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遗影(12)

96
沐杰
2017.07.31 21:18* 字数 3158

第十二回 石宅古尸

易之被眼前的情况惊得冷汗直冒,只觉从脖颈到后背都一阵发凉,头皮发麻。易之用手轻轻拍拍田菲的左肩,田菲也缓缓的睁开眼睛抬起头,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只见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这人,穿着一身紫色鹤袍,头戴金线缘边的乌纱帽,一幅古代官员打扮。

这时候门已大开,光线从门口射出来,照亮了洞穴底部的一点空间,易之和田菲站在光线下,影子被光线抻的老长。

“要不要过去看看?”易之轻声对田菲说,不过此时安静异常,这如同耳语的声音也在这空档的空间里来回震荡,形成了一波波的回音。田菲听着,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一看就知道这位大人不希望被人家打扰,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田菲怯生说道。易之摇摇头,“我看这不像是真人,你看,这明显是一个明代塑像。而且这人的服饰是明朝一品大员的装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易之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石屋内大喊了一声“喂!”

“喂!”几乎是同样音量的回声。田菲吓了一哆嗦,还以为是那人的回应。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真的一动不动,看起来真的就是塑像。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易之没再询问田菲的想法,而是缓慢的向石屋移步,田菲此时正紧紧抱着易之的身体,仿佛被拖着想石屋行进。越走越近,太师椅上的塑像也越来越清晰。将行到门口,易之这才发现这石屋内雕梁画栋,而且全系木质结构,原来这外面看上去的石头只不过是建筑的外壳。易之又走近一点,从门口仔细打量这栋建筑,发现和一般的中式木结构建筑毫无两样,不禁心下纳闷“这好好的建筑,为什么用石头在外面封的严严实实?”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走进房间。

田菲这时候也渐渐的将紧张的心情放了下来,不过诡异的氛围还是让她有些害怕。她双手牢牢的攥着易之的胳臂,目光却也开始被这房间的精美陈设所吸引。可以说摆在房间里的都是300年以上的古物,虽然经历了300年的历史,但是大概是因为这房门久未开启的缘故,也不见上面有多少灰尘,在灯光的映衬下无不显得光洁透亮,尤其是瓷器陈设更是让人有一种晶莹感。

“快看”田菲指向头顶。易之顺着田菲的手指看去,不由得心里一惊。只见屋顶上面雕刻着一条盘龙,正是记忆中常常会出现的那一幕,霎时间易之不知道眼前的场景是和前世某个记忆的重叠,还是自己陷入了Deja-vu之中。那盘龙呈向下俯冲状,黄铜丝制成的龙须似乎在微微颤动,让这雕龙有一种动感。易之从龙头一直看到龙尾,整条龙的雕工极其复杂,上附金箔,在灯光闪耀下熠熠发光。

“是了,没错了。敦煌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盘龙,看来这里必是羲皇族迁往西南的那一支。”易之像是对田菲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为什么,这羲皇族后人会和这明代朝廷大官有牵连?”说着目光移往坐在太师椅山过的塑像,却发现哪里还是塑像?只见太师椅上这位的表情开始慢慢的变得狰狞,绷在头顶的发髻腾的散开,面部的颜色开始由略带红润的黄色逐渐变深。

“啊!这……这就是你说的塑像?”田菲也发现了椅中人的怪异变化,埋怨易之道,“这不会是千年僵尸吧?”

“如果是僵尸,也绝对不会是千年僵尸。我看顶多500年。”经过刚才的一系列变故,易之已经冷静了许多。虽然眼前的一切还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不过他已经不那么紧张了,“在这种时候切记不能被自己吓死”易之提醒自己也提醒着田菲。

“我倒不是怕自己被吓死,我是怕我被这僵尸掐死。”田菲说道,眼睛却一直盯着这“僵尸”。

“别害怕,我看他没有恶意。我们先静观其变。”易之说道。

一会儿的功夫这“僵尸”就从天庭饱满面色红润变得皮肤褶皱乌起码黑,不过还是那个坐姿,还是那个仪态,但是身上的官服却已经瘪了下去。看样子,已经一动不动了。

“我看他不是僵尸,顶多是一个稀有的死尸罢了。”易之说着,仗着胆子凑了过去,弯下腰仔细看了看这位他刚才还以为是雕塑的明朝大人。“这是一具湿尸。”

“湿尸?”田菲不太理解,“那是什么?”显然田菲只是听到了发音,并没有理解这两个字指的是什么?

