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叫餐【第五十五章】大结局

李德水的话,让我微微一怔。此时的李德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光鲜亮丽,很快,港区知名魔术师李德水犯罪的消息,就会被传遍港区,李德水也将从一个耀眼的明星,沦为阶下囚,这个消息,也必然会撼动三松观世俗弟子事业成功的神话。

我坐到了李德水面前,这个会面室,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陈凡重新取得了港区警方的信任,这使得我又能单独见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人。李德水的双手被紧紧地铐在桌面上,我盯着李德水看了很久。

李德水的面部表情极度扭曲,没有一丝忏悔的样子,甚至于,他嘴角的那抹弧度在告诉我,他很兴奋,一点都不害怕。我问李德水,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李德水却只是扬着嘴角,问我那么聪明,为什么不自己猜猜。

我的心情有些凝重,三天之期,到现在为止,刚好满了。案子是破了,但我最关心的问题,却还没有解决。李德水不仅叫出了我的名字,更是说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联想到最近一切围绕着我发生的诡异事情,我觉得老九几人的港区之行,让我跌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里去。

李德水见我眉头紧皱,突然笑了起来,那样子,像极了一个疯子。

“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底线,你以为,港区没有死刑,我就要不了你的命吗?”我声音冰冷,对李德水说。

李德水丝毫不在意:“好啊,那你就想办法杀了我啊,反正你也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很快,你就会到黄泉路上陪我。”

我嘲讽一笑:“道门中人,求的是得道升天,你就那么确定你死后,会去黄泉路?”我嘴上说着嘲笑的话,但心底却警惕了起来。李德水不像是在空口说白话,他的话,让我莫名地背脊有些发凉,就好像,危险随时都会在我身上发生一样。

类似的话,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听过了。最早是厉云清让我离开港区,否则会有杀身之祸,而后,老道长、玄一都说过类似让我离开港区的话,还有那封匿名的说可以帮我报仇的信件,同样让我离开港区。

李德水闭上了嘴,他低着头,但是双眼却往上瞟,他在看我。

威胁没有用,我改变了策略。我微微一笑,告诉李德水,是我让他进来的,我既然有办法让他进来,也有办法让他提早出去,只要他把杀老九四个人的真正目和三松观的秘密告诉我,我可以帮他。

李德水又抬起了头,他问我为什么要帮他。我仍旧是笑着回答,说老九几个人的命,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值钱,他们不是我的朋友,只是替我办事的人而已,查案,也只是为了查出我想查的,如果能够知道真相,凶手是谁,会受到什么样刑罚,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我的话刚说完,李德水就又一次像疯子一样笑了起来,他嘴里骂我心狠,不择手段。对于他骂我的话,我一点都不在意,让我心里震惊的是他的最后一句话:难怪老九会背叛你。我的心骤然收缩,李德水的话,算是确认了我和罗峰之前关于老九背叛的推测。

老九在死后,还来向我报信,这也是案子的一个谜团,到现在还没有解开。我没有对警方提起,所以警方没有再深入调查下去,对于警方来说,抓到犯罪嫌疑人,已经足够了。我的手伸过了隔在我们之间的栏杆,掐住了李德水的脖子。

李德水被铐着,躲都躲不开。很快,李德水的脸涨红了起来,看他样子,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我的目光冰冷,问:“你是不是在老九的死亡时间上,动了手脚?”

李德水说话有些吃劲,但他还是笑着:“方涵,对你们警察来说,有解不开的谜团,心里是不是很难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我松开了手,我冷哼了一声:“我不是警察。”

李德水:“你是警校的人,被开除了又怎么样,你身上已经有了警察的烙印,你改变不了。”

“你最好闭嘴,我很憎恨警察这两个字。”我又坐回到了椅子上。我心底越来越震惊了,李德水不仅能叫出我的名字,还知道我被警校开除的事情,如果不是事先调查过我,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李德水喘了好几口粗气,他看着我:“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关于你的信息,我告诉你,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派老九他们几个人来港区,是找一个人,那个人……”李德水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不能说,不能说,这是个秘密,天大的秘密。”

李德水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中多。我确定,这不是背叛的老九告诉李德水的,因为,我只是让李德水几个人到港区来替我找人,其他事情,都没有跟他们提起。

我镇定了下来:“你不想我找到那个人,所以杀了老九四个人,对吗?”

