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的未来




如果山是高峻的

那么丘陵一定是伪命题

虽然使用同一种语言

即使在一个空间里

我们的目光

永远不是抽象的东西


地块一再分裂

所有的河床、似乎

都在分流我们的血

干渴、一如我们的心灵

爱无所爱

恨亦毫无缘由


我们在茫然之中选择无语

选择一叶障目

或者在某一天清晨把自己灌醉

但我们无论如何

要把庄严写在脸上

写在眉宇之间

写在女人和孩子们面前


一遍遍的秋风扫黄了所有的绿

严酷的季节已经来临

也许皑皑的白雪

会埋葬一切感觉

但是;我说

即将到来的是冰川

绝不是你所赞美的雪绒花


有时我们就像天真的乌鸦

总是幻想着

拥有一身华丽的羽毛

2017年11月19日于北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