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失落

文/大房子


1、

下午去访老友,因为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跟他说,在他家门口的小超市里我买了两小瓶江小白,然后推开老友屋子的大门,推开门之后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他的屋子里永远都是这样乌烟瘴气的,其实和我的出租屋也差不多,他的屋子里这些个杂七杂八的混乱不堪无不都说明了这是一个缺少女人的地方。

晓明躺在床上,他斜着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我,看到他那空洞迷离的眼神我就知道,一个好好的大周末全被他给浪费在出租屋里了。

我走进屋去,随便一脚将挡在我面前的锅碗瓢盆给踢开,像是在马路上清扫垃圾一样。

“喂,大雷啊,你别踢坏我的家当,这可是我唯一的一口锅了。”晓明一个跟斗从单人床上翻坐起来。

“你看你这过的是什么日子,还最后一口锅了,怎么,用这锅去要饭吗?”我嘲笑地说。

“你也甭说我,咱们俩不都半斤八两吗。”

“可也对。”说完我把一瓶江小白酒扔到了他的床上,然后来到电视机前,按开开关,电视上开始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人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小白这种白酒风靡了起来,打着适合年轻人的口号,销量开始一路走高,虽然这种酒卖的奇贵,但依然有不少人呢愿意掏钱去买。

“哼,年轻人?”我晃了晃手中的白酒瓶,然后嘬了一小口,像是听到了一个讽刺的笑话一样,“呵,青春?”

“最近怎么样了?”我推开他床尾的一摞衣服,然后坐了上去,屋子里有股霉味,这可能和出租屋的潮湿有一定关系。

晓明也嘬了一小口酒,空洞的眼神望着面前的吃吃拉拉地电视,“也就那样呗。”

晓明前天刚被公司辞退,现在已然是个无业游民,莫大的城市里,他只有眼前这个出租屋的归处,我曾问过他干嘛不回去,他说眼下没有钱,回去没法跟父母交代。

“不去再找个工作吗?”我问道。

“我打算先休息几天再说。”

“你的这个月的房租快到期了,到时候你交不上怎么办?”我替他担心道。

“这个没事,房东和我熟,到时候先欠一个月的,然后再去找工作。”说完他猛灌了口白酒,酒精的刺激穿过他的喉咙,让他眉头紧皱,嘴唇紧闭,艰难的将那炙热的液体吞下。

“唉。”我无故地叹了口气,然后不再继续问下去了,便学着他的样子也大口的喝了一口。

2、

夜晚的时候,空气变得潮湿起来,我是个喜欢夜晚的动物,不知道为什么,在脱离了白天那样高压的工作后,本该选择休息的我,却有充足的活力向往这灯红酒绿的夜市。

晚上的时候,我和晓明走出了出租屋,两手插兜,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路边昏黄的路灯拉长了我们身后的影子,远远的走去,影子也越来越长,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能走多久,才能使得影子突然消失在视野里。

晚上的路人很多,尤其是在夏夜,各种烧烤摊位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这个城市里的人们都会到摊位上喝啤酒吃烤串,在路边昏黄的灯光下,一缕白烟从烤架上冉冉升起,然后传来一阵阵烧烤味。

“晓明,我想跟你说...。”我如鲠在喉。

“怎么了?”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晓明似乎吃了一惊,“你要去哪?”

“我要回家了。”我默默地说。

本来我以为晓明会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个懦夫,可是没有,令我意外的是他表现的很平静,与他刚刚吃惊的表情形成强烈的反差。

“那你一路走好。”晓明平静地说,面前突然出现一辆面包车快速地行驶过去,车尾排出了一阵浓烟,将我们包裹进来。

我咳嗽了两声,先从这阵黑烟中走了出来,然而晓明却停留在了原地没有动,他抬起头来望着星空,但是这里的夜晚没有星星。

“大雷,我们一起来这里有段时间了,没想到结局是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你选择了回家。”晓明将目光收了回来,然后望着我说。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说道。

晓明继续朝我走来,他把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和我继续走着,“走吧走吧,像我们刚来的时候一样,也是这样,我搭着你的肩膀,我们一起迈着自信的步伐踏进这座城市。”

“你不要难过晓明。”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他,只能这样劝他说。

“我没有难过,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人的命运都会走向衰落。”晓明深情地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若有所思起来,是啊,似乎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在走向衰落,花会凋谢、草木也会衰败、就连各种动物和人类也会渐渐地变得苍老不堪,甚至死亡。那么我们中间所经历的都是什么呢?经历了最终会忘记的经历,得到了最终会失去的东西,那么我们在这一生中何必苦苦支撑呢,意义何在。

