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传销骗局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同样是在夏天,在我大二那年的暑假,我的一个堂姐误入了传销组织。家里人非常着急,又不知如何是好。我当时并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因为这位堂姐是家里除我之外教育水平最高的一个孩子,我跟她的关系也最好。

和家里争执一番之后,堂姐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去她的地方看一下,然后向家里证明她并非进了传销组织。我只知道她在义乌做事,好像是在销售信用卡之类的产品,其他一概不知。那时候也听过一些传销组织的事,印象最深的是一旦进入这种组织,再也无法逃离,也不能对外联系。但是我的堂姐,她居然可以随便和家里联系,还说自己可以出入自由。

我并没有考虑太多,也没有跟家里说堂姐让我去义乌的事情。出发时,我跟大学里最好的一个同学说,对方是我堂姐,如果她真的进了传销组织,我得把她带回来;如果不是,那就更好,我可以告诉家里不必担心。我并不害怕,因为我孑然一人,又是个学生,传销组织是不会要我这种既没钱又不会骗钱的孩子的。

从成都到义乌的火车要经过我的家乡,我在乘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之后,在义乌的清晨见到了来火车站接我的堂姐。此时我内心的疑虑已经打消了一大半,既然她都能出来接我,说明并非像家里所说进了传销组织。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堂姐便带我去了她的地方。

那是义乌地区一套再普通不过的民居,我记得是套三的房子。堂姐带我抵达房子里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外出,只剩下几个人在房子里无所事事,有人在房间里说着什么,但我听不清楚。所有见到我的人都对我非常友好,好像见到远方的客人一样。

我洗完澡后,大概午饭就做好了,其他人也陆续回到房子里。吃的东西很简单,大概十个人的团队围坐在一起,两个大盘子盛着菜,都是土豆、黄瓜之类的,边上零星有点肉。所有人都很满足,吃饭之前,团队的头头需要先说两句,然后说大家吃饭吧。起筷之后,大家都会给对方夹菜,笑脸相迎。你会觉得那种场景看似像家人,其实又很别扭。

吃完午饭之后,大家都会午休。男生两个房间,女生一个房间,刚刚吃饭的地方变成了午休的场所。没有人问我来自哪里,也没有人问我来做什么。我想要问他们,对方却摇摇头不说话,或者看着你笑。

午休结束之后,大家聚在一起,听其中一个人讲课。一块小黑板被抬进吃饭的地方,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听课,有些人外出了,只有几个对课程内容还不太熟悉的人留在屋子里听课。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子开始讲课,内容我记得非常清楚。

他先说了一个故事,据说是央视曾经的主持人敬一丹亲身经历的。话说敬一丹有一次去草原采访,路遇一个放羊的小男孩,敬一丹便问他:“为什么要放羊?”“卖钱!”小男孩说。“卖钱做什么?”敬一丹再追问。“娶老婆!”“娶老婆做什么?”“生娃!”“生娃之后呢?”“放羊!”

说完这个故事,听课的人都笑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已经听了不下五遍,但还是会笑的很大声。这个故事也并非出自敬一丹,而是网络上传播的一个小故事。

说完这个故事之后,讲课的人会问,你是否要成为这种放羊娃?答案自然不是。于是他开始分析,为什么一件商品从出产最后到顾客手里,价格比成本价高出那么多?那是因为其中经过了许多经销商,每一层分利之后,价格便抬高了。然后他说到,他们的组织便是把商品直接从厂家那里卖到顾客手里,省去了经销商的过程,其中所有的利润全部掌握在他们手上。这便是他们团队的模式——直销。

这件事情说清楚之后,课程就算结束了,但自始至终,讲课的人没有说过他们卖什么东西。讲课的目的,除了让听课的人知道他们这是直销模式之外,还需要让听课的人最终学会这套说辞,给新来的同事上课。所以每次有人说完课程内容之外,都会有听课的人起身到小黑板旁边,学着刚刚讲课之人的模样对着空气授课。学成的标志除了内容一字不断之外,速度也是其中一个指标,谁说完这些内容的速度越快,谁就会获得越多的掌声。

第一天下午便是在听课的过程中度过,很快我们便在一起吃晚饭,同样是中午的菜品,同样的一群人围坐在一起。每次开饭之前,那位小头领会说一个故事,大概都是些励志的小故事,然后大家鼓掌,开始吃饭。吃饭途中,小头领也会让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整个氛围可谓其乐融融。

那是七月的义乌,天气非常热。吃完晚饭之后,大家都不会出门,屋子里没有电视,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方式。吃完饭之后,有人开始去洗碗,其他人便有自己的活动,或者下棋,或者玩纸牌,或者早些睡。这时候,小头领会跟其中一些人单独谈话,也开始会有人主动找我聊天。因为堂姐也在这里,所以小头领把我这边的事情都交给了堂姐。

我必须得承认,虽然我不知道这群人在做什么,但我的潜意识里,并不认为这种组织也是传销,因为我的人生安全并没有收到损害,我的人生自由也没有受到限制。

我在那的第三天,堂姐和屋里的人带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那是一间很大的地下室,有人在外面欢迎加入的人,几百人在一个偌大的空间里聚会。聚会的内容非常简单,大家坐好之后,同样是一个讲师在上面讲课,说的内容和我们在屋子里听到的一样,没有任何差别。然后,一排刚刚加入的同事上台诉说自己过往的经历,其中不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家都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有的甚至声泪俱下。

