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十四天的隔离,我的糖瘾就这样戒掉了

24分钟,一杯浓而不稠的黑豆豆浆便做好了,拿起豆绿色的迷你豆浆机,把里面的淡黑色液体沿着杯沿倒下去,大豆的清香飘了出来,纵然是夏日的午后,喝下这杯微热的豆汁却令人感到很舒服。

这是一杯原味的黑豆浆,没有加糖,没有加奶,就只有纯净水+泡发过的黑豆,小小的豆子释放出所有的营养物质,没有了糖了掩饰,豆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口腔,这样纯的豆浆怎么喝都不会腻。

不知不觉,我已经习惯了喝不加糖的豆浆了;更令人惊讶的是,我已经喜欢上喝不加糖的豆浆了。

而两个月前的自己,怎么会猜到现在的变化了?

时间倒回到二个月前….

一心想把生活过得越来越健康的自己买了一个两人份小型豆浆机,这个豆浆机不便宜,但是胜在方便,不用泡豆,不用过滤,加水加豆子,一会儿就能喝,清洗也够方便。

早期,榨出来的豆浆我都加一大勺的糖。这个做法是没有理由的,我从小喝的豆浆都是甜甜的,非常好喝,我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过,春节回国的时候,我都被家人说长胖了,不,应该是说我整个人都圆了。我本来不想承认的,但是当我看到体重秤出现一个从没看到过的数字后,我开始有些慌了。

试问,在法国的生活怎么不能长胖吗?

在法国的生活,我可以简称为糖生活,甜蜜的生活。


为啥呢?

在法国,整个大环境都是甜的。法国一向以面包和甜点出名,面包店的面包几乎都是甜甜的,杏仁面包,巧克力面包,奶油面包~再说,法国的甜品款式多样,长得都令人垂延,味道更是偏甜。我一向算是比较重口味的人,偏甜,偏咸,偏辣…连我这样吃惯甜的人也说甜,你能猜到这到底有多甜。

除了面包店和甜点店,法国的超市也是个罪恶的源头。超市里面有琳琅满目的零食,每一件的包装看上去都超级好吃啊,更不要说还有那些又便宜又好吃的冰淇淋、奶酪、冰柜里面诱人的甜品布丁了….

逛超市的时候,真是令人很为难。呆在家吧,又是很尴尬。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法国比较冷的缘故吧,抑或是一个人居住太过孤独了,我肚子经常都是饿的。我更是可以把理由归结在房子的原理上,我的写字台前面便是小小的厨房,就像你一看到床就想睡觉一样,一看到炉灶和冰箱,人就忍不住想吃东西。

说说我在法国一天的饮食吧。

早餐,是甜的。要不是香蕉牛奶燕麦,要不就是各类吐司,蘸着花生酱、巧克力酱、果酱、奶酪等等,要不就是煎蛋饼加热可可、奶茶、杏仁甜奶;早上或者午后喝的咖啡也是甜的,加焦糖、加奶油、加白巧克力….


午餐,是微甜的。身为广东人,做菜总爱放点糖。而当煮番茄,炖猪脚,炖肉的时候,我更爱一把糖地放着,味道真是好啊。


午后睡醒,我也总爱喝个下午茶。要不喝个奶茶吧,是甜的;要不喝斋红茶吧,我总得配上一个小甜点,奶油蛋糕,南瓜挞,苹果挞,或者但是巧克力吐司,看心情。


晚餐我吃得稍微清淡点,基本是吃沙拉。但是如果在学业特别繁忙的时候,晚上时不时都会有点饿,不吃吧,饿得睡不着;一吃吧,又控制不了数量。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跟食物有点什么恩怨吧。

综上所述,这样子一天沉浸在糖衣炮弹的攻击下,脂肪变得越来越粘我,我变得越来越圆。


不过呢,幸好我是个爱美的人。经过身边所有人的温馨提醒,二月底回到法国的我稍微开始注意对糖的摄入了。那个时候我刚带着这个新买的豆浆机回到了法国,当时开始养成了每天喝一杯豆浆的习惯,不过我依然没有习惯不放糖啊。曾经试过一次喝原味的,我仍然记得当时大脑的感觉:天啊!好难喝….

