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二)— 和谐之都

鼓瑟吹笙

我有嘉宾

食野之苹

呦呦鹿鸣

——《诗经·小雅·鹿鸣》

和谐之都

华沙的白天很长,每天不到五点天已经大亮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逐渐天黑。充足的白天使华沙人民的户外活动也更加丰富多彩,悠闲恬静地生活在这个不太拥挤的美丽小城。可是商场、超市等却很早就关门了,尤其在周末,晚上18:00就关门了,即使会开到稍晚的餐馆也似乎根本也不在乎翻台率,也不在乎是否赚钱,他们似乎只在乎是否提供了最佳的服务,只在乎能早早下班和家人共度美好时光。

华沙人民如在世外桃源般慢悠悠生活着,大自然和人类达到了高度的和谐与统一。随处可见胖嘟嘟满地的鸽子,摇摇摆摆信庭踱步,根本不害怕周围的一切,不管是人类还是车。鸽子雄赳赳气昂昂地散步,它觉得一切都会为它让路。小朋友们欢喜地使劲儿追着鸽子满地跑,本来摇晃走路的鸽子拖着它那笨重的双脚快速跑着,像极了一个不倒翁肉球在地上移动,小孩子咯咯咯咯笑着,追得更欢了,这鸽子也不着急,在被追了几圈后才“嗖”地飞起来,不一会儿又落到地上了,被另一个小调皮捣蛋追着跑。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宝宝把心爱的红色小汽车放在公园路边的长椅上,谁也不让碰,步履蹒跚追着一只鸽子,却怎么也追不上,生气地从地上抓起一把土,跺着脚,哼一声,用力洒向鸽子,可鸽子却丝毫不受影响。小宝宝气急败坏地嘟囔着小嘴,这时爸爸准备去拿起小汽车带小宝宝走了,这小宝宝哇的一声哭了,爸爸放下小汽车过来搂着宝宝讲道理。我们偷笑着走了,是不是每个小男孩童年都是这么“坏”。

一只小松鼠偷偷捡了颗松子,一跳一跳地准备回家。我怕惊扰了它,悄悄地轻轻地朝它走去,没想到它就趴在树上不动了,似乎在等着我过去。是不是它已经熟悉了人类这种生物,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和这片丛林里生活的其他动物一样呢?我走到它身边,满心欢喜地掏出手机,结果这小家伙儿呆萌地盯着我的镜头,心里想着“咦,这是什么呀?”一动不动,硬是让我拍了5分钟,觉得我应该拍到满意的照片了,才蹦蹦跳跳噙着松子回家。

这一对儿夫妻鸭子以这种姿势依偎在草坪上,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来人往,嬉笑打闹,即使我们走近了也岿然不动,我行我素。偶遇一只超级会装X的孔雀,昂首挺胸,质问天空,锐利的目光注视远方,全以为自己是聚光灯的焦点。孔雀大哥可能觉得这种pose摆够了,纵身一跃,落到地上,抖一抖漂亮的尾巴,弯起一只爪子,上演金雀独立。可惜这只孔雀上一秒还在到处装X,四处摆拍,下一秒就被一个金发小美女追得狼狈不堪地到处转圈跑。

一只超级会装X的孔雀

不论在老城城堡广场还是在肖邦公园,总会有老师带领一群初中生或高中生,或踏青,或参观,或游玩。而年纪稍小的孩子们都和父母家人一起享受着家庭时光。满眼即是的一幅幅温馨画面,会让人觉得时光都静止了,定格在每一个家庭的欢声笑语中。

爷爷和孙女坐在老城墙根儿讲着故事

爸爸带着两个孩子在肖邦公园草坪上玩耍

孩子们正和孔雀交谈

刚会走路的一个小孩儿像小鸽子一样蹲在地上玩耍

中心火车站旁一处涂鸦

下期我将推出“花之迷都”,“吃在华沙”,带您继续领略华沙的鲜花和美食,勾起您的味蕾,敬请关注。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折耳根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