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中性笔的爱情

秦文坐在社团办公室准备马上要来的新人培训,手指灵巧的转着一根半旧的金属外壳的中性笔。

新晋的部长是一个很漂亮的大一女生叫蒲怡楠,她轻轻凑过来对秦文说:“学长,咱们过去吧?”秦文合上笔记本电脑,跟着她出去。

秦文喜欢摄影,大一做到大四,也算是在摄影界小有名声。很多社团有关于摄影的培训都喜欢请他过去帮忙,他也不推辞。

秦文是那种很看起来斯文的男生,清爽的发型,戴眼镜,笑起来有两个好看的虎牙。他在讲台上一张张讲解做好的幻灯片,举例说明照片构图的样子很撩人,私下里很多人叫他禁欲系老大,因为他对待感情还不如对待他的相机。

趁着台下的新部员做笔记的空档,秦文看了一眼手机,看到老乡群里铺天盖地的祝福,他随手翻了翻看到是韩沁出国了。秦文有些恍惚,再往后的培训,秦文有些心不在焉,潦潦草草培训完,他对蒲怡楠说了声抱歉,就匆匆离去。

秦文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朋友圈韩沁的机场定位,看着她晒签证照片,看着她自拍里有些红肿的眼眶,深深叹口气……这么大的事,他一点也不知情,也许就像别人对他的评价,对待相机永远比对待女孩子有感情。

韩沁是他的小学妹,大二,恨不得整天风风火火去闯九州。其实两人并无许多交集,真正的熟络源于秦文偶尔一次的拍摄,后来韩沁就渐渐进入他的生活。秦文其实很敏感,韩沁喜欢他他很清楚,但是他说不清对韩沁是什么感情。后来一次他因为韩沁在群里发脾气对她说了重话,后来他才知道,韩沁当时发烧将近三十九度,学弟学妹们还一直朝她抱怨,她也是一肚子委屈没地方放。其实秦文后来特别后悔,但是事已至此,他拉不下面子对她道歉。后来韩沁公开向学弟学妹们道歉,这件事情的风波也就不了了之。但是韩沁与秦文的关系一下子就疏远了,韩沁是特别倔的姑娘,秦文当时确实有些失落。秦文甩甩头,不去想那些不好的回忆。

左思右想,他觉得还是要在韩沁的朋友圈下留个言,一路顺风?太俗……学业有成?太假……思来想去,他写到:自拍有点丑,早知道就教你修图了。韩沁回复的很快,只有一个黑脸的表情。但是这几秒秦文很紧张,他怕她忽略掉他的调侃……后来他又自嘲的笑笑,可能这是她仅仅对于一个学长的礼貌吧。

韩沁坐在机场的候机厅,隔两分钟看一眼手机,生怕漏掉了谁的留言,她看到秦文有些调侃的语句,心里开心的要开出花……本来想回复“打你”后来觉得太过于亲昵,怕他反感,思前想后,回复了一个黑脸的小表情。回复完之后,她呼口气,仿佛这段时间就只为秦文而紧张,不由得骂自己没出息。

韩沁一觉醒来,已经在英国的上空,她揉揉眼睛,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关于她和秦文的梦……

梦里,秦文还是故作高冷的学长,她习惯性地调侃他斯文败类。他还是一拿到相机就变得严肃认真,不理她在旁边翻白眼。他还是吃饭不规律,胃痛到脸色发白依然死撑。他还是喜欢天南地北的飞,拍下一张张照片做成明信片寄回学校,只写名字而不写一句话。他还是那个在培训会上对着各种构图样片如数家珍的大佬,她在台下昏昏欲睡。他还是感冒上火到嗓子发哑,她给他冲薄荷茶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全部都是上大学来和他有关的记忆……

飞机一阵剧烈的颠簸,韩沁从梦中惊醒,她苦涩地笑笑,还好,没有梦到最后最尴尬的场景。她依然记得秦文对她的批评,句句戳心,她承认他说的很对,很客观,但是那天她高烧不退……一看他的话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礼貌而又疏离地回复。明明前一天晚上他们一起聚餐他还有些宠溺地拍她的头,今天就过来指责。换了别人她可能只是生气,但是他是秦文,是她喜欢的秦文。

