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汪先森

如果说我是正常人,那么全世界都是神经病;

不如说我是神经病,其实其他人都是正常的。

                                                                       ————汪先森

怎么说呢,我喜欢夏天,至少这是一个神奇的季节。大家都喜欢尽量裸露着,展示自己的身材,不管是婀娜的还是粗狂的,经常可以嗅到浓重的荷尔蒙的气息,刺鼻的要死。不过没关系,我喜欢待的地方是空调下,可以慵懒地享受着所剩不多的凉意。

总的来说呢,我更讨厌夏天,因为白天太长了,而我是只夜行动物,只有太阳下山我才能感觉到一种安全感。而今天很不巧,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已经到了7点,太阳公公依旧没有要消停的意思,还在半山腰上冲着我傻笑。皮肤上的灼烧感让我打不起精神,懒散的走在大街上,时不时寻找着树荫,实在是不想看到那张臭脸。

吹了一天的凉风,虽然把身上的脂肪消耗了不少,还是要填饱自己的肚子,不然明天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吧。有时候在大家眼里就是一条死狗,神仙。一整天趴在那里不吃不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还好不是朋友,不然就会被这些无聊的人拉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什么,你说我这样的人一定没有朋友吧,好吧,我不否认。至少我的朋友很少,也许是自己太怪异了,或者说,在我的世界中,正常人少的可怜。

也许是因为太执着了吧,还是因为不肯接受现实让自己做些改变,就好像吃了3个月的拉面从没换过。并不是没有吃厌,只是其他家的拉面是在是难以下咽,至少我现在去的这家还可以从捞牛肉中获得些许乐趣。

“老板,拉面加蛋。”嗯,是呢,这句话三个月来重复了100多遍。

好吧,我承认。喜欢这里的拉面还有其他的原因。因为,这里的晚特别漂亮,釉彩冰裂纹,很久之间就在想是不是可以在家里填一套这样的餐具,但是一直没有遇到让我眼前一亮的。虽然这家的煎蛋不是那种一咬就可以爆出来的汤黄,凑活着来吧。翻开煎蛋,数了下,还不错,比昨天多了3片肉。然后在老板忙着的时候往碗里倒了小半壶醋,其实这是和我爸爸学的,虽然他是放辣椒。

啥,你说槽点不对,这多么醋不会酸死人么,你这么喜欢吃醋么。

呵呵,怎么说呢。只是想刺激下自己麻木的味蕾,很久以前就忘记了酸楚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