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能放弃我,我的笔就从来不会背叛我

喂,你怎么不说话?

我醉了!

你没有喝酒怎么就醉了?

你眼波流转,我已心醉!

噢~夸我呢?不过你这个B装的不好,你知道夸人眼睛很美哪句话最好?

哪句?

嘿!有地图么?我已迷失在你的眼睛里!

文字最初的时候应该是用来记录某样事情,在中国大概其认为《诗经》应该是中国文学的发端,先秦文学大都文史论不分家,古人说:“文以载道”不外如是。文学到汉朝,西汉较具代表性的文体是赋,我个人不太喜欢汉赋,汉赋华丽壮美,可惜框架太死,太过于凝重呆滞。整汉朝一代除少数名篇外,皆不可取,有意思的是汉乐府诗反而是汉朝最有趣的一点。汉朝后的文学是整个中国历史上最有意思的文学,这些咳了药的文人真的是清高的飞起,所以我们看到有竹林七贤,有陶渊明,有王羲之。其实魏晋文学首谈的话应该是三曹,嘿嘿,我就不谈。

文学到了唐,那就不能不谈诗。不是说唐王朝是诗的王朝吗?其实唐诗我们从小学到大学得很多,其实我记住的真不多,除了李白杜甫,印象最深唯《枫桥夜泊》,王国维说诗时,说太白纯以气象胜,一个“纯”字,我认为并不严谨。譬如: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这句并不以气象为先,反做小女子昵语,遂感人至深。

亦反之杜工部气象之大几不逊青莲,譬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又譬如: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格局之大,教人叹为观之,其中《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气势雄浑,慷慨富丽,是我平生少见。

唐时的大诗人很多,要讲要讲到明年都讲不完,讲点有意思的是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真挚温暖,是上好名篇,日本曾评为唐时第一,若有兴趣看看寒山拾得二僧诗集,也别有乐趣。唐时文学一骈文,一檄文,都应该去看看。很有意思是读韩愈《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看看韩愈与韩湘子便知世间之奇妙,世间之无奈。

唐后我们不能直接谈宋,词虽唐时已有,但终归不入大雅之堂,词至五代,虽秀美,却旖靡。真正改变这种局面的是南唐后主李煜,王国维先生评价道: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大多文学女青年都喜欢李煜,喜欢他的感慨,喜欢他的悲伤,喜欢他的忧郁,可我都不喜欢,我只喜欢大周后和小周后譬如:“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什么的!五代词中我最爱韦庄的《菩萨蛮》由于写得太好,我要贴出来: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温飞卿的“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当然李煜他爸爸的“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也俱是佳作,有意思的是五代词中“风咋起,吹皱一池春水”用词之美,教人神往,可惜看了故事,我只想说李煜他爸

当然我是觉得“吹皱一池春水”还是不如“一池萍碎”,我当时打游戏,觉得我加的那个阵营名字叫“水龙吟”不觉得是现代的人取得,现代人要取也只会取“冰龙咆哮”这种鬼东西。后来我查了查水龙吟,简直要被苏大大的逼格吓尿了,且来看词: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北宋词人首推苏子瞻和欧阳公,我个人不太喜欢秦少游和李易安,至于柳三变,我是觉得“衣带渐宽”比“杨柳岸,晓风残月”要好,当然《鹤冲天》也是极好的。由于苏子瞻的好词太多,我也不知道推那首好,我个人是苏轼的NC粉。至于欧阳公,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就是那首《生查子•元夕》且看我放词: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

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湿春衫袖。

刚才写的时候我忘了王安石,王安石我知道的不多,上历史课的时候看历史书里对他的仅有印象是那一句:“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对他来说,我想首先而言更多的是政治家,改革家,我当时看课文模糊的看到一句:“茅屋数间窗窈窕。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那时我还不认识他,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有趣的人,就跟苏轼一样老不正经的,但是等我真正触碰到他的时候,你才会明白,王安石就是王安石,不会是苏东坡,不会是欧阳公,他就他,那么倔,那么傻,那么让人心疼,尽管他在词的结尾写“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可是梦里可以忘了邯郸道,梦醒了呢?(我经常自己装逼的时候也会用邯郸道,邯郸道是一个典故,唐时小说《枕中记》记载,卢生行至邯郸道上唱“建树功名,出入将相”后人多以邯郸道比喻仕途。)

无独有偶,范文正公也曾写过一首《渔家傲》他写:“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我曾听过一句话,唐时文章开门既见大好河山,而至宋时只剩残山半水。我不太赞同这句话,但是我想我可以体会这句话。北宋词人讲到这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当然贺铸的《青玉案》也不可不读其中:“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当为拍案。

我昨天晚上因为很困,所写的遗漏很多。对于整个中国的文学来说,宋词我涉猎的较多,所以我们来比较多来说说宋词。北宋词人除了我上面所说的几位大词人,不能不提的大小晏,晏同叔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二句之工丽,几乎天成,而小山的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已是绝笔,至于“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则又上一层。

北宋词人除大家外,也有一些相较而言不那么有名的,可是有些词之亮眼,夺人眼目,譬如王观”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用词比喻之新颖之刁钻之小清新,是我辈不能。而候蒙所做之《临江仙》由自讽转反讽,词文行与”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不得不感叹诗人气度。

我读《人间词话》的时候王先生除我讲的这些词人外,还格外推崇周邦彦。由于他和宋徽宗和李师师的那点破事,我是不怎么喜欢他,王先生称”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是为不隔, 字里行间有与‘’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并驾齐驱之势。我个人是认为先生谬赞了。”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虽是不隔,却有些装了,有一种淡淡的逼味。

词之南宋真的就已没落很多,整南宋一代,能使小儿犹记的,只稼轩公与陆放翁,当然姜白石也不错,只是”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有点雾里看花,隔靴搔痒的味道,虽词调高绝空灵,然不近人间。陆游的身上则有一个很重的标签,陆游的词不可不读的是《钗头凤》,陆游,很古板,很激荡,你有时候看他的诗词,你就会觉得,什么叫做”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当然他和唐婉并不是因为国家,而是因为一些很可笑的破事。唐婉这个名字取得好,你只要看她的名字你就会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唐婉的名字也取得不好,你只要看她的名字你会知道她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南宋的词坛最重点的要来说一下稼轩公,稼轩公的名词太多跟苏轼一样,我也不知道讲那一篇,他的豪迈词大都慷慨激昂,但是与苏词豪迈不同的 是,辛词有一股浓重的疏狂,这种疏狂在我看来已经几近绝望,所以他会写“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所以会有”甚矣,吾衰已”所以会有“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吧啦吧啦:妈蛋,真难写。还是聊聊天,打打屁好,空调太冷,关了又热。再过几天又要开学了。高考这一年来,我过的很奇怪,很累,很烦。我现在真的是有些害怕长大,那么多的人和事,看着自己日益增长的物质欲,我害怕我不再是我了,我又害怕我依旧是我。这是个混乱的时代,以前我总认为我可以为这个时代树立起一杆标杆,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我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下去都如此艰难。

嘿,朋友,不要像我一样。这个世界很美,这个世界很善良,或许你会遇到让你不开心的事,且去喝下几碗鸡汤,擦擦眼睛,再向前挪几步。记住,我们生来改变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