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儿

我有一张劳作妇女的脸

田间地头梨树桃花旁

我不耕种时

常常想着那个块头大我十倍的男人


我没有看到过他说话

或许无言的男人才最豪情

他流着汗把最后一堵墙砌好

点上烟,眼睛眯着看向河边


我找任何理由开始经过他的家

我看到了他的大女儿,二女儿,小女儿

花花,小玲,玉心

他给她们每人一根红皮筋


二十三岁的我,清清淡淡的过来

不想再清清淡淡的过去

至少现在我想,我要和他在一起

火火闹闹的一家人围着吃一锅辣巴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