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一件来看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宝贝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陕西省级博物馆,也是国家一级博物馆,由于陕西一带本就都是历史古城,出土的古董不仅多,还珍贵,所以博物馆展出的文物都很本土特色,除了个别尤其稀有的上交国家,其余大都是原件,无需复制。博物馆很大,免费不免票,凭身份证换票即可,按历史顺序,分人猿、周、秦、汉、唐、唐后,还有宗教、唐壁画、唐遗宝几个展区,其中后两个需要另外购票,我们没有去,一是票很贵,二是实在没有时间,因为前面那些差点还没看完,又到博物馆下班时间,哈哈。陕历博的镇馆之宝是一个唐代酒器——唐兽首玛瑙杯,看网上的图片,真的很漂亮,据说是唐代玉器做工最精湛的一件,可惜我们没有去大唐遗宝展馆,无缘亲眼一睹,不过,其它几个展馆的展品也毫不逊色,都是各个朝代很珍贵的文物,总之,去西安,陕历博还是很值得一去。下面就捡部分回味回味,大秦展馆一些跟咸阳博物馆太类似的,就不再累赘重发。


旧石器时代的东西,有的是出土的原件,有的是复制品,在那个最原始的时代,生活可用材料选择性极少,这些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石头,被先民们仔细地分成砍的、切的、砸的等等不同功能,人类就是这么脱颖而出的


�新石器时期的各种陶罐,很明显,这个时候人类已经进步了很多,容器的形状几乎跟现在的艺术品没多大区别,新石器时期和旧石器时期的区别,根本之处并不在于工具的升级,而是人类从狩猎迈向了圈养,懂得种植、养殖食物,这绝对是人类迅猛发展的至关重要一步,人多了,食物多了,不用那么多时间去觅食,自然可以把心思用在改进用具上面,于是连陶罐也要形态各异


新石器时期的尖底瓶,提水用的,如图,放入水中,会自动躺下,当装满水,它会自动竖起来,瓶口小,竖着提起来不会流掉一点水。据说有人试过用水桶之类,要么不会完全竖直,要么提起时会流出水,我也不确定,但至少这尖底瓶能做到,也能看出早在新石器时期的人类智慧已经不可小觑


新石器时期,很多陶器上刻有符号,虽然这些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符号我们现在看来实在抽象,但在那个时候,想必每个符号都对应人们约定俗成的某个含义,我觉得,它的最大意义在于,人类已经意识到要通过符号——这种文字的雏形——来记录事情,于是人类的智慧相对动物则开始更具延续性,即使当初这个意义尚未明显


半坡遗址的模型,这个时代的人,群居在一起,建起这样一个村落,村落布置得井然有序,划分为制陶区、居住区、墓葬区、祭祀区等等,俨然一个城市规划布局的缩影,它的特点是,无论是哪个区,谁家的大门,都朝着整个村落的中心,而不是讲究什么坐北朝南,这样大家互相看到对方,方便互相照应


新石器时期的牙璋,是一种礼器,一直到夏商时期还有,感觉作用类似于现在祭拜用的香烟,也有说是作为调兵用的,类似虎符


新石器时期的骨珠项链,西安临潼区出土,这么长一串,全部都是用细小的动物骨头钻孔串起来的,做工也是不容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人也不例外


商代末期各种器皿,跟那些石头骨头说拜拜,已经到了青铜器的天下了,器皿分的很清,盛食的、炊食的、盛酒的、饮酒的等等等等,丝毫不马虎,不像现在,脸盆也拿来装酸菜鱼,大灶台直接就一铁鼎上桌,自助餐的杯子也拿来盛汤


夔龙纹爵,商代晚期的饮酒器,就一酒杯,我很喜欢这种酒杯的形状,摆在那里,就有一股霸气。从右边那端喝,那两根看似多余的东西(呃我也不知叫什么),其实是用来抵着鼻子两侧,不让你喝得太豪爽,仰头一口干那种,不够文雅的,就不要用这么端庄的杯子,当它触碰到鼻子了,说明杯中酒已喝完,这个时候也就提醒主人可以给客人添酒了,礼仪深藏其中呐


西周师丞钟,这钟跟编钟长得很是相像,不过它是用来祭祀先祖的,祭祀在西周可是一件特别大的事


西周用鼎制度图,如图,严格的等级制度,周天子、诸侯、卿大夫、高级的士、低级的士,各可以用怎么的器具,吃怎样的肉,都有严格的规定,所谓尊卑有序,西周开创的礼制,媲美高度集权的秦制,是孔子推崇的制度


