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不排队的人该不该怼?

首善之城,海淀西二旗,今天我怼了地铁不排队的人,是一群人。

整个过程我可以用以下示意图表示。绿色的圆就是老实的我。

最开始有8个人是整整齐齐排好队的,来了一位戴黑色鸭舌帽的女性(橙色的圆是她),堂而皇之地,在队伍旁边生生创出一条队。我当时的心情可以用愤怒二字形容,很想上去质问她:你为什么不排队。但是转念一想,即使她在我身后排好了队,地铁一来,后边的一坨人也会蜂拥而上。算了忍了,还要上班呢。


地铁来了,人群一窝蜂涌上,可是我不仅没上车,且车辆开走时,我已经没有队伍可站了。老实人只能爆发,请身旁的黄圈姑娘让开,黄圈姑娘本欲争论,睁大眼睛发问:你说什么呐?


好嘞撞我枪口了!我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低沉地问:你排队了吗? 你是不是刚才站在那,一堆人。说着我手指指向了他们刚才簇拥的地方。

她无语了。我只好指着车厢里的人大声说:你们都排队了吗?你们都是年轻人,素质道德去哪儿了?

我怼得很爽快,倒是希望有人能出来跟我辩论几句,以展现我舌战群儒的风采。然而周围没有人接我的茬。

工作人员赶紧把我拉到另一个车门队伍的第一个,我也不怕迟到,因为今天出门早,我想好好给他们上一课。

奈何下班车很快就来了,我只得上车。地铁轰隆隆地穿过清晨的微光,划过喧闹的城市。我却激动不已,幻想着,刚才我应该做一些长篇演讲,斟酌着演讲词用哪个,比如:乌合之众,害群之马....

怼出来心情畅快了,可是我经常在西二旗坐地铁,每次看到那些混乱无序的状态我很生气,不想忍,不想做不排队的那一个随波逐流。

首先,后面来晚的乘客如果刻意制造了混乱,他们会提前上车,心中侥幸法不责众。虽然地铁在早高峰已经提速到了1.5分钟一班,但是通过不排队一窝蜂上车,他们可以多睡3分钟,从而不迟到。

对于那些规矩排队的乘客呢,他们也有些微的收益:即对于何时上车较有把握(只是相对不排队的人更有把握一些),体验也会稍微好。 但是劣势是自己守规矩带来的益处被侵占,即无法阻止一窝蜂插队乘客。

一窝蜂涌上车,效率高,车厢能装更多人---车上已经到了前心贴后背的程度,真像把羽绒服塞进小型收纳袋。而规矩排队上车的模式,可是塞不满车厢的。所以也许乘坐的效率提高了,但秩序只留存了1/3。

如果换个不是早高峰的时间,即车座资源丰富,也不赶时间,西二旗就重回那个排队井然有序的场面,在高科技企业上班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举手投足间都写满了文明。

胡适先生曾说:“一个肮脏的社会,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的正常社会,道德也会自然回归。一个干净的社会,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那么这个社会最终会坠落成一个伪君子遍地的肮脏社会。”

我想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寄希望于每个人的自觉性,不如通过强有力的规则去约束。这是需要我们地铁管理部门去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