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窗外车水马龙,窗内宁静安和。说宁静安和?不,绝不!

静谧的房间只有机器电流的声音,一个人、中年人、很瘦的中年女人闭着双眼躺在床上,鼻子上插着胃管、氧气管,灰白的头发茬冒出头皮,无法遮盖那狰狞的术后刀疤。左侧前额凹陷着,随着血流的通过,看见头皮的鼓动:嘭……嘭……嘭…… 

听见了么?

嘘!闭上眼睛!安静、再安静!听……

愤怒:喧嚣热闹的城市,怎么可以抛弃我    哀伤:我不想躺在床上,想拥抱整个太阳    悲戚:忙忙人海,为什么是我                  茫然:该怎样,现在应该怎样                  ……

听见了么?她的愤怒、她的悲伤、她的茫然她的无措。

错了,

都错了,

这一切的感受只是你自己的感受。

实际上,她没有任何感受,只是一个靠各种机器维持生命的生命而已。

整个城市空落落的,只剩下各种钢筋混合的支架;无人驾驶的汽车顺着原有的轨迹行驶着,周而复始;忙碌的城市中没有生气,器械的忙碌只是茫然,灵魂失守,去城外旅游。

叮铃铃……时间到了

安静的房间走进一个人,用这大号针筒抽取食物,通过鼻饲管流入胃中,透过肉体汲养生命。各种食物、各种水果、各种美味全部被粉身碎骨,灵魂被机体吸收,以换得生命力的维持。

准点,定量,一切按照刻度严谨的进行着,不允许差错。窗外风景独好,树上鸟儿叽喳,树下老人斗棋;车来车往,鸣笛打破静谧。

夜黑了,老人唱着小曲,慢慢的家中行走,树上鸟儿叽喳更甚。

窗内,门开了,针筒抽取食物,定时定量,一切按照刻度严禁的进行着,离家出走的灵魂不知何时才能想起家的方向,唤醒那个沉睡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