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水

第七封。

→_→→_→→_→

你好,小圓,又看到你的來信了。

江邊美景,素衣麻花辮,這是如水墨國畫般溫潤清新。可惜,我這裡風沙滿天沙塵肆虐,六七級大風颳了整整一天,外面灰蒙蒙一片。倒是你的文字,給我帶來難得的清爽。

你的文字也是暖心的,有溫度,既然說不出口那就寫出來,未必是我們這樣的書信,幾行字一個信息也能傳遞心意。其實大家都在渴望都在尋找,期盼這樣的情感碰撞。如同那個給你回應的同學,一句話就能讓人備感欣慰,溫暖感動。很珍貴。

所謂衣食父母,生養之恩是有的,也要回報。只是孩子總要長大,成為獨立個體,而不是家裡的私有財產。家人之間需要保持適當界限,互不侵犯彼此尊重,不評判不指責,也是很大的善意了。堅持走自己認定的路,沒什麼,其中的艱難曲折冷暖自知,卻也需要有擔當。

江水的皮膚?好生動的描述。想起王洛賓的一首老歌,許巍翻唱,很有味道,就叫做一江水,懷舊傷感,繞樑三日。江邊民國風的大宅,可以師生一起作畫,聽來很是詩意。選擇復讀需要很大勇氣,不丟人,反而值得欽佩。你也有屬於自己的藝術氣息,有待發掘,展現,綻放。

安康。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