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初遇不知琉璃心,再见已是心上人

夏天结束了,我指的不是天气,而是琉璃。


故事收场了,但是初遇夫妇一定在那个属于他们的时空和等璃子的心里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甜蜜蜜。


再次从第一集看起,恍如隔世。

司凤和璇姬几经波折,从没从懵懂到成长,隔世经年,仿佛自己也亲身经历一般。


16岁那年,

他是意气风华的离泽宫首席弟子,初入少阳山便救下一位从天而降的少女,那个女孩不仅懒还笨,一步一步撩拨着他懵懂初开的心,第一次知道了何为深情厚谊,从此心中有了牵挂的人


16岁,

她是六识残缺的少阳派掌门之女,从小被姐姐、爹爹、师兄宠着呵护着,从来不会哭,

司凤是她在少阳派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她不知情为何物,只是想靠近他,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他,想把他的名字写在小本子上,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


那年桃花开得正艳,一个在桃树上慵懒的休息,一个在桃树下清静的煮茶,还有一条顽皮的银花蛇四处乱窜,岁月静好。


20岁那年,

他换了新的面具,他本想着与她再无瓜葛,可是奈何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很快就遇见了她,

她变得强大了,可是还是那么的笨,笨蛋璇姬,总是那么的不管不顾,往人心里钻,让人心神不宁,梦寐难忘,看见她受伤的那一刻他便心软了。


他想,喜欢一个人若是因为那个人无法回应你便要杀了她,那这样的人,也不会爱人,也不配爱人。她不懂情爱,那他便教她一步一步爱上他,他做事从来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做人真的很难,但你,是让我心甘情愿的人。”


20岁,

她满怀欣喜的下了山,带着一身正气和一脸稚气,她要去找那个少年,她们约定好的。

再次见到,少年变得沉稳了许多,依旧不怎么爱笑,但是却会对她言笑晏晏。一边历练一边寻回了六识,看到了颜色,闻到了花香,尝到了味道,少年的笑便是如同甜甜的酒酿,惹人沉醉。


她想从未有人让她如此安心,世人说他是妖也好天墟堂的奸细也罢,司凤就是司凤,司凤说她便信,没有了司凤,她的命要与不要,没什么不同,


她虽不懂情为何物,但她知道,她摘了他的面具,那她便要对他负责,结婚这件事不是谁都可以的,只有司凤才可以。


那一年,俩人在码头相拥,鹊桥上私定终身,爱,从来都是双向的,她不是不喜欢,只是明白的有点晚,他想要的都可以,真心也可以。


“拿了我的簪子,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那你拿了我的面人,以后,也是我的人了”


后来,

他们,一个是人们口中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一个是救世天下的战神将军,他们成为对立的两方,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们被迫长大,被迫担起肩上的重量,被迫肩负起天下苍生。


可是,他想要的不过是守护好自己的族人和心中最在乎的那个人 ,让她平平安安,一切无忧。

可是,她才刚刚寻回六识,她不明白,她最爱的司凤怎么会是妖呢,她不明白他为何要骗他,还有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一个受伤、离去。


她从来没想过伤他,却在不知不觉中伤他入骨,待她来不及细想明白这一切,他已离她而去了


“褚璇玑,你始终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没有心就不会痛”

“我可不就是没有心嘛”



22那年,

他隐居在南边的小镇,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变成了淡泊红尘的山中人,成长了,也憔悴了,眉眼间不再闪耀着星光,一举一动是成熟与稳重。


他想让她来找他,又害怕她来找他。


22岁,

她知道了与他所有的前尘往事,她找了她两年,踏遍山川河流,她一定要找到他的,这一次要换她来守护他了。


她不再是那个不知世事,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她变得勇敢,温柔且坚定。

她不想当什么战神将军,这一世,她只想做褚璇玑,执一人之手,做三餐粥饭,择一城终老。


她终于找到了他,虽然她来的很迟,他有点生气,但是这一次便再也不分开了。


魔煞星也好战神也罢,她只要他安然,就算变成魔煞星,他也坚信他的璇玑一直都在,他相信罗喉计都不是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因为那颗琉璃心早已生出了血肉,是他一点一点焐热的。


23岁,他昏迷了,她便一直守着他,等着他醒过来。她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旁,就是生怕再把他弄丢了。


春去秋来,冬雪消融,隔世经年后,他们终于大婚了。


她是他天上地下,人间十世修来的缘分,他定会宠她、爱她,生生世世。

他是她在这世上甘心为之付出所有,毫不吝啬的人。


“我来娶你了”

“我等你很久了”


“一生一世”

“十生十世”



献给这个夏天的禹司凤和褚璇玑

更多琉璃二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纳兰木羲的树洞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