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克制保守 依然过不了多年后初恋这一关

以不语来掩饰我的焦虑,在生理期不能按时到达之前。

脑海里是一个素昧谋面的生命,它现在兴许就在体内积极地生长。

我要救他,周遭是撕裂的芳华

下定决心忍痛也不能让他见到这个世界的一丝光亮。

这样不够格的我不敢发脾气,毕竟他错我也没有做到制止他。

怪我,在快乐面前每每懦弱。

我开始感慨这世界的可笑,

想要得子的人出入医院寻求名医。

害怕中枪的人如我一千种疑似症状

小腹坠胀的疼

理疗师按下软乎乎的肚子竟然笑着说 

扑通扑通的看你心跳的多快啊

我越想越呼吸不畅

我手掌浮肿

我腰酸背痛

我月经不调

我右眼皮在跳

我嗜睡 怕冷

...

我做好一切思想准备,

欲望不受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