没想到,李德水却否认了我的推测,他说,我能不能找到那个人,和他没有关系,他又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找人。我又尝试了一遍问李德水为什么要杀人,这一次,李德水给出的理由,和他对警方的供述一样:因为老九几个人和他在码头撞上,发生了争吵,说了侮辱他的话。

反社会人格障碍,是在犯罪嫌疑人犯罪动机不明的情况下的万能杀人动机,但是李德水却骗不了我。李德水不肯说,我也不再浪费时间多问了,我知道,就算我花再多时间,用再多计策,他也不会开口。

我换了个问题:“云高,还有你们所有三松观的世俗弟子,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到这个问题,李德水突然闭上了眼睛,他的嘴里开始念念叨叨,仔细一听,他念得,是道德经。我站了起来,准备就这样离开了,但是刚准备开门的时候,李德水却又叫住了我,我转过头,李德水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平淡了起来,好像那道德经,真的让他的心平淡如水了一样。

“玄一道长和老道长,你觉得他们两个人,谁的道行比较高?”很奇怪的,李德水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我冷冷一笑:“两个都是装神弄鬼的人,仅此而已。”

李德水:“方涵,你确定吗?”

李德水的再一次反问,让我犹豫了起来。我知道,道家法术,并不存在,让我犹豫的,是这两个人本身。他们都神秘莫测,一个有关于不老的传闻,另一个身份未知,他们很明显都认得我。

我在想,他们当中,究竟谁有问题,又或者说,他们都有问题。

“老道长已死,玄一离开了港区,三松观,唯一的好人仙逝了,玄一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却将永远不老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道吗?”李德水又莫名其妙地说了这句话。

我皱起了眉头,李德水的话,和厉云清说过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云清说过,玄一是整个三松观上,唯一的好人,云清还因为老道长的死,非常高兴,而在李德水眼里,唯一的好人,却成了老道长,而玄一则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一时之间,我想不到为什么玄一和老道长,会分别在云清和李德水眼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李德水,本身就是一个最大滔天的犯罪嫌疑人,却还对别人的善恶,评头论足,这有些讽刺,但此刻,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而且,听李德水的话,他是相信玄一的不老神话的。

“你受三松观的蛊惑不轻,如果我没有猜错,三松观存在着一个犯罪集团,利用宗教,蛊惑人心,进行宗教犯罪。”我回答李德水。

李德水笑了起来,肩膀颤抖了几下:“真正被蛊惑的,是你们。”

这是李德水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他就闭上了眼睛,嘴里又念起了道德经。

我从会面室走了出来,陈凡问我怎么样了。我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多问,陈凡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了。很快,在陈凡的安排下,我又见到了云清。

几天没见,云清比之前消瘦了很多。

云清已经被彻底排除了嫌疑,但是,牢狱之灾,云清是受定了。云清先是利用一些小把戏,通过作法讹诈大笔金钱,这将会被司法机关以诈骗罪起诉,而云清后来认罪的行为,也涉嫌妨害公务和包庇。

我问云清,想不想出去。

云清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看着我,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云清。云清的脸色变了,她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我笑了笑:“李德水,并没有把三松观的秘密说出来,你想要保护的云高,也会安然无恙。”

我注意到,云清松了一口气。

“你很关心你的哥哥,但是他却不是这么对你的。”我说。

云清没说话,我又故意说了一句:“但是很快,我就会把云高抓起来。”

果然,云清抬起了头,她盯着我,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云清问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针对云高,我摇了摇头,回答她,我不针对任何人,我只想知道秘密。我让云清把她知道的,告诉我,我会放过云高。

云清也很精明,她想了好一会,才问我,我的承诺,可不可靠。我笑了笑:“对可靠的人,我的承诺就是可靠的,对不可靠的人,我的承诺就不可靠。我会不会遵守诺言,要看你会不会耍花样。”

云清深吸了一口气,提出了条件:“你不要再查云高,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云清也不说是什么秘密,但她却学着我的语气告诉我,只要我肯信守承诺,她告诉我的这个秘密,绝对值得和我进行交换。一个不知道内容的秘密,交换云高的安危,我不得不说,云清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响。