�原始瓷罐,也是西周时期的,这个瓷罐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各种裂痕,这种就是出土时已经碎了一地,是考古学家一块一块拼凑出来的,然后用细绳拖住固定着,当然,还要用某种粘液。拼得这么完整,考古学家绝对是玩着拼图长大的


商代中期的饕餮纹四足鬲~现代饕餮一词用来形容暴饮暴食、贪婪贪吃的人,传说龙生九子,饕餮是其中之一,它很贪吃,嘴巴停不下来,什么都被它吃了,最后自己也没放过,把自己的身体都吃了,只剩下个头(好惊悚的传说),它的形象常见于青铜器上,作为纹饰


它盍,西周晚期,做得这么精致,上有鸟,后有龙,看起来像是什么高档器具,其实就是个装水的,据说商周时期宴席前后要行沃盥之礼,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就是洗手,用这个它盍来倒水洗手,很是讲究


春秋时期的绳纹陶水道,别看有点细,只要想想是那么多年前的水道,就会觉得,哇,那时候就用这么宽的水道了


秦国的石鼓,不确定是春秋还是战国时期,石鼓不是鼓,纯粹是长得像鼓,我想应类似于石碑,因其四周刻有狩猎记录。这个是复制品,原件上交国家了,在北京故宫博物馆


拍模糊了,忘了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就记得是秦始皇陵出土的,是一个很大型的编钟底座的其中一小截,出土的时候已经断成一块一块,专家给拼凑出来的


战国时期的鎏金蒜头铜壶,天吶,两千多年了,这鎏金的色彩还这么显眼夺目,不得不佩服当时这项工艺技术


战国时期,各种花纹的镜子。小时候不知看哪部武侠剧,还以为古人照镜子都是用个脸盆装水看倒影的,其实镜子早就有了


即将进入大秦展厅。有必要讲一讲这个秦字,从造字就能看出古人的智慧,尤其是象形字的创造,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就说这个秦字,上面那部分,其实是一个士字,代表士兵,秦国让六国畏惧的,就是有一支强大的虎狼之军,所以士代表了秦的威严,两边是两把兵器,可见军队、兵器对大秦的重要性,下面那个是个禾字,代表农业,秦国是农业大国,是的,不要以为他们先祖是半游牧人就不善农耕,秦国可能也是占据比较好的地理环境,咸阳沃野千里,加上秦国是七国中最早使用铁器、牛耕的国家,庄稼收成很好,其它国家都是挖地窖储存粮食,只有秦国,早早就建起地面粮仓,因为地窖容量小,不够存放,所以大秦需要建造更大的容器来存放粮草,而粮草又是行军打战的关键,进而又促进了军事发展,这样一个良性循环,则大秦愈来愈强,既然粮草、农业是国家强盛的关键基础,禾字理应是秦字的底基,撑起整个大秦,由此可见造字的精妙智慧所在


秦公一号大墓出土的金啄木鸟,春秋时期秦国的作品,这是在放大镜下的样子,实际上是很小很小的一只,差不多手指甲大小,也不知要做这么小的工艺品去干嘛,彰显秦人粗犷中有细腻,豪气中有精致吗?


秦公一号大墓出土的椁木,秦公一号大墓是秦景公的墓,秦景公在位长达40年,虽然只是一方诸侯,但墓葬规格公然采用天子等级,也是有意彰显秦国野心,不过在六国逐渐减少人殉的时候,秦景公还是使用大量的人殉,现在看来,实在愚昧。只是这木头,春秋时期啊!千年不朽,景公挑得一块好木!


