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女孩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她,也许是因为对童年里那些美好的记忆难以忘怀,才会经久不息地去回味,哪怕每次都只是一个小小的片段,也能带来一段时间的甜蜜。

家乡的田野,山峦,云彩,花草树木,还有一起嘻嘻哈哈长到大的小伙伴。她便是其中的一个。

记不到什么时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只记得,自我有记忆开始,我们就在一起玩耍了。

我们是邻居,年纪差不多,自然成了亲密无间的小伙伴。除了临近的几个孩子,她就是我唯一的玩伴了。我们常常不分彼此,流连在两家之间。

在孩子的世界里,不过是一堵墙之隔,我家你家,并没有分的很清楚。有时候连睡觉也想要赖在别人家,若不是父母一再要求回去,担心麻烦别人家的大人,我们恐怕是睡一张床了吧。

我们相处的时间多数是大家都没有上学的时候,一起在院子里种花花草草,一起抓虫子,采野菜。听起来也许是相处很好,亲密无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在一起经常掐架,也许刚才还嘻嘻哈哈,接下来就是闹事现场。

可能受到母亲的性格遗传更多,我生性不爱与人争斗,性格温和甚至有点懦弱。每次争论的时候,总是我占下风,虽然在年纪上,我比她长,个头也比她高,但丝毫不占优势。

我们打打闹闹,从来没有决裂或者疏远一类。

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之间的关系总是微妙的,刚开始的几年,我们两家关系较好,大家有什么事情总是互相帮忙,互相照应,不觉得有什么,理所应当,自然而然。后来,她爸路上见到我爸的时候不再打招呼,大家一墙之隔却很少再说话。我也在叫了一次他爸爸叔叔没有得到回应后加入了沉默大军。

昔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如今共同在一个屋檐下,空无一语,大家门户大开,默不作声。像是鸣唱了很久的蝉在某个夏日的午后戛然而止,世界归于和平宁静,但又无比尴尬。

我们两之间也怪怪的。好像很少说话了。

后来,她跟着爸爸坐上了去往沿海的火车。据说要去很久,她爸卖了家里几乎一切东西,带着她,离开了这个我长大的地方。

我们没有告别,在那时的我们眼里,根本没有告别二字,而我们也不懂告别的意义。在上学以后,我才在书本里看到“告别”这两个字,原来如此诗意,有如此多关于告别的故事。

以为还会再见,以为在某一天,我放学后,他们家会集体回来,笑着与周围的邻居打招呼。然后在家大扫除一天,第二天回归到我们平淡但是满足的日子里来。而我们也可以微笑着一起玩耍。

那列去往沿海繁华城市的火车上,命运之神夺走了她的爸爸,那年她好像不到十岁。以为在火车上突发恶疾,她爸爸离开了这个世界。

后来,她妈妈回来了,还是带着她去了沿海的那个城市。

听说她在那边上学,那里是繁华的沿海城市,挺好的吧。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到过我。

几年以后,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她,被人谋杀,而凶手却逃之夭夭。

我不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感受,只是很惊讶,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曾经多么鲜活的一个小女孩,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玩伴,那样灵动,那样真实,如今,像黄昏山岗后面的一缕炊烟,飘向天空,奔向云团,消失不见。

回到家乡,看到熟悉的草木花鸟,但眼前已经物是人非。也更加确定这个事实,至今,我没有见过她家的任何一位家人,也没有在回家的某天在村头看到她归来的

喜悦。

村里人后来总是议论,如果他们不走,不离开家乡,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也有人说其实他爸早就染病,只是骗自己罢了。死是早晚的事。而也是因为她妈妈的贪婪,玩弄别人的感情,最后才害了她。不管是恶语中伤还是作为饭后谈资,大家都颇有说辞。

真相不得而知,于我,能够想到的是她爸不太友好的一面,但与她相处的时间依然是童年记忆里无法抹去的多彩时光。

这个女孩,我猜,在另一个世界,她也会过得很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