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理想与家人的期盼相悖

似乎我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从小到大没有真正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没有考虑过以后的路要怎样走。这可能和家庭教育有关,农村的父母虽然意识到今后的社会生活是有多么残酷,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对天真烂漫的孩子灌输“竞争激烈”“弱肉强食”的概念。于是,我便这么没有理想不谙世事地长大了……

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明白了自己的爱好是什么,什么是自己喜欢做的事。虽然大部分时候会迎合周围人的爱好,适应一切不适应:吃自己不喜欢吃的菜,在别人嘴里的很差的宿舍环境下无差别地生活学习,和朋友做她想做的事。似乎这些我都做的得心应手,为此还自诩是适应力很强的人。可渐渐地我也知道自己做什么事是最开心的,也明白了自己有喜欢的东西,那就是所谓的信仰和理想,就算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也要视若珍宝的东西。

稀里糊涂选了新闻这个专业,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对它的概念只有:记者、写字。后来的接触中,发现它包含至少我喜欢的两样东西:写作和摄影。我便爱上了它,觉得这阴差阳错的缘分,真好。慢慢的,我也培养出了一种叫做“新闻理想”的东西,我愿意每天拿着不高的工资但是能养活自己的,行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如果有可能我也愿意去到救灾一线,报道那些最可爱的人,传递最新的资讯,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笔和镜头,让世界关注,需要关注需要帮助的人,我也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让社会监督有实权,让人们生活更好。偶尔有个时间,可以和同行们一起喝酒讲故事,也可以偶尔去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向往一下诗和远方。大学三年,我一直认为自己会过这样的生活,也努力希望自己过上这样的生活。可是大三结束的这个暑假,我遇到了一个问题,以至于思考上了这么一个问题:当理想与家人的期盼相悖时,我要妥协吗?

家里的老人会经常和我提起谁谁谁是做什么工作的,今年赚了多少钱。会问我,我的这个专业包分配吗?我的这个专业出来是干什么的?爸妈会说,记者这个行业太辛苦了有时还危险,还没有钱。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你喜欢这个专业吗?你将来想做一个怎样的人?亲戚朋友们会拿自家儿女的工资工作“炫耀”,有人说起记者这个行业是满脸的不屑甚至还会嘲讽。好像在所有人的眼里,有钱轻松的工作才是好工作,才是值得去做的。难道这个时候,我还要去和他们大谈一下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信仰,说什么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精神的寄托吗?我觉得,这一点也不科学不现实。

不知道是宽慰自己还是为了说服有这样想法的人,我总和他们说:360行,行行都需要有人去做。不是看什么工作好而是看什么工作最适合自己。如果赚钱是为了买房买车,如果房子没有人修,公路没有人建,拿着那些钱你又能怎么办呢?工作只有辛苦之分没有贵贱之分,自己做得开心就好。

临近毕业,舍友在一起讨论的不再是哪个明星的八卦,除了日常对一些事的吐槽,最多的也变成了今后的工作和打算。以及房租、水电、交通等等问题。我喜欢和舍友朋友们讨论吐槽自己的未来,因为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想法,虽然是为了生存为了钱,但这里面也有理想和信仰。但我不愿在家说起这些,因为这只会成为他们的谈资和不被理解的东西,没有人会真正支持我去当一名记者。就好比不会有人希望自己孩子去工地搬砖、去当清洁工。短期兼职还能接受,若是作为一生的职业便会受不了。

渐渐地,渐渐地,我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未来如何面对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我也不懂在这些人有意无意的“关心”下,是否会驳父母的面子,这里面是否有“自尊心”的参与。但我依旧想做一个自己期待的人。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和家人的期盼相悖,那我会选择让他们向我的理想靠拢,或者我一意孤行撞到头破血流。

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