秦代弩机和铜镞,这套装备看着都觉得痛,弩机适合新箭手,射程远且准,操作方便,铜镞就是箭头,头一般做成三角状,使其更有力量刺穿敌人,想想这东西唰地一下插进身体里,太恐怖了,总觉得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死得比现在枪啊炮啊来得痛,不知是不是只有我有这种感觉

秦长城烽火台遗址图~如图解~看到这里,想起在骊山华清池那边没看到周幽王的烽火台有点遗憾


著名的秦直道,鬼谷口图。在咸阳的时候总想去一下秦直道遗址,可惜太远,最后还是放弃。秦直道是秦始皇派蒙恬监修的一条直道,算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媲美同一时期的长城、郑国渠两大工程,其一开始的用意也同长城,是军事工程,长城用于防匈奴,直道则作为军队能够快速抵达的军事大道。想起那句“条条大路通罗马”,起初的大路也是因军事目的修建的,时期跟秦直道很是相近,稍晚一些,看来,中国在历史上自古就处于领先地位,可惜现在的秦直道并没有很好地保留下来


大秦展馆,当然是兵马俑最具代表性,这些兵马俑是在秦始皇陵那边运过来的代表,总算可以近距离看看了,实在精致,发丝都清晰地做出来,每一尊的外形都是不一样的,就说前面这几个,最基本的,衣服和发饰就不一样,最近的这个,地位是最低下的,头发随便盘一下,就是那种冲在前面的刑徒之类,一身粗布衣,没有盔甲,有的甚至没有兵器,基本送死的,数过去第三个,头戴帽子,身穿盔甲,手握缰绳状,原本是站在马车上的,在这里面地位是最高的,应是一个将军,指挥作战的,看他的鞋,跟远处没拍到头那个相比(原谅我只是随手一拍),鞋尖明显上扬,这是一种高官地位的象征(用趾高气昂来形容那些盛气凌人的高官再合适不过了)


这面墙上平铺了一大面图,是兵马俑的千人千面图,有点小震撼,就是前面说的,兵马俑基本是没有重复的样貌的,想想也觉得有意思,秦始皇长什么样,没人知道,但那些无名小匠,因为制作了兵马俑,匠友把他的样子做出来,反而流传千年


秦始皇陵出土的跽坐陶俑,其实感觉陶俑的长相跟现代人挺像的,历史书上画的那些古代名人,总让人感觉现代人是经历过美颜进化的品种。我总觉得,秦代的陶俑,比汉代的陶俑技艺高很多,瞧这陶俑,表情富有情感,不会呆滞古板


秦代的文官俑,跟兵马俑严肃的表情相比,文官俑明显表情比较温和,站姿也少了几分霸气,估计服饰也有影响。这么热的天气,看着他的衣服,不禁好奇,古代真的不热吗?好像所有的俑、画像,甚至电视剧,古时候的衣服都是长袖裹得严严实实,据说衣料比现在的凉快,可是再凉快……好吧,也许温室效应真的是太严重了


�秦代铜剑,秦始皇陵出土。这个厉害了,咸阳博物馆那一篇留了个悬念,就在这。前面我已经吹过秦国冶金业、军事力量等等各种牛逼了,多牛逼呢,据介绍,不说这剑历经两千年完好无损,出土的时候,一个兵马俑正好压着它,也不知压了几千几百年,那么重,反正是压弯了,考古学家搬开兵马俑将它取出来,用报纸包起来放在某处,没想到,它竟然自动复原了,变直了,可见韧性极好,不仅如此,它还将9层厚的报纸割破了,可见其锋利程度,几乎历久不衰


秦始皇陵兵马俑的跪射俑,因为比较矮,地塌了有别人顶着,所以出土的时候是唯一完好的一个。这个动作是秦军射箭前的标准动作,他们手持弩机蹲下,下排给安上箭,以此类推,一排安好站起来射击,然后蹲下,下一排再站起射击,依次往后,整齐有序


秦代盔甲,重量轻,行动方便,跟上面跪射俑穿的那个是一样一样的


在咸阳博物馆时的疑问在这里有了答案,原来燕国跟齐国一样是刀币,韩国跟秦国大同小异,淘汰的点应是传说中的天圆地方


每次提到统一文字,必是这个马字典故,我只想说,除了秦国,好吧勉强还有楚国,其它国家的未免也抽象了点,韩国,你那个是马粮堆吧?