但是,我没有急着拒绝。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果我太强硬,以云清的性格,可能最后会什么都不跟我说。考虑片刻之后,我开口了:“女人的心,果然让人很难琢磨透。明明深爱你的哥哥,却装作仇视的样子。其实,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也能大致猜到。三松观有问题,三松观的世俗弟子也有问题,一旦这个秘密被公之于众,云高就完了,所以你不惜自己顶罪,也不肯让李德水被抓起来,免得牵扯到云高。”

云清咬了咬嘴唇,问我到底答不答应,我点了点头,说这个交易,我做了。云清还是不放心,她让我发誓,我微微蹙眉:“我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神,誓言也无法约束我。”就算我这么说了,云清还是坚持让我发誓。

我只好作了一个誓言,云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开始,我的心里还有些忐忑,我怕云清说出来的所谓的秘密,不是我真正想要知道的,但是,云清开口之后,我就放心了。云清告诉我,她曾经在止步门内的一个柜子里,翻出我的照片,照片上,还写着我的名字。

我一怔,我总算明白云清为什么能认出我,还叫出我的名字,但是却好像又是知道的很详细了。我马上坐了下来,让云清接着往下说。云清想了想,继续开口了。

云清说她在三松观上,待过很长的时间。她的性格,完全忍受不了三松观上清心寡欲,终日打坐念经的生活。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云清虽然被收为三松观的世俗弟子,但是每天凌晨,老道长为那些世俗弟子讲道的时候,老道长都不让她去。

最近一次去三松观,我已经问了出来,老道长每天凌晨的时候,都会在那个把守森严的厅堂里为世俗弟子讲道,而那个厅堂和止步门内的院子,有一条隐蔽的通道相连。云清本就对讲道没什么兴趣,但是她的性格,老道长越是不让她去,她就偏要去。

好几次,云清都想要进那厅堂,但是厅堂外面,都有道士守着,云清好几次的尝试,都以被发现并被惩罚告终。云清告诉我,直到她下山为止,她都不知道老道长对那些世俗弟子讲了什么。

云清说到这里,我反问了一句:“你真的不知道?”

云清:“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回答了,云清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她绝对知晓三松观的秘密,所以对老道长和世俗弟子讲道的内容,很可能也有自己的推测,只是,她不肯对我说而已。云清继续说了下去,因为数次被阻挡,所以云清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止步门内。

说实话,云清对那神秘的止步门,也很有兴趣。老道长不让她去听道,叛逆的云清就准备潜进那止步门内。在一个深夜,老道长正在厅堂里给世俗弟子讲道的时候,云清偷偷潜进了止步门。

道观上,没有人敢违逆老道长,除了云清。没有人会想到云清竟然敢胆大包天,进了止步门。云清告诉我,她进止步门内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说话的声音,但是等她接近那几间屋子的时候,声音又没了。

我很快就想到了那些可以藏人的道像,云清可能曾经差点就见到那些隐藏在止步门内的人了。

云清在窗子外面往里面看,看到了很多道像,烛火摇曳,那些道像让云清觉得有些吓人,所以她赶紧离开了。她进了其他的屋子,在翻箱倒柜的时候,云清翻到了我的照片,照片上除了写了我的名字之外,还用几个血红的字。

具体写了什么,云清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她说,大概的意思是,这个人一旦出现在港区,就杀了。一张写着字的照片,自然不能让云清信服,但是,她很快就翻到了其他一些照片。

那些照片,同样写着一样的字,唯一不同的,就是照片上的人。

云清告诉我,她记下了这些人。后来她下山的时候,港区发生了几起命案,有的是车祸,有的是溺水,警方最后都以事故结案了,因为查不出什么。但是云清却发现,她下山后的那些时间里,死的都是照片上的人。

云清这才觉得那些照片,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

“照片上也有我,所以你觉得我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死去,让我离开港区?”我问。

云清点了点头。

我把云清的话记在了心里,她要告诉我的秘密,就是这个。三松观,果然有问题,那些照片,出现在止步门内,那这些命案,和三松观绝对有关系。但是,我想不通的是,如果有关系,为什么玄一和老道长,也都要让我离开港区。

“你为什么烧了止步门?”我问。

云清回答:“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自然就烧了。”

我问:“发现了什么?”

