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笔记(2)

小吃店。

她坐在那里,粉绒的衣裳、粉圆的面庞。昏黄柔和的灯光洒下来,更为之添了珠玉般的光芒,使整个人看起来有着家世良好、温润贵气的感觉。这使我忍不住多瞄了她几眼,心底泛起淡淡的羡慕。

珠圆玉润,大约是我对一位已婚育女子在观感上最高的评价。它意味着打小被自己的家庭滋养得很好,健康、饱满、平衡,既不缺勇气和力量,也不失女性的柔美与优雅,既可以是江河浩荡,也可以是小溪潺潺;它也意味着如今能自给自足、自怡自乐,内心富足、安宁,自然而然便拥有了滋养他人的能力。

然而,很不幸。当她一开口,一切都毁了。她的孩子没穿鞋,雪白的袜子踩在地砖上朝她走去。她转过身来,脸立刻变了色。适才的圆润被怒气下拉成一种奇怪的椭圆,眼神中一旦有了凶光,整张脸都显出扭曲和狰狞。她的语言是一阵急促的气急败坏,好像一串串大个头的暗黑子弹,扫向那惊惶的孩子。他转过身跑了,去执行子弹背后的命令。

疾风暴雨之后,她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不耐。这从她和对面年长女子(母亲?)的交谈可以感觉出来,是生硬、淡漠又疏离的口气,暂时脱离了手机的目光里,跳跃着难掩的厌烦。是什么这样轻易改变了她呢——那潜藏于无形处、轻易便被琐事激发的愤怒与恐惧?

这时候,她已不再是我心目中女神的投影,她普通得如同幼年所见、每一个会随时翻脸撒泼的邻居大妈。我对自己的初次印象开始产生怀疑,我意识到自己只是抓住了其中闪耀的部分进行了放大,有一些诸如分布在衣装时尚感里的傲慢、不够温柔可亲的直觉,则被我忽略了,而它们显然才是今天的主角。

如果我坐得离她近一些,如果没有那些灯光的辅助,如果我能更纯然、客观,是否就不会生出最初的羡慕?我并不能肯定。但心魔却借机显露,留待我自己慢慢抓捕、审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