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可否做自己的太阳?

现在经常听到一句话: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对!我有故事,你准备好酒了吗?

想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人,或许还在暗恋中,或许已牵手成功,又或许TA已名花有主。

我的一个朋友——L,她曾经暗恋那个男生三年。那个男生,说实话,既不帅又不高,我实在不知道L到底喜欢他哪点。L和那个男生的关系不冷不热,自从分班后,就没怎么联系,偶尔在路上碰见还会打声招呼,除此之外,再无他。

或许是青春的荷尔蒙分泌异常,一场单恋在没有任何精神交流的情况下持续了三年,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们的故事,似乎毕业以后才刚开始。

高中毕业的那年暑假,L带着躁动的心,头昏脑胀的表白了。她说:“喜欢了他那么久,即使变成陌路人,也要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喜欢了整整三年,反正以后也见不到了。”但是,那个男生没有要接受的意思,可是,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L在表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做好了失去一个朋友的准备了。但是,那个男生的反应给了她还可以做朋友的希望。

自从L表白后,每天都和那个男生聊天,一门心思都在那个男生身上。聊他们以前的故事,聊她的生活,聊她的心情,而那个男生回复的也特别快,每天都会有一两个小时耗在聊天上。我还记得有那么几次,那个男生回复的没那么频繁了,有的信息都要等第二天才会回,而她就怕他不理她了一样,又给他发了一次,但是依旧无果,然后就是她一整晚的失落。但是第二天都会收到他的解释,不是没看到就是同学聚会,又或者是在山区信号不好。她释然了。那段时间里,她的状态就是盯着手机看有没有他的消息。明明没有在一起,为什么却像在谈恋爱。

这种被称为暧昧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大学。

大学开始了,新的世界展现在她的面前,L的欢喜来源于她又有了可以和那个男生聊的话题——这个她以前从未接触的世界。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有一两个小时在聊天。白天军训晚上回宿舍就躺在床上玩手机。是啊,我知道L和那个男生聊得热火朝天,但是,我什么都没办法做,那是一个陌生的环境,需要一个人来陪她打发时间,又正好是自己喜欢了三年的人,我还能说什么。

后来,他们的联系越来越慢,就像敲一个字需要半个小时,一天才能完成一次交流。或许是他们失去了最开始的热情,或许是他们都熟悉了那个陌生的环境,又或许是那个男生无奈的话语让她有了想要放弃的念头。再后来,L和那个男生的聊天需要一两天才有可能的到回复。

在再后来,L放弃了,不再主动联系他,而那个男孩的头像再也没有闪动过。

L的这段感情戛然而止,她说放下了。我知道远没有那么快,对那个男生的表白,是L第一次主动,而且是抱着让两人的友情走向尽头的决心,然而,决心下了,希望却被那个男生再次燃起,可是,两三个月的火热聊天也没有让这段情谊维持下去。

L重新开始了大学生活,就好像她的世界没有出现过那个男孩一样,吃饭、睡觉、上课、泡图书馆。除了身边的朋友,她很少再跟其他人说话,开玩笑也只跟身边的朋友开,新学期过去了一大半,L还没跟班级里的男生说过一句话。现象并不明显,但是L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敢跟男生说话。有时候,旁边站着一个男生,想要开口说话缓解尴尬,而嘴巴就像被缝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某天,当L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怀疑是那个男生带给她的心理阴影,但是只是一次无果的暗恋,不至于影响到这个地步,或许是她本身就内向,不善于人际交往。看到L的状态,我也很难过,但是还好,她还会笑,还会有情绪,还能开玩笑,除了不愿意跟男生多做交流以外。

不管怎样,我还是想说,我相信未来总会有一个人出现,让她重新与男生侃侃而谈。一想到她的心理阴影,我不知道是该怪那个男生还是要怪她自己。但是生活还要继续,匆匆岁月不可能只为一人停留,心里那一片阴影地带,即使再深再暗,也要用光亮扫开那一片暗淡的地带。

人活一辈子,总会有得有失,就像一个人的头发,它掉了,你没有办法让它再回到你的头皮上,它长了,你也没办法抑制它的生长。不管遇到什么事,会对你从一而终的,只有自己和影子。

所以,姑娘,做自己的太阳吧!驱走生命中的暗影,做自己。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我想告诉L的是,如果他离开了,就让他走吧,你还是你自己,不应该让任何人阻挡你发光、发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