飞机降落,韩沁看着英国并不明澈的天空,伸了个懒腰,对异国生活的向往顿时冲淡了心中的不快。

秦文看着蒲怡楠微红的脸,鬼使神差地点点头,众人的起哄声中,他牵起了她的手。秦文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答应蒲怡楠,不得不承认,蒲怡楠很漂亮,也很会收拾自己。秦文觉得,或许是出于男生的虚荣心,又或者是单身久了,他答应和她在一起,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她并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和蒲怡楠在一起之后,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她和韩沁相比。他看着蒲怡楠靓丽的指甲,想起韩沁的指甲,是透明的指甲油,很干净。蒲怡楠的声音很甜,唱歌很好听,在他听来,总有一丝做作,韩沁的声音是很清脆,很悦耳。蒲怡楠每次都会把自己收拾的光鲜亮丽,妆容服帖,韩沁只会化淡妆,更多的时候是素颜。蒲怡楠的头发习惯披散下来,应了那个词语,黑发如瀑,韩沁喜欢扎马尾。蒲怡楠的衣服都是修身款,虽然不高,但是身材很好,拍出来的照片都是惊艳,韩沁喜欢韩版的衣服,很休闲……秦文突然想起来,他竟然没有给韩沁拍过一张照片,他不由幻想,如果他给韩沁拍写真,应该是那种很美好的校园的样子……

蒲怡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渐渐发现秦文并不像一个男朋友应该给她足够的呵护,她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时间不仅仅能冲淡各种误会,同样可以压抑情感……分手的导火索是一支笔。

秦文的生日,蒲怡楠给他买了一支很漂亮的钢笔,价格不菲,秦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后来蒲怡楠发现,秦文还是用那支旧旧的金属外壳的中性笔,她送的名牌钢笔被放在了抽屉的深处。蒲怡楠和秦文大闹一场,两人都精疲力尽……不得已提了分手,其实蒲怡楠知道,那支中性笔是韩沁的,那个只是在别人嘴里听到的学姐。她偶然间听到别人调侃秦文忘不了韩沁,一直用着那根笔的聊天,所以买了钢笔,想替换中性笔,后来她发现,其实韩沁就像那支中性笔,很简单,但是在秦文心里,永远比她这支更加昂贵美丽的钢笔重要。强扭的瓜不甜……她懂,她不勉强……

两年之后,韩沁回国,回学校办理手续,大学的同学准备筹备场不大不小的聚会给她接风。秦文届时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工作,听到消息,坐最快的一架航班飞回来参加……他风尘仆仆赶来,没有带任何行李,手里紧紧握着一个优盘……仿佛那就是他的全部。

聚会很简单,还是那些人,秦文恍惚间认为他还是当年快要毕业的学长,而韩沁她还是那个大二精灵古怪的小学妹。

聚会的地点是一个小民谣酒吧,老朋友自己的小铺子,很有气氛,秦文插上优盘,拿起麦克风。投影上开始播放一段视频……秦文的声音很淡:这个视频,给一个很特别的女生。

韩沁一开始也跟着别人起哄,当她看到视频里她的照片时,脸上写满了惊讶。

秦文看着她:“这两年来,我收集了所有有关她的照片,借着出差的名义去英国看她,却怕她知道,像个变态狂一样用长镜头拍她的一点一滴,甚至被路人怀疑报警,这两年来,很坦然地说,我有过女朋友,但是我忘不了她。我承认我不是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她曾经抱怨说,我的相机永远放在第一位,其实不是,它现在是第三,第一是你,第二,是那年,你送我的那支中性笔。”

视频的最后,全是她的照片,她大笑的样子,做鬼脸的样子,浅笑的样子……有自拍,有远景,最后一张,是那支中性笔,只有她知道,那年他借用她一直蓝色外壳的中性笔,她留了一支红色的,她调侃他自古红蓝出CP……

泪眼朦胧中,韩沁听到秦文深情的表白:“我要的并不多,只是一支中性笔的爱情。”她用有些颤抖的双手,翻出了包里的一支笔,虽然酒吧的灯光有些黯淡,但是所有人都看得清,那是一支同款的中性笔,红色的金属外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