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非年少 岂敢负春光

人无非需要两种东西,一是物质,一是精神。人的财富也分为两种,一是物质上的财富,二是精神上的财富。

人们对物质财富的追求永无止境,对精神财富的追求也无止境。当然了,通过自身的努力,两种财富兼具,且最大化,那是最好不过了,但此事古难全。

物欲过于强大,人就成为物质的奴隶,就象一个沉重的枷锁套在身上,精神终不得自由。

我始终认为,在基本的物质生活得到满足以后,要去做精神上的追求,填补空虚的内心。那用什么去填补呢?最好的方式就是阅读,阅读就是精神追求最好的一种方式。

阅读,通达了天地,贯穿了东西,穿越了古今,让我走上了理想的桥梁,由此岸到达彼岸。

阅读,开拓了思维,拓宽了视野,打开了一扇扇智慧之窗,让我的天地更加广阔和辽远。

阅读,助了我一臂之力,好比在我的肢体上安了一双翅膀,让我随心所欲上天入地,可上九天揽月,可下海捉鳖,逍遥四处游。

阅读,涵养了精神,修正了自我,独立了人格,让我得以在芸芸众生、俗世洪流中保持一份理性的清醒,坚守做人的底线。

阅读,参悟了语义,丰富了语境,让我的文字表达能力得到提高,写作信手拈来,才思如泉涌,并偶有佳作参评获奖,热情读者点赞。

阅读的好处纷纷总总,不一而足。

每当夜深人静,繁华落幕,喧嚣远去,我将工作上的杂事剥离,将家庭的锁事抛开。我,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关掉wifi,关掉所有的通讯工具,来一个与世隔绝,静心阅读,静静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昏黄的台灯下,在书桌上摊开书本,一行行铅印的字映入眼帘。那既是字,也是跳动的音符。文字,它承载了知识,传承了文化,流淌了思想,传递了情感,对我有百般的吸引力。而阅读,让我从现实世界走入一个虚拟世界。

(以文学作品或人物传记为例)这个世界,有作者本人,有作者笔下的人物,还有我。作者有几千年前的司马迁,也有当代的王安忆,有中国的莫言,也有国外的莫泊桑。

而作者笔下的人物,随着故事情节的舒展,他们日渐丰满,让我把握了他们的性格气质,进而对他们的命运揣测,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烘托了他们多艰的命运,常常揪紧我的心,我与作者笔下的人物同呼吸。

书,就好比一个盛大的剧场,剧场的演出者早就被书的作者安排好了,剧情也设计好了,随时可以开演。但是,它需要书的主人去开启。

而我,就是书的主人,也是这个剧场唯一的观众。每当闲暇时,我就迫不急待地打开书本,由一个纷繁芜杂的现实世界进入一个虽虚无飘渺但充满诱惑力的虚拟世界。

打开书本的一刹那,就是帘幕拉开的瞬间。作者笔下的人物粉墨登场,盛装出演。

他们的每句话,每个动作,甚至每个眼神,他们周围的树木、建筑物、山体等等,让我尽收眼底,他们,就是专门为我而演出的。我目不转睛,全神贯注,生怕漏了一个小细节。如此专注,常常连续三至四个小时。

但,人也有困乏的时候,也需要休息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在演出还未结束时,我就不得不中途退场,合上书本,让演出暂告一个段落。

合上书本的瞬间,作者笔下的人物不会挽留我,不会因为我走了、离开了而遗憾。他们可以耐心等待,等我下一次重启扉页,重新出演。

我打开书本,他们盛装出演;我合上书本,他们偃旗息鼓。我随时来,随时看他们的演出,我也可以随时走,让他们稍作休息,这完全在我。阅读,我是主宰,我是皇帝,我想如何便是如何。

阅读,让我过的是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在众多的书籍堆里,我可以读余秋雨的散文,也可以读于丹的心得,我可以读唐诗宋词,也可以读明清小说,信马由缰,为所欲为。难得有这么一个任性的选择,我完全自主,听从内心的召唤。

书,它是灵动的,作者赋予了它生命,赋予了笔下人物的生命。但是,书若只是当作一种装饰品放在书柜里,让书睡大觉,那就太对不起作者笔下的人物了。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时时刻刻等着我观看呢。因此,我的书,不管是借来的,还是买来的,我都要从头到尾细看,有时看完以后还写出心得体会。

之前的几十年,我磋砣岁月,把大把时间用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而用在阅读上的时间少之又少。

要么流恋于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要么东走西逛,走马观花;要么人云亦云,夸夸其谈;要么绞尽脑汁,无用猜想;要么仰慕虚荣,徒劳无功;等等,难得的时光被扼杀掉,现在回想起来总感到无比痛心。

人生有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时间更金贵。时间,它一去不复返!更何况年已不惑的我,已经没有年龄资本值得炫耀,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慌感。

阅读无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阅读更重要呢?阅读,淬练了心智,丰盈了自我,更是脱离尘世纷纷扰扰的最好方式。

从即日起,我将把对阅读的热爱切切实实转化为行动,争分夺秒,分秒必争,读自己喜欢的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阅读中去。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630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405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382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48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5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76评论 1 20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38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50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15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9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3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0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6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1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19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2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