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匹狼

自从我进入森林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把它当成了永远的家。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因为饥饿,四处寻找食物,甚至忘了我是吃荤还是吃素。

这里很陌生,但气味却很熟悉,我寻着一条走青草的小道,朝着直觉的方向走。路边先是枯树,随着渐进,有了绿树,越走越茂密,我感觉生机就在前面。最后,看见前方有一蓬小草屋,屋里还有着热气。我壮着胆走进去。里面很干净,没有别的物品,只看见门里有一口大锅,锅里煮着一锅肉,滚汤还在咕嘟咕嘟地响着。


我叫了一声,没声应答。我就纳闷了,这火怎么还燃着呢?明明有人啊?我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没有动静。眼看锅里的汤快煮干了,我在旁边的石缸里舀了两大瓢水,滚水才降了声响,泡也矮了下去。灶膛里的火快灭了,我添了三根圆枯木。水又开始热闹了。

总会有人进来的,我这样想。我已没有了生存的本领,少了依靠。如果离开,只能寻死。我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我饥饿中想吃东西,再者,锅里浓浓的肉香,叫我肚子叫得厉害。

不行,主人不在,我若善自去吃,岂不是偷。不能,我品行那么端正,怎么能做这种事呢?还是再等等吧。

我就坐在门口,先是饥饿得难受,但过了一阵,缓解了很多。我的眼前开始冒星星,头眩晕。我像是睡着了。

我在森林里身体是那么矫健灵活,穿枝越空不在话下。远远地灌木丛间,有一双绿莹莹的凶恶的眼光。我便端起枪,屏息,缓进,我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眼前一黑。后面的一切,都忘了,我只隐约中闻见一股狼腥气。

一歪,我的头磕在了门柱上,我醒了。刚才睡得香,像做了一场梦。

看看树,太阳已钻进西边的树底下了,只见天色血红,染红了森林。


天冷得不行,是饥饿过度。我急需要热量,要补充食物。

是吃还是不吃?不吃就要饿死;吃了,我就成了窃贼,坏了品性。

锅里没有声音了,火也黑了。

这下不怪我了。我对自己说。

我赶紧走到锅前,抓起一把肉,就往嘴里塞。口中还塞满着肉,我的手又不由自主地去往锅里抓,我一把抓到一只头骨,我一看,是兽头,一双绿莹莹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隐约中闻见一股狼腥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柳青儿[https://www.jianshu.com/u/f398038cba44]会员扶持计划 早晨从不算破...
    拾六_阅读 3,164评论 50 211
  • 这里的森林,偶尔能看到鸟人。 鸟人有手、有脚、也有翅膀,一头长发(或羽毛)和大腿齐长。 人身鸟羽,伤人也救人。 *...
    Mengle阅读 895评论 13 60
  • 从前哪,有一头独来独往的狼,它的腿受了伤,需要接骨草来治疗。可是它自己拖着三条腿,疼痛难忍,不仅捕不到果腹的猎物,...
    闲云伴江月阅读 181评论 2 8
  • “咯吱,咯吱”,大雪覆盖着的森林十分安静,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咯吱,咯吱”,声音渐渐近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在雪地里...
    情浓休说痴阅读 58评论 3 3
  • 深夜,一轮弯月单单的挂在天幕,周围几乎一片云都没有。夜静静的,路旁偶有蛐蛐儿时有时无的叫声。 大刚挑着空空的担子,...
    帝之不朽_6f92阅读 4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