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小小鸟*六(在劫难逃)

        高翔腾空而起向着乌鸦指引的方向极速飞去,一路上他心潮澎湃,一边挥舞着翅膀一边欢快地歌唱:

        我要飞的更高  飞的更高

        狂风一样舞蹈  挣脱怀抱

        我要飞的更高  飞的更高

        翅膀卷起风暴  心生呼啸

        ……

        他飞呀飞呀飞了很久很久,视线里依然没有出现村庄和谷地,此时他饥渴难耐,翅膀也开始酸痛,他收起翅膀停在树枝上休息,看着一望无际的林海,顿时心生疑惑:难道乌鸦在骗我?难道森林没有尽头?难道是我迷失了方向?这都大半天了竟然还在森林里,要是在平时早往返数次喂饱了全家!

      “怎么办?回去?不行!信心满满而来,两手空空而归,岂不任尔取笑!不可!绝对不可!那么继续吧,只是这前路茫茫,几时能看透?”高翔站在枝头,陷入沉思。

        突然,一只雄鹰在他头顶一闪而过,他幡然醒悟:乌鸦一定没有骗我!森林一定有尽头!我一定没有迷失方向!一定没有!一定是我飞的不够高!不够远!不够快!想到这里,他抖了抖翅膀,再次腾空而起,他提升了飞行高度,也加快了飞行速度,向着既定的方向拼命地飞去,虽然高空的风很大,气温也很低,他的肚子也饿得直叫,但这些都无法阻止他前进!

        他跨过大山,越过大海,终于飞出了森林,飞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一个他从来不曾见过的世界,一个充满诱惑的世界,那里不但有他梦寐以求的谷子,还有大豆和高粱,以及各类蔬菜和瓜果,视线里的景色远远胜过了他生存多年的森林,他欣喜若狂,降低了高度,也减缓了速度,贴着地面嗅着各类植物的清香欢快地飞来飞去。

        直到累的无力撑起翅膀,直到看的眼花缭乱他才停止飞行,落在谷枝上休息,看着低头摇晃的谷穗,他垂涎欲滴,他一步步靠近谷穗,用他尖锐的喙将谷子一粒一粒啄进嘴里。“哇!太好吃了!真是世间极品!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他一边吃一边暗自称赞。

        骑在谷穗上他美美地饱餐了一顿,略微停歇后才突然想起此行的目的,他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超大的谷穗,心想:把这一穗弄回去,肯定能让全家填饱肚子!于是他抖了一下身子飞到了那株谷枝上,经过一番叼琢他弄断了谷穗,可是以他的力气根本无法将其叼起来,因为那谷穗比他还大,比他还重!试了好多次最终还是没能成功,他蹲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无奈地感叹:为什么我生的这么娇小呢?要是有雄鹰一般身材就好了! 哎,这么大的谷穗,可惜了!

        考虑到自己的实力,他只能狠心丢掉那个大大的谷穗,寻觅了许久他终于找到一个自己能担负起的谷穗,又是一番艰苦的叼啄,弄断以后他张开嘴巴紧紧咬住谷穗,然后挥了挥翅膀一跃而起,他感觉好轻松,在谷地飞了一圈后又停了下来。“这么远的路,我来一次多不容易啊,就带这么一小穗回去了?太不划算了!不行,我得再弄一穗!”他一边想一边环视着周围,在谷地的中央有几株谷子长的十分娇小,他飞过去弄断了一穗,将两个谷穗捏在一起用嘴巴紧紧咬住,然后挥了挥翅膀准备再次腾空,可是这一次他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就在他第一次咬着谷穗在谷地盘旋时就已经被地头儿的农夫发现了,但他并没有注意,或者说他肯本不知道那就是人类。那农夫是个玩弹弓的高手,对空中飞舞的鸟类经常是百发百中,更不用说静止不动的活靶子,但第一次射击时或许是过于自负农夫竟然失手了,子弹没有击中高翔的身体,而是击中了谷穗。谷穗掉到了地上,高翔也跟着落了下来,他并没有受到惊吓,他以为谷穗的掉落是飞翔时空气中产生的逆流所致,他再一次紧紧咬住谷穗,准备再次腾飞,他一点儿也没意识到危险即将到来!

        农夫用最大的力气拉开了弹弓,冷静地瞄准了高翔,把握好时机果断地松了握着子弹的手,这一次他成功地延续了以往的神迹,高翔被打翻在地摔的鲜血直流!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才明白眼前的东西就是人类,他突然想到乌鸦提到的危险——不是被人类熟食,就是被猎狗生吞!

        “我不能被他抓住!绝对不能!”他忍着疼痛拼命地挣扎,可是,一切都晚了!他被农夫紧紧握在手里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