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爱情6】无法承担的怀孕,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成为“大人”

A

金子是我的朋友,今天突然跟我说她做了人流,一时之间,我竟然有点错愕。

在我的印象中,金子十分喜欢小朋友,在平时的聊天中,她总会想象未来的自己将拥有一个什么模样的孩子,会说自己喜欢女孩子,以后一定会把她打扮成小公主,给她布置一个粉色的房间。

但今天跟我说,“有自己小孩,那应当是在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而不是尚一无所有的现在。”

金子跟C先生已经整整4年了,从大学大三在一起,离开校园一直甜甜蜜蜜,也期盼以后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家。直到前几天,她发现自己大姨妈已经半个多月都没来了,她忐忑地第一次使用了验孕棒,看到红色两道杠出现时,她一脸木然,她心里十分恐慌,也很怀疑是否使用得当。第二天,又一次尝试测验,可是结果是一样的。

于是,金子和C先生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医院检测,毫无疑问的阳性,进行B超检查,一个小到超声波也看不清的孕囊在生长。现实终究让人无可辩驳。金子怀孕了。

没有初为人母的惊喜,没有孕育生命的喜悦,内心只剩下了恐慌和无措,金子和C先生并没有结婚的计划,而且目前两个人都是月光族。生活也并非毫无退路。金子和C先生两个人犹豫了很久,规划着,是否先借钱买房、结婚,把属于他们的宝宝生下来。可是,两个人都是来自农村,家里都有兄弟姐妹,父母并没有资金支持他们。他们也想就两个人拿个结婚证,把小孩生下来,可是他们都清楚地明白自己资格生下小孩, 25岁的他们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家长,能力生下小孩。毕业两年年、毫无积蓄、收入微薄的他们无法给予一个孩子应有的成长条件。如果生下小孩,金子又要休产假,没有了一份收入,之前又没有积蓄,又没有家里的资金支持。

于是,他们两个人决定结束那个小生命。是的,就是结束。金子说,自己感到那么残忍,那么无奈,那么痛苦。痛苦,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当她对着医生地说想做流产的时候,心底在默默地流泪。

B

这世界,那么多人在怀孕,那么多人在流产,少了一个或者多了一个的确没什么;这世界,那么多生命在孕育,那么多婴儿在降临,可是少了属于她的那一个,她很痛苦。她痛恨自己的不留意,痛恨自己采取措施的不正确,痛恨自己的无能。C先生同样是沮丧的,虽然他说一定会负担起金子的一切,让她把小孩生下来。但金子明白目前就是无法让孩子过得好。

但金子相信,有一天,她会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会有能力给予孩子好的成长环境,能够陪伴着我的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那时,她会带着为人母的欣喜和骄傲而生下他,那时,他不会被委屈,不会是一个意外,而是一个令人期待的生命。

C

听了金子的故事,我开始沉默了。事实上很多人在我们这个年纪时已经为人父母,很多刚刚20多岁的朋友或者小弟弟、小妹妹都已经拥有自己的第二胎。但我们早已超过法定婚龄,却为什么我们依然没有做好结婚生子的准备呢。

我们以为自己独立,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我们不想独立,却发现自己早已成年了。对自身身份的困惑,对未知一切的茫然,让我们不知道如何往前走。25岁的我们,急于独立,但薪水不允许,想承担一切责任,却不知道从何做起;同龄的朋友都在晒婚照,自己却无法负担起家庭的责任。

在外面闯荡的我们,25岁的我们,在每一个累到瘫软的夜晚,望着窗外的路灯,一遍又一遍的质问自己值不值得,但我所有能做得就是一步一步坚持把路走的尽量扎实稳健,然而第二天只要开始工作,又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继而继续马不停蹄,丝毫不得懈怠。我相信每一次经历都让我们成长,成长为一个更强大的我们,让我们一步步成为一个“大人”,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成为一个有资格拥有自己小孩的大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