3、

晚上到家的时候,当我看到面前破败而又凌乱的出租屋时,我顿时感到了无限的失落,从今儿天始,往前数个几年,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忙些什么,如今浑浑噩噩的像做梦一样在一个不知名的夜晚站在出租屋前,像极了我初次来到这间出租屋的情形。

我的屋子里和阿晓的一样残破、凌乱,不像是个有女人的痕迹,我没有女朋友,自己一个人得过且过的好几年,如今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回家。

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晓明说,当初我们约定好了一起来这里,然后一起打拼,可如今阿晓丢掉了工作却还在苦苦支撑着,而我却这么轻而易举地选择了打退堂鼓。不过,今天晚上晓明的举动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想也许是他知道我的处境,或许是我的想法也是他的想法,说不定他也想走了,再说谁又不想走呢。

我连衣服都没有脱便躺在了单人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就是睡不着,头脑里反复不提地在播放那句话,“大雷,我们一起来这里有段时间了,没想到结局是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你选择了回家”是啊,没想到结局竟然走向了衰败。

4、

第二天我起了个早,起床后便开始着手收拾行李,不料我收拾了没多长时间后,晓明来了,他带着点困意来到我的出租屋。

“艾,晓明,你怎么来了?”看到他我有点惊喜。

“帮你收拾东西呗,然后送你去火车站。”晓明站在门口,揉着眼睛朝屋内的我说道。

“不用,怪麻烦的。”我客气的说。

“不麻烦不麻烦。”

盛情难却,我们两个人在屋子里开始胡乱地收拾着,不一会就收拾完了,其实我屋子里没有多少东西,也就几件衣服,那些锅碗瓢盆我都留给了晓明。

“这下,你不是只有一口锅了。”我笑着说。

“一张嘴,要两口锅又有什么用呢。”晓明说。

听到他这么一说,颇有些讽刺的味道,而我的情绪一下子又低落了下来,“晓明,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

晓明轻轻一笑,然后背起了我的行李,送我去火车站。

5、

火车站永远是个不缺人的地方,人来人往中充斥着各色各样提着行李的人,我手里提着一个包裹,背上背着个包裹在人群中游泳着,在过安检时,我使劲地拍了拍晓明的肩膀,“小伙子,你要加油啊。”

晓明空洞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一路顺风。”

“再见。”说完我便走进了候车厅,回头望去,晓明已经不见了人影。

再见?哪有那么容易,你不是说我们都在走向衰败吗,再见的时候你可能都不会再认得我了。

我走进拥挤的候车厅,耳边是播音员在报车号和人群混乱的嘈杂声,眼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脸蛋,看到面前长长的队伍以及拥挤的人群,我突然感到彷徨失措与惊恐不安,有一种极限的失落感,这还没有踏上火车我便开始想晓明了,失落感由心底涌起,随着血液涌向我的大脑及其他地方,忽然我感到面颊发热,两行泪水嘬进了我的嘴巴里,有一股咸咸的味道,有一股极限失落的心境。

晓明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就像一幅画,可是突然出现了一块大大的橡皮,橡皮自动地在那副画像上擦啊擦啊擦,最后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不知道几年后,那片空白会由谁来填充,我想,不管是谁填充,到了最后,在最衰败的时候,也会迎来一种失落,那种极限的失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人说,医院最恐怖的地方,是在太平间。 我告诉你,并不是。 有一个位置,它比太平间更恐怖,更阴森,也更绝望。 那里...
    冰岛中阅读 5,954评论 37 159
  • 01这几日正值毕业季,人资部已经加班好几天了,扫了眼桌面上刚送进来的应聘资料,随即全神贯注地审核起来。 忽然,不停...
    陆小宛阅读 1,627评论 10 125
  • 那时我21,他26。 我和他是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认识的,那时候的我刚毕业,到陌生的城市上班。接触陌生的人...
    selfdiscip_761e阅读 453评论 2 12
  • ​​“看,黄蜂!”停在原地等红灯的时候,前面一个孩子指着天空说。 我抬起头,看见巨大的黄蜂低空飞过...
    Sailor_K阅读 1,826评论 25 115
  • 下飞机以后一股热气扑来,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回来了,又离你越来越远,和之前一样的异地,但这次我们真的分手了。...
    恐龙叔叔阅读 37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