,居然什么都没收拾都让自己等了十分钟。

凌小夏看到宁远,急忙跑过来,差点摔跤。

【怎么了?】

有些疑惑的问着宁远。

她明明还在睡梦里呼风唤雨,却被他的电话吵醒,还说要找自己。

赶忙下来,连收拾一下自己的功夫都没有。

唉,果然还是让他看见有点邋遢的我了。

【怎么了,宁远?】

再问一次,宁远还是不开口。

大冬天的,真的有点冷的。

【凌小夏,你喜欢我么?】

诶?!!!

凌小夏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还是还在做梦啊?

【凌小夏,我好像喜欢你。所以,你喜欢我么?】

诶?!

肯定是幻听了,哦,我这脑子。

再看宁远真挚的眼睛,她愣愣的不知真假。

【我喜不喜欢你?挺喜欢的,性格好,又多才多艺,好多人喜欢你。】

凌小夏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再回答什么,反正是愣愣的就对了。

【是,那种想和我交往的喜欢么?】

宁远趁热打铁的发问,凌小夏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你讨厌我么?】

她摇头。

【那,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开心么?】

她点头。

【那,我们要不要交往看看?】

她不摇头也不点头。

周末的早晨,未融化的雪,不怎么遇见的人群,很安静。

很安静。

可是,眼前这个男孩问,要不要交往。

要不要交往?

她穿着棉拖,没有梳理头发,衣服也是随便乱穿的,连脸都没来的及洗,就这样被告白了。

被眼前这个好多人都喜欢的男孩告白了。

这不是做梦,这是现实。

显然,她一时不能接受。

没有回复,她转身跑回宿舍。

只留下宁远叹了口气。

果然被拒绝了。

还是应该先去吃早饭的。

8.0

宁小爷也没有放弃,吃过早饭又给凌小夏发了短信。

【我是喜欢你的,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会继续喜欢你的。】

有点矫情,可是陷入爱情里面的宁小爷不觉得。

没有回复。

凌小夏大概不喜欢自己的吧。得出结论不免有些伤心。果然,无所不能的宁小爷在爱情面前还是稍逊一筹。

七天过后,宁远收到一条蓝色围巾。

那年,很流行女生织围巾。

围巾包在一个漂亮的礼品盒里,还附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最美好的不过是我喜欢你而你刚好也喜欢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