秦砖汉瓦,这便是汉瓦,瓦当,在秦代瓦当的基础上加以发展形成,在古代建筑覆盖于檐头前端的,作为遮挡和装饰。汉代瓦当数量很多,而且纹饰各异,有字有图,无论字图,均为吉祥的寓意


彩绘跪坐女俑,窦太后陵随葬坑出土,姿态表情大同小异,其实我觉得这些俑的面型,跟现在的关中人面型挺像的,去到咸阳西安,尤其是咸阳,游客比较少,当地人比较多,留意了一下路人,感觉面型都是比较方的


依然是汉代兵马俑,在阳陵那一篇说过了,汉代的兵马俑是秦代的三分之一大小,而且千篇一律,这些跟阳陵那些差不多。后排左侧瘦小的马匹是汉朝本土的,右侧比较高大魁梧的则是张骞去西域引进的


进入汉展厅了,“皇后之玺”玉印,小巧精致,在汉高祖和吕后合葬的长陵附近发现的,猜测应是吕雉的玺印,也是至今发现的唯一一枚帝后玉玺,很是珍贵


“上林荣宫”铜方炉,西汉时期的,这是天气冷的时候放在身边烤火取暖,想起电视里西方那种壁炉,人家取暖了烟雾有个烟囱飘出去,咱这烤炉也太接地气了,取个暖会不会被呛惨

西汉的彩绘雁鱼铜灯,设计精妙,外形是一只回首衔鱼的大雁,在鱼下方的圆柱,是灯罩,由两片弧形铜片构成,可以开闭,这是打开的状态,通过旋转开闭的大小,调整挡风的角度和灯光的明亮程度,最妙的是整只大雁全身是相通的,燃灯产生的烟雾升起后可通过雁头、脖子,进入腹部,腹部则盛水,烟雾融入水后,便减少了屋子里的油烟污染,真是很聪明


绿釉带厕陶猪圈,东汉时期的,这个陶制品感觉在当时既不适合摆设,又不适合陪葬(我自己想的),也许只是陶工们闲着没事,按着自家猪圈的模样做着玩,看多了宫廷那些高大上的陶器,这样反映庶民生活的陶制品,反倒觉得很有意思,我记得老妈老家就是猪圈旁一个茅厕,还是那种很原始的茅厕,一个大坑,底下是化粪池,上面盖块木板,防止人掉下去,这还是解放后盖的房子,而东汉时期已有这种布局,想必也是某种便利需要


西汉时期的酱黄釉奁,牌子上写着“梳妆用具”,这个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小,古代的发饰不是都挺大的吗?都可以放些什么呢?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个小炖盅


汉代铁锤,跟现在的铁锤基本是一样一样的,还是铜的好,几千年样子还好好的,甚至还可以用,铁的已经锈迹斑斑,别说使用了


西汉的蒜头铜扁壶,盛水器。古代人,装点水还要搞个这样的壶,这形状吧,看起来像现在的军壶,可你这么大,还是铜的,肯定不是随身携带,放家里吧,口那么小,装水不方便,又重,倒水也不方便,感觉不如当成摆件~


汉代织布机,复制品


西安长安区出土的西汉五株钱石范,这个厉害了,模范模范,范也就是模,模具,批量印钱的


印出来就这模样


西安未央区出土的西汉金饼,非流通货币,主要用于赏赐和馈赠,金闪闪,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河南出土的东汉时期绿釉孔雀陶灯,这颜色,还以为是铜灯,这工艺,一看就是有钱人才有的东西


西汉的象牙算筹,如今还偶有见到的算盘,其前身应是它了,通过纵横排列来算数,十进制,绝对是中国算数史的一个伟大创造


汉代伎乐俑,形态各异,好像都是男的


西安灞桥区出土的汉武帝时期灞桥纸,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植物纤维纸。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名气主要归集在蔡伦身上,蔡伦是东汉时期的,记得当时上课的时候历史老师强调了,蔡伦是改进了造纸术。也许这灞桥纸就是第一代造纸术的存货,也不知是谁发明的,真是一个伟大的人


獬豸(读xie zhi都四声),北魏时期。这家伙是古代神兽,象征清平公正、正大光明。突然觉得中国的古代神兽好多,而且形象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可是现在的怪兽题材电影更多却是美国大片,国产电影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自己的文化元素做文章呢?


