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飘在杭城的青葱岁月

就像大多数回忆性文章的开头一样,作者总会提及“在我小的时候   ”,是的,少年时期总是给我们留下太多不可磨灭的记忆,时过境迁,这些回忆依然会在脑海中不断积淀,让人感慨万分。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生活,双双离家前往杭州打工,基本上一年也就过年那几天能够见到他们,每到离别时,他们总是想尽办法哄骗我说只是去玩一下,不是去打工,最终知道真相的我就只能号啕大哭,别无他法。

这时的我对杭城的印象是一个很“坏”的地方,会让我的爸爸妈妈离开我。

渐渐地,我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了。由于家里的教育不太好,再加上不放心我一个人,我被接到了杭州和妈妈一起生活,我在一个叫瓜沥镇的地方上了二年级。那几天啊,一切的事物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呀!我不敢乱走,生怕一不小心走丢了,妈妈就找不到我了。这诺大的校园、陌生的同学和老师,在我刚开始的杭城之旅时,总是莫名给我一种压力感,我听不懂他们讲的方言,甚至因为我是外地人而被同学们取笑,我也不敢走出教室,像其他人一样在操场上奔跑,因为,我害怕。

那时的我每天最不愿面对的时刻就是去学校时,妈妈会用她的自行车载着我,不慌不忙的穿梭在柏油马路间,而我却在内心谋划着怎样骗她不送我去学校,这些密谋最终只是烂在了我心里,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离别时就十分伤感了,每天早上我都要望着妈妈远去的背影,直至那黄布外套的身影消失于汽车穿梭之间我才肯进校门。上完了一天的课之后,就很期待回家了,记得当时妈妈总是提前在校门口等我,手里拿着一串烤串或是一块烧饼,然后载着我去菜市场买菜,我在她的后座坐着,稳稳地,很安心,沿路看着街道两边各式各样的店铺,心想着这里面是卖什么东西的。

那时的杭城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隔壁村,离家很近,却一点也不熟悉。

再后来,我渐渐适应了数学老师讲课的方言,我这个外地人也慢慢和本地的同学们打成了一片,我也拥有了几个死党,在杭城的日子似乎不再那么单调:我会在周末骑着妈妈的自行车绕着周围大一大圈,我也会和同学互相拜访,去他们家观玩好玩的玩具,亦或是大家在烈日下尽情奔跑,没有任何目的地四处闲逛。孩子的精力总是用不完!我不再害怕自己走丢,不再需要妈妈来接我放学,不再畏缩在教室里,我开始探索每一条新的道路。

慢慢地,杭城成了我心中的寻宝图,探索的越多,你发现的也就越多。

转眼四年过去,到五年级时,周围邻居换了一批又一批,见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新同学,我感慨时光的流逝,也初步理解了生活的无奈,因此我时常对自己以前偷取家中零钱去买玩具的事感到懊悔。记得有次妈妈感冒了,为了省点钱,她骗我说医院关门了,天真的我偷偷地跑出去看,发现并没有关门,于是开心的告诉了她,直至今日,每当妈妈提及此事,总会说当时的我真的让她很感动,我也为我曾经做过这些举动而感到自豪,即使当时还不懂世事。

五年级下册,家里造房子,我便回家继续念书,从那时起,杭城对我来说就是记忆深处的回忆了。

在那个年代,我没有QQ,也没有手机,回家念书就意味着与那边的同学断了联系,我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来不及和他们打就踏上了回老家的路途。

也好!离别总是伤感的,朦朦胧胧的回忆就足够了。

在我回家之后,我还会挂念着我那几个死党,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还记得我。当我再次回到杭城,已经是初一那年的暑假,还是住在儿时的房东家,房子一点变化也没有,聋哑的老房东也尚健在,我还是像儿时一样骑着妈妈的自行车到处探索,有几处我还有印象,有几处已完全不是原来的模样了,儿时读书的小学也扩大得像个中学,我边骑着边感受杭城发生的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路过儿时死党家的店铺,门开着,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坐在大厅写作业,就跟当时被父亲逼着写作业的他一模一样,到底是不是他,我无从得知,我也没想着去打个招呼,彼此只保留最美好的记忆便罢。

啊!杭城啊!到现在,她已变成我青葱岁月的见证人,那些飘着的回忆时常提醒着我要珍惜身边的美好,我会因为曾经犯下的错误而反省自己,也会为昔日有人一直陪伴着我而感到暖心。

这就是我和杭城的故事,虽然没有扎根在那儿,但我留恋在那儿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