“喏,就是他。”易之用手一指椅中人,“考古学家将出土时外观完整,如刚死去时的样子的古尸称为湿尸。1972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2000年前辛追的尸身就是湿尸,据说出土时皮肤有弹性,甚至还发现了有活性的细胞,同时还在古尸内发现了血吸虫卵。当时就震惊了世界。不过我看这位大人的尸身,能在如此环境下保存数百年,应该是一种巧合吧。”

“1972年的事情你也知道?”田菲觉得眼前的事物有些不可思议,“1972年你还没投胎呢吧。”

易之被田菲这无厘头的话弄的哭笑不得,“大姐!我们中国有一种东西叫电视机,不知道你们美国是不是也有?电视上能收看到很多东西。Understand?”

“吁。”田菲吐吐舌头,也走上前躲在易之身后小心的查看这具古尸,好奇的问道:“那为什么刚才他……”

“我想是因为这个空间保持在真空状态很久,当你投入石子激发机关之后空气打量的涌入,氧气和洞壁上的长明灯灯芯一接触就燃烧起来。而这位大人大约也是因为突然和氧气接触,皮肤迅速的被氧化了。所以才成了这副摸样。”

“真是不好意思。”田菲对着古尸说,似乎为自己的贸然闯入而道歉。

“当!”的一声从易之和田菲的身后传来,两人赶紧回头,发现们已经关上了。“糟糕!”两人同时在心里骂道。易之赶紧奔过去,用力往外推门,根本推不动。情急之下,趴在门缝处往外看,一股绝望之感涌了上来,转过身看着田菲,“外面已经被石头挡住了。”

田菲张大嘴巴,不敢相信。回头再次看望古尸,发现古尸那已经因接触氧气而变得干瘪碳化的脸上居然似乎流露出笑容。田菲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石屋肯定有别的出口。”她自己对自己说,不过更大程度上是像在安慰自己。

易之无奈地放弃了破门而出的打算,他发现这个房间内虽然门窗俱全,但是没有一扇窗能够打开,因为整个建筑就严严实实的被石块封住。易之将目光投入了通往内室的房门,既然这厅堂没有出去的通道,那么内室说不定能出去。当下易之拿定主意要探一探这建筑的内室,说不定能够找到离开的道路。

“啪嗒!”一件物什从古尸的袖口掉落。易之一看是一片绢帛,上面系着一枚玉佩,正是这玉佩掉落地上发出了声音。

易之走过去,拾起绢帛,展开,上面写了几列字:“嘉靖三年,予背祖誓,入仕朝廷,共廿七年。蒙皇恩告老,居此守灵,以赎前罪。”

“看来这人是违背了祖训,去朝廷当大官。回来后被罚再次看守祖灵。”易之说道,“不过看这人临时还正襟危坐,官袍加身,想必也非常眷恋官场荣华吧。”连同绢帛和玉佩,易之小心地收在了裤子口袋里。“走吧。去内室看看。”“嗯。”两人打来了通往内室的房门,不过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宽敞的庭院,看上去似乎也成有过花团锦簇、松竹杨柏,不过现在剩下的都是些干枯近乎碳化的枝丫。

两人步入庭院,举头往上一看,上面的不是天空,也不是洞穴的上方,而是结结实实的石板。“这里太奇怪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一处庭院,非要用石头罩在里面?”田菲惊奇的说道,语气里也略带一点失望,要知道如果这是个正常的庭院他们至少可以想办法翻墙离开这里。

听到了田菲说的“罩”字,易之开始觉得这里的复杂程度可能不只是眼睛看到的这么简单。他抬眼看看上方的石块,“难不成是要将什么东西封锁在里面?还是为了防御外来入侵者?”短短时间内易之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不过每个念头一起就旋即被自己打破,说实话他不想往惊异的地方想,不过他心里也隐隐感觉到可能事实会比他想到的惊异得多。

庭院中一条蜿蜒的石板路通往庭院中心的一个亭子,亭子周围似乎曾经有过水,不过先下看去只是一个浅坑,一些细碎的石子和干枯的树杈散落在石板路上。亭子的另一头也有石板路通往后面的房屋。“想必这里是所深宅大院吧。”易之自言自语。拉起田菲向亭子走去,打算通过这小路去往后面的房屋看看。

两人一步一步的走近亭子,踩到散落的树杈上去会有噼啪的声响。进了亭子停下脚步,却还听见有脚步声。两人回头看去,正看到刚才所处的房屋内,灯光映衬下的人影朝着庭院的方向走来。

“诈尸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

第十一回 羲皇石碑
第十三回 墓室

敦煌遗影 地下悬空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