唐朝的彩绘男立俑,这个国际大都市,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随处可见,衣服装饰多少会受影响,感觉很异域风情,也不知这立俑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


三彩建筑模型,西安西郊唐墓出土的,墓主带这些模型是否跟现代烧纸糊别墅给先人一个道理。这倒是方便了研究唐代建筑的专家,中国就喜欢一个中轴线,两边对称布局的结构,看起来很严肃、正规,但看多了也有点古板


大唐兴庆宫的莲花纹石柱础,感觉大唐佛教鼎盛,建筑中突然也融入了很多莲花元素,文化总是相互影响


唐代的金银器,这个时候已经不只是青铜器铁器的时代了,金银器也很常见,有各种用途的器具,金不是黄金,而是鎏金,前面提过的一种基本失传的工艺


唐秘色瓷碟,法门寺唐代地宫出土,据说是专供宫廷的瓷器,所以釉色配方不外传,故称“秘色”,我不是很懂这些,但是看着真的很漂亮,晶莹润泽,很是夺目,是我拍得不好


三彩马~大名鼎鼎的唐三彩,色泽确实很明艳。唐三彩盛行于唐代,瓷罐、盆、壶等等很多瓷器都有用到这个工艺,按介绍上说,其釉色是利用矿物中的金属氧化物的性能和呈色机理在高温下烧制而成�


西安出土的各种彩绘女俑和玉钗银簪,唐代女人一个个都胖乎乎的,那大肚腩真是够夸张的,感觉这是一个特别爱美的朝代,服饰千百种,发髻、画眉、花钿、点唇样式都是多种多样,太富有,不用考虑温饱,就开始追求装扮了,真是一个幸福的朝代


彩绘贴金武官俑和文官俑,相比秦汉出土那些出土后颜色氧化的灰头土脸俑,唐代的俑靓丽多了,武官严肃,文官温和,很形象,但为什么我觉得那些灰头土脸的比较好看呢


唐代打马球俑~马球,就是骑在马背上,拿根球杆击球的一种体育运动,最早出现在汉代,盛行于唐代,主要流行于军队里头和宫廷贵族间,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看的那部《大明宫传奇》里头就有打马球的精彩场面,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过得善骑马,还得场地够大,也不是很适合现代人玩,马球已经从清朝就渐渐销声匿迹了


唐代彩绘天王俑~感觉唐朝开始,开始大量出现看起来面目狰狞的俑,就如这天王俑,双目圆睁、叉腰握拳、浓眉上撩,看起来十分凶悍,感觉唐朝这个现象也有这时期鼎盛的佛教文化的影响(我自己想的)。像这样的天王俑,其实并非恐怖邪怪,恰恰相反,这样的俑,多作为陪葬物,古人相信灵魂不死,所以用这样凶悍的天王俑来保护死者,使其在阴间免受邪魔鬼怪的侵犯,同时也有震慑盗墓者的用意


彩绘骆驼,丝绸之路开通后,骆驼就是很常见的动物了,到了万国来朝的大唐时期,世界各地的人汇集长安,必定也会有牵着骆驼的外地人,他们用骆驼驮着物品前来经商,这骆驼也真是辛苦,东西多得两个驼峰都快看不见了,也许也是反映了当时贸易火爆的一个现象


彩绘胡人骑马俑,跟中原人俑相比,胡人俑身材魁梧许多,蓄着络腮大胡须,给人粗犷的感觉,他们骑的马也是高壮健硕



北宋的碗和碗范,出土还能保存这么漂亮,真难得


耀州窑青釉提梁倒注壶,这个壶以前就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据说是耀州窑的代表作品。潮州手拉壶的成功作品追求壶与盖的衔接处紧密甚至不露痕迹,而这倒注壶的壶与盖,则干脆连衔接都没有,连成一体,注水口在壶底,连着一根漏柱在壶内,与水隔开,注水的时候将壶倒置于水中,装满后重新放正,滴水不漏(当然会留几滴残留在注水口的水出来)。说实在的,我觉得这设计没什么意义,不是很方便,但也不得不佩服设计的巧妙和新颖


宋代俑,看完唐代走过来,突然有点不适应,人都变得好瘦,人还是那些人,领导变了,怎么审美观也能一下变得这么彻底


明朝万历九年的万字丈量正册,类似于一本详细的国家地图,仔细地标出田、地、山等等的形状、坐标,然后注明主人姓名,编上字号,搞这么仔细,不是要归档什么的,而是为了方便征收赋税


明代佛教造像,其实跟现代的也没什么区别了


清代的各种瓷器~唐朝之后,咸阳西安的都城剧也就落幕了,后面的朝代更迭,在这里留下的足迹太少,以致陕历博把唐后全部归入一个展馆,轻描淡写


走出陕历博,才想起来时匆匆,连它的外观都没注意,赶紧拍张照留恋。结束,这一篇写了好久,良心出品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