云清的表情有些不高兴了:“方涵,我说过,只告诉你一个秘密的。”

我耸了耸肩,云清的性格,已经被我摸透了,她说了不会告诉我,自然就不会告诉我。我离开会面室的时候,云清还再三叮嘱我,要我信守承诺。我只是点了点头,直接就离开了警局。

陈凡和我一起出来的时候,罗峰正带着小鬼在警局外面等着我。罗峰说,小鬼一直嚷嚷着想我,所以他就把她给带来了。我把小鬼抱起来,对罗峰说了刚刚见到李德水和云清的情况。

罗峰眯着眼睛:“这老九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这个三松观,不简单。你真的不查云高了吗?”

罗峰告诉我,今天一大早,云高就回公司了。我们原以为云高会远走高飞,但没想到,他竟然正常去上班了。仔细一想,李德水不招供,三松观的秘密就没人知道,云高大可以高枕无忧。

我们一边商量,一边往酒店走。

到酒店大厅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又叫住了我,她说,又有我的快件。

又是一封信,我马上把信拆开了,这次的信件,和上次一样,又是匿名的,只是,信上的内容却不一样了。

上面的字依旧很少,只有一句:玄一和小眉,在京市,要报仇,来找我,我可以帮你。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刚读完匿名信上的内容,罗峰的手提电话就响了,他听过之后,告诉我,他的人在京市发现了玄一的踪迹。

“这信到底是谁给你的,他的消息应该是真的,他让你找他,但是却连名字都不说。”罗峰骂了一声。

陈凡看到上面的字,问了一句:“报仇,报什么仇?”

陈凡的问题,招来了我的一个白眼,他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我想了想,以最快的速度作出了决定:明天,离开港区,回京市。

罗峰有些吃惊,他问我是不是真的不查三松观了。我回答他说,三松观肯定要继续查,但方法得变通一下。我让罗峰在港区的人,多关注一下那些世俗弟子,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来。我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李德水出事之后,那些人,肯定会更加小心。

我把重点,放在了玄一上。三松观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老道长,一个是玄一,老道长已经死了,只有玄一可以查。并且,按照匿名信上的内容,小眉也去了京市,这两个人,都很有问题,我觉得京市,比港区,更值得我花时间。

罗峰考虑了一下,说京市毕竟不是他的地盘,他离开太久了,生意也可能出错,所以他决定也和我马上回京市去,至于陈凡,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京市了。

我让罗峰,替云清找个好律师。

宗教类的诈骗罪,不管是在港区还是在大陆,都很难定性,有个律师,这项罪名不一定能成立。还有妨害公务和包庇,有个好律师,会替云清省不少麻烦,云清的情况,有很多法律的空子可以钻。

罗峰问我为什么要对云清这么好,还调侃我是不是看上她了,我正要回答,小鬼就又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说:“方涵哥哥,那里有人盯着我们。”

这一次,罗峰再也没有怀疑小鬼的话了,小鬼的话音一落,罗峰就冲了出去。小鬼说的方向,是酒店大厅外面的门。罗峰跑的非常快,我们到酒店外面的时候,罗峰已经揪着人回来了。

那是个男人,男人一副惊恐,罗峰把他踢倒在地上,问他为什么要盯着我们。男人一开始不肯说,在罗峰的威胁之下,男人才哆哆嗦嗦地说,是云高让他来盯着我们的。罗峰有些愤怒,他嘴里骂道:“那小子,我还没去找他,他就来找我了?”

我让罗峰不要生气,我把那个男人从地上揪了起来,我让他回去告诉云高,不必盯着我们了。我实话告诉男人,我暂时不会对云高出手,但是有些事情,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让男人把这些都转告云高之后,我们放他回去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罗峰的气才慢慢消了下来。他又暧昧地看着我,问:“快说,为什么要帮云清,是不是看上她了。能被你看上,真是不容易。”

面对罗峰的调侃,我只是笑笑:“云清这个人,总有一天用的上,不查云高,当卖她一个人情,替她请个好律师,算再卖她一个人情。”云清的化学天赋很高,他的有些手段,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

比如我在天台上看到的那张散发着绿光的鬼脸,还有我在酒店里看到五光十色的灯,以及接罗峰的电话,却听到了女人哭笑的声音。罗峰耸了耸肩,拍了拍我:“还以为你总算对女人上心了,没想到又是为了以后考虑。”

我点了点头:“我不做浪费时间的事,一切都只是在为我自己铺路而已。钻钻法律的空子,能少判多久,就少判多久,能监外执行,就监外执行。”

罗峰答应了,港区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