尽管我还是离不开糖,但是没有糖的豆浆还真是喝不下去。我调整了下方案,一杯豆浆,我变成加上一勺甜奶粉。反正奶粉每天都是要喝的,豆浆也是要喝的,干脆就一起喝吧,这样就可以不加糖,但是又有那么一点儿甜味。

我佩服自己想到了这个一举两得的方法。

在我逐渐适应了奶粉豆浆的时候,不到一个月,由于法国疫情蔓延,我被家里众成员CALL回家了,简单拉着一个登机箱,拿上两套衣服,一个咖啡壶,一个豆浆机,装上了两个星期量的枸杞、红枣和黄豆,准备开启那闭门不出的酒店隔离生活。

我没有想到,一度令我又爱又恨的法式甜蜜生活就这样突然就消失了。


那段时间是一个人独处的日子,那段时间是物质匮乏的日子,那段时间我就像一个闭关修炼的小徒,躲在山谷修炼提升自己的境界,一日三餐等待他人投食。一扇窗,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一个马桶,人生其实可以很简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回到了国内,口味一下子就变得本土化了。我与糖的缘分已尽,早餐,午餐,晚餐,从来都是咸的,另外,由于我身处广东,午餐和晚餐还另外配上一碗老火炖汤。

说说我三餐都吃什么吧。

早餐,除了濑粉就是河粉,要不就是米粉;午餐,不是排骨加鸡,便是排骨加鱼;晚餐跟午餐差不多,偶尔多个煎蛋。

一句话,统统都是咸的,而且每顿都有排骨。在国内猪肉价格飞涨的如今,引用我老妈的一句话:你要感到幸福,你要学会感恩,现在不是人人都能顿顿吃得起排骨啊........


不得不说,这14天的隔离日子里,我一粒糖都没有吃到过。酒店不能叫外卖,除了吃这个三餐的东西也没有其他东西吃。我每天依然有打豆浆喝的习惯,毕竟我都已经从法国带回来14天的分量了。只是木有办法,从那个时候起,我喝的豆浆都是原味的,有什么办法呢?你总不能叫酒店的人帮你去买一袋白糖啊?

那个时候我想,焉知非福啊!也许也是一个戒糖的契机啊,这个时机倒是可以让我做这件一直想做然而下不了决心做的事情呢!

就那样,还不到21天的时间了,我就完完全全习惯了没有一丝甜的生活了,豆浆虽然没啥味道,不容易入口,不过我还是当水那样喝下去。只是这豆浆还没有刺激我分泌出多巴胺,我还没有尝到原味的经典。尽管我没有变瘦,但是感觉还不错的,我也没有想念法国的甜味生活。

从酒店隔离完回到家,尽管厨房有一大罐白糖,我已经没有了加糖的欲望了。我习惯性地喝着原味的豆浆,喝着喝着,喝出了原味豆浆的美味来了。这几天,在我喝着原味黑豆浆的时候,在我喝着原味黄豆浆的时候,唔…突然觉得好好喝啊。大豆的原味是多么的香啊,要是我加了糖,糖的甜味肯定会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完全不能静下心来用味蕾感受这古朴的香醇。

因此啊,我呢,终于戒掉吃糖的生活啦。回到家后,无论喝豆浆,喝奶茶,喝咖啡,我都习惯喝原味了,经典的味道才是永恒的。戒糖后的生活原汁原味,我更加热爱如今的无糖生活。戒糖前的我怕是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离开了糖,反而更加幸福了吧。

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契机啊,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哪个少了都会导致不一样的后果。不得不说,无论你要戒个什么东西,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戒糖,戒烟,戒酒,戒游戏….一蹴而就一向是个不现实的词。就像一口吃不出一个胖子,胖子也不会像漏气的气球突然就瘪了。

这就是我在疫情期间的一个意外收获了,果断地离开了糖衣炮弹,嘿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