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Fan下午发来微信,只言片语,告诉我那种最真切的感受。一贯不喜欢用“感同身受”这个词语的我却第一次从心底里发出“感同身受”这样的怅惘。





Fan是我曾经的同事加闺蜜,在工作上,我们搭过班,彼此的默契和配合可以达到心有灵犀、天衣无缝的地步,有她做副班的那一年不仅让我感到轻松很多,还有许许多多无意间碰撞出来的快乐;生活中,我们从没断过联系,即使我离开了原来的所在单位,她依旧是我随时可以叫出来约饭的那个。她喜欢听我信口捏来地讲“李白是个富二代”的故事,以风趣幽默的口吻讲那些古代诗人的奇闻异事;她也坐在我的办公桌前,听我在她的背后哼了一年的黄梅戏。

如今,我们竟更有类似的遭遇。

说不上安慰,成天作一脸忧愁的姿态也未免显得矫情。突然好像就是在那么一瞬间,让我开始恍然意识到,18岁和28岁的不同。18岁可以“为赋新词强说愁”,可以在青春里故作忧伤,可以略带矫情地做一个幽怨的诗人,因为即使那些被写进故事的悲哀,在现在看来也终究是明媚的忧伤。可是28岁之后,要做到不为得张狂,不为失悲痛,慢慢学会接受。其实接受就意味着面对成人世界里面所有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比起那个18岁的自己,我已经很少再多愁善感,莫名地感伤了。比起同龄人,我所有的经历和内心的成熟要远比他们多的多。从心底来说,我愿意接受生活给我的各种为难,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排遣天性细腻的敏感和忧伤。这就当是所有文人的通病吧。

这阶段刚好在读蒋勋的《云淡风轻》,那里面给了我很多的力量,是安静下来的力量。

蒋勋说,当生命可以前瞻,也可以回顾的时候,才懂云淡风轻。也许走过平湖烟雨,跨国岁月山河,只有那些经历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他们的生命才会显得更加生动而干净吧。先生也说,何为“云淡风轻”?“喜悦和哀伤过后,大概就是云淡风轻吧。云淡风轻好像是河口的风景,大河就要入海,一心告别,无有挂碍。

Fan在微信的最后以急切地语气给我发来一句:那你就去送啊!

她的意思是让我每天一早先把奶奶送到医院再去上班,我回来后冷静了许久。终于以不可置否地口气给老头老太打了一个电话,明天起,我开始一早先送他们去医院,再到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