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尾巴上的一个“彩蛋”

清晰地记得,上周的某个中午,在办公室跟睿智的吴老师聊天,问了一个网上学习社团里的一个哲学问题:2018年你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吴老师随口就来,宋老师也如数家珍。只有我自己找不出那么一件来。因为所有的事情都跟孩子跟家有关,而这一切,对我来说,不叫“我”。
如果说2018年真的有我自认为最开的事,那可能也只能是,我才刚刚在这一年找回了自己,认清了自己,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所求,生活所向。
可大概上天觉得我的足迹太缓慢了,于是在2018年最后几天里,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彩蛋”,让事实告诉我,在逼近35岁的年纪里,只有看清,还远远不够。
2018年12月21日,上午开两个小时的课题会,11点30回到办公室,50带学生去吃饭,突然看见饭一股拒绝感,在快拿到餐饭时决然离开。12点回到办公室开始头疼,趴下躺了一会,然后12点30走去上课,进了教室拿起作业又放下,趴下三秒立马撑不下去,马上决定请假。打车回家,吃了感冒药钻被窝,睡着了,晚上起来好多了。
2018年12月22日,周六,上午起来好好的,九点开始眉骨又有点跳疼,到12点,准时又开始剧烈疼痛,立马又躺床上,睡着,下午四点醒来,好点。继续吃维c银翘片。
2018年12月23日,周日,上午陪儿子上课,近12点还在出租车上,这时伴随着头疼开始无缘无故流眼泪,止不住。儿子在上课,我闭眼在沙发上休息,下午四点儿子课也上完,抽奖活动也结束,竟然好了,有了力气,跟儿子逛了盒马生鲜。
2018年12月24日,周一,已经总结出这几日疼痛规律,发现不是感冒引起,有了孤疑,于是请假去了星浦医院,开始挂了内科后又看了中医,诊断为还是感冒引起,于是针灸了一次看效果。中午回家,又一次疼痛袭来,没想到,这次更严重,开始有了灼烧感,和刺痛感,在穿上辗转难眠,疼痛难忍,此时想把半个脑袋挖下来。
2018年12月25日,周二,早起火速到了附一院,正巧,挂了赵红如医生的专家号,专看头痛,确诊为丛集性头痛综合症。并同时预约了磁共振检查病变。紧张,害怕。拿了药回家,一共四种药,一种强的松激素,一种治疗高血压的,一种治疗恶性肿瘤,一种治疗老年人智力低下的。网上百度了各种信息,慢性病,无法治愈,复发等字眼不断跳出来。
2018年12月26日,周三,一起等到12点,都没有持续疼痛,直到下午四点,都只有偶发跳疼,庆幸,正常的生活来了。下午如约四点进行了磁共振,偌大一管注射液注射到体内,瞬间麻木,躺在仪器上,听着各种轰鸣,长达二十分钟。五点,网上预约医生的电话复诊来了,结果没有发生器官病变,但病还是这个病,要吃药半个月后看效果决定后期治疗。
2018年12月27日,周四,来上班,没在疼痛,但明显感觉体力下降,精神不佳,步伐缓慢。
仅五天,噩梦的疼痛,历历在目,刻骨铭心。我开始找诱因,大概是因为之前一个多月的感冒发烧,拖得太久?大概是之前吃的消炎药太猛?也大概是因为之前追剧?
我想大概就是35岁前,老天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让我加速行动,更让我清晰,2019年我该做什么。
健康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