活动最后,伴随着音乐,所有新加入的同事都在台上欢呼。然后团队里最大的头领会一个一个问他们是否愿意加入,其他人都很疯狂地怒吼要加入。堂姐把我推上台,但我内心并没有打算要加入这个组织,我只是来看她的。最后,当那个人站到我面前,大声问我是否要加入时,我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嗯,然后便匆匆下台了。

正常聚会不到一个小时,出来之后我感觉自己耳膜都要破裂了。我们并没有回到属于我们的那个屋子里,而是到了另一个小区的另一套房子。这个地方除了亮堂一点之外,其他都和我呆的那个房子差不多,只不过感觉这边的人特别多。

一群人聚在房子里,其中一个人坐着,在和另外一个人讲述我们刚刚听完的课程。看到我这个新面孔,坐着的那个人让我过去。我和他面对面坐着,他问我是否知道这群人在做什么。我说不太清楚,我是新来的。然后,他继续跟我讲述课程的内容。除了语气之外,我听不出任何内容上的差别,以至于我现在依然清楚地记得这些课程内容。

说完之后,对方并没有再问什么,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房子里。又是一天傍晚的时候,我们开始吃晚饭。同样是重复第一天的流程,大家很满足了过完了一天。

我必须说清楚的是,虽然我对这个团队是否是传销组织不太确定,但我很肯定自己对这种模式不感兴趣,所以无论对方与我说多少次课,无论我是否明白对方在做什么,我都不感兴趣。那时候我对新闻充满了热情,一心只想毕业之后进入报社工作,这是后话。我只是想说,那些课程并没有让我动心,有加入这个团队的意愿。

大概四天之后,我觉得实在无趣,于是向堂姐提出想回家。既然看到她在这边没有遭受欺负,我觉得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而且我很肯定地告诉自己,她是不会跟我回去的。

在义乌火车站的时候,堂姐终于跟我说到她们在卖的商品。那是一套洗漱加化妆的用品,价格好像是2980元一套。我已经忘了她跟我说这套东西如何如何能挣钱了,只是说卖出去一套之后,就能赚很多钱,但这背后的钱从哪里来,她并没有说,我也不感兴趣。就这样,我拒绝购买之后,一个人回到了家,把见闻和家里人都说了。

这件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大概过了半年之后,家里打电话说,堂姐还在那个地方没有回来。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但家里已经做好计划,一定要去把她叫回来,哪怕绑也要绑回来。

于是在那年冬天寒假的时候,叔叔和我,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一起去了义乌。我们打电话把堂姐约出来,然后见到她之后,便一把抓住她上车,直奔火车站。但是,在出租车经过一个转盘时,堂姐拼命喊救命,我们被警察截下了,最后所有人都去了当地派出所。因为堂姐死活不愿意跟着我们回家,最后我和叔叔只能打道回府,堂姐又回到了那个地方。

我至今都不知道堂姐最后是如何离开那个组织的,她也从来没有提起过那件事。如今她已经升级为妈妈,并在义乌安家,过着还不错的生活。当我这两天看到李文星的新闻时,突然觉得她很幸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逃离那种组织的魔掌。其实我一直想要问她,当初为什么没有离开。

李文星的事,部分责任要归咎于那家招聘网站助纣为虐,但造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传销组织。自我堂姐的遭遇之后,我听到周边很多朋友说过传销组织的事迹,无不是恶劣至极,有的甚至完全限制人生自由,没有拉到下线人头则很有可能有性命之危。除了李文星之后,还有数以万计的人在传销组织里难以逃离。

很多人都说,传销组织很可怕,因为有进无出,最后就算出来了也要脱层皮。不过在我的认知里,比进入传销组织更可怕的,是置身于其中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的下线,还有的甚至明知这是一场传销骗局,依然当成赌博想要拼上一把。前者是无知被洗脑,后者是太过聪明,最后必然会被聪明误。

传销组织渗透的领域非常多,从现在已经济开发区为主题的广西1040阳光工程,再到前些天被瓦解的以慈善为由头的善心汇,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更是让这种诈骗行为迅速蔓延扩张。加上我国现行法律对于传销行为的界定过于模糊,甚至有些地方任其发展,或者养虎为患最后“黑吃黑”,多重因素导致传销组织愈加猖獗。

这块灰色地带正在扩大,再不整治后患无穷。有人说这是属于传销的美好时代,就算再盛行十年也未可知。因为现在的这种抵制传销盛行的要素,根本无法有所作为。在发展快速的时代里,任何一个理由都可以引发一场骗局,从最底层的工薪阶层,到中产阶级,都有可能卷入各式各样的传销体系中。只不过有些人悬崖勒马及时退出,有些人却不愿出场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公共汽车开向城市心脏 时间流过就能忘记悲伤 滴 请您为有需要的乘客让座 暴雨滂沱让这城市沦陷 我们坐在屋檐下抽着烟...
    懒汉在低谷中阅读 41评论 0 1
  • 好几年前常说,我是福建人,但我没有来过厦门,近两年倒是经常来,这次被我兜拉着来一场地图里的奥斯卡。 偷偷跟着爱情,...
    在飞FSW阅读 319评论 0 2
  • 一、 水池里数百个小伙伴都在说 只要能吃饱肚子 它们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二、 我们被活活饿了三天了 所有骄傲 在生...
    忞昉偲阅读 32评论 0 0
  • 房子是关乎每一个人的头等大事 买房已经成为青年们的心头痛 身边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 但房子仍然供不应求 在国内一些一...
    装无忌阅读 5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