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指犹香

      小雨叩窗,又添秋韵。

      入夜微凉,难得茶友们冒雨前来,心至感动。品茗,已经成为雀堂式的生活模式。

       在茶汤流转间,我们寻找那种自己心仪的滋味香气,也在寻找内心可以片刻安顿安宁的茶时光。

       今天煮泉试的新茶,叫易武正山古树熟茶,我呢称它小易。

      小易入口甜,糯,软,润。如果以红楼女子喻,只有袭人了。

       袭人长得甜,心思细腻而沉稳,大夏天的午休,别人打瞌睡逗雀玩,她坐在窗下给宝玉绣肚兜,用拂尘赶小虫的,大观园里花草成行,可不有成群的小虫子。一个女子如是,不是甜美可人么。

       宝玉跑到她家瞧她,她喜忧参半。拿自己杯子端茶给他,怕他着凉,怕他吃喝不净肚子痛,又怕家里人找他不到着急,解人意到如此地步。吃喝穿戴,衣食住行,比爱他的黛玉多了烟火气。

       爱玲说,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爱一个人,恨不得从他的影子,全天候呆在一处。而这爱情的甜美,捱不住日子的凄苦。胡不是她的良人。

       连贾母也觉得,袭人照顾宝玉妥妥的。与黛玉的高冷气质相比,袭人更接地儿,衣食住行,照顾无微不至。象煮茶打扇洗衣这般粗活儿,没有办法想象颦儿生火煮水一脸草木灰的样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茶间,有女友打电话,微醺,语言俏皮可爱,一改平日里高冷范儿。

       女儿问我,为什么阿姨喝酒,想了想,说,大人心中也有难以示人的小情绪,喝酒消愁,抽刀断水。

      或者只是微醺,寻找一种小可爱的心境。清照曾与鸥鹭争渡,沉醉不识归路。要么寻找一种意境,我看青山妩媚,青山见我如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易泡尽,尾水甜意有增不减。

      人生多苦多涩,少甜意。

      连安陵容也说,相比人生的苦,苦杏仁不算什么。

      向酒寻醉,向茶寻醉,而后,信心满满地再出发。

      而我,却沉溺在小易甜糯的茶汤中,难以自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