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宁产品思维笔记+心得 - 第24课 用“交叉视角”跨界创新

第24课 用“交叉视角”跨界创新

第24讲笔记:

1.   婴儿恒温箱的发明

19世纪70年代后期,妇产科医生斯蒂芬·塔尼在繁忙工作之后,去巴黎动物园散步。在动物园他看到了小鸡的孵化器。斯蒂芬看到了从小鸡孵化器中刚孵出的小鸡,在温暖适宜的环境中蹦蹦跳跳,他有了一个想法。他聘用了动物园的家禽饲养员奥迪尔·马丁,两个人合作用小鸡孵化器的模式,制作出了给人类的婴儿恒温箱。

19世纪末期新生婴儿的死亡率高得惊人。斯蒂芬做了统计,使用了他做的婴儿恒温箱之后,体重过轻的新生儿死亡率从66%降低为38%。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婴儿恒温箱已经成为美国的每家医院的标配,让1950年到1998年,近50年间新生儿死亡率降低了75%。

这么伟大的发明,来自于一个医生去逛动物园,看到的小鸡孵化器。

2.   未来已来,只是分布不均

跟这个观点意思一样,还有一本专门介绍创新的书《伟大创意的诞生》中,介绍了一个概念叫“相邻可能”。

我们需要的某种能力要素,它可能已经产生并成熟了,只是它正在另外的某个领域被使用着。就看这个已经存在的未来,它会不会撞到你眼睛里,让你起心动念。这就是灵感的瞬间。

所以,婴儿保温箱的发明者到底是谁?是斯蒂芬,还是动手做出了小鸡孵化器,又用同样的技术辅助斯蒂芬做了婴儿恒温箱的动物园家禽饲养员奥迪尔呢?

当然是斯蒂芬,因为起心动念的人是他,定义产品的人是他,完成产品化关键环节推动的人还是他。

3.   婴儿恒温箱的迭代

二战后,婴儿恒温箱等技术的广泛使用,已经提高了欧美国家的初生儿的存活率。但是在很多条件不好的发展中国家,初生儿死亡率依然很高。给这样的地方提供婴儿恒温箱的关键难点在哪里?

首先,当时的婴儿恒温箱非常复杂,而且很贵。美国医院使用的一台标准化婴儿恒温箱,售价大约是4万美金。从根本上说,贵并非是一个不能攻克的难题,总有类似比尔·盖茨的人愿意捐赠。

真正的难点在于,复杂的设备容易出现故障,而维修依赖专业的技术人员和维修备件。

2005年,就是印尼海啸发生后的第二年,一些国际救助组织捐给印尼一个城市八台婴儿恒温箱。2008年年末,也就是三年后,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普赖斯蒂洛去访问这个城市时,发现这八台恒温箱全部出了故障,停止使用了。

关键问题是什么呢?坏了不会修。当地的工作人员看不懂恒温箱上的英文维修手册。

普赖斯蒂洛就起心动念,为发展中国家研发一种新的婴儿恒温箱。他出了迭代的产品,产品需求是这样的:

·       这个新设备不仅应该更加可靠;

·       而且还要造价便宜;

·       最重要的事情是,一旦出现故障,这个设备不会完全瘫痪,稍加修理就可以再次投入使用。

这就是新婴儿恒温箱的产品定义。

这个产品的基础功能依然没有变:为初生婴儿提供恒温、透气的保障性空间。而这次产品迭代的核心变化,是对外协资源做了完全不同的定义:在当地的社会条件下,一定可以修。

可以修要保障两点:可以找到维修人员;找到维修备件。

普赖斯蒂洛做了这个产品定义之后,接着就发动团队开始找实现方法。找到方法的并不是普赖斯蒂洛本人,而是另外一个医生罗森。罗森是波士顿的医生,他通过观察发现,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小城、小镇,都有汽车的维修和保养能力。这些城镇里就算缺少空调、笔记本电脑或者有线电视,也都能够确保让汽车在公路上跑。罗森就向普赖斯蒂洛提议:用汽车的零部件,来改良出一种简易的婴儿恒温箱呢?

在罗森提出他的创意的三年后,普赖斯蒂洛团队,做出了新的婴儿恒温箱原型,他们给它定的名字叫育婴器。这个利用汽车零部件做成的育婴器有双重的好处:不仅可以直接利用当地供货充足的汽车零件;同时只要是汽车维修人员,就可以来修理这个育婴器。

这就是普赖斯蒂洛和罗森的设想,如果要让发展中国家的婴儿真正被育婴器保护起来,育婴器的配件必须能够轻易在本地获得。

普赖斯蒂洛教授的汽车配件育婴器,造福了无数的孩子与家庭。

这是慈悲之心。这是超级伟大的产品人。

本章小结

用于培育小鸡的器皿,用于汽车、摩托车的零件,用另外一个视角和用途需求去看,它们就有了新的可能,给予了数以亿计的人生命。

有时候,大家想到创新会觉得高不可攀或者神秘浪漫,似乎创新就必须超越环境,横空出世。其实不是的。

创新重要的是面对痛苦,起心动念。所以,为某件事感到痛苦,也许就是你心念已动的时候。而要寻找解决它的创新之处,不妨到其他领域转转。

还是那句话:“未来已来,只是分布得不均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