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草

-------“你夺走了我生命中的挚爱,我必将使你魂飞魄散,哪怕是以我的灵魂为代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时钟早已敲过夜晚九点整,“真是个鬼天气,撑伞又嫌多余,不撑又会淋湿,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坂村口中小声嘟囔着,刚刚入职一家汽车装配公司,周围同事看待新人那般好奇而又轻视的目光,和一天早已超时的劳苦工作,让坂村心中满是怨气,早年辍学照顾年长患病的父亲,家庭的经济重担似乎过早的压在了这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身上,苦累的生活使他瘦削的脸庞更显狭窄,无神的双眼犹如钉子般嵌入眼窝,毫无疑问,他实在太累了。可一想到即将前往的咖啡厅,心中的雾霾竟不知怎的消散而去,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欢喜和小小的雀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叫藻奈美,是咖啡馆的女佣,她有着暗夜般的双眼和精灵似的心思,两人在命运之神的安排下机缘巧合得遇见了,初见她时,他心中便小鹿乱撞,高挑的身材,白皙的脸颊,晶莹的耳垂和一头波浪般的长发让他心中荡漾。他不敢正视她,而她却送上咖啡,亲切的开启了话题。谈话内容从无关紧要的小事渐渐到了工作,生活,价值观,人生理想,有共同语言的两人话匣一开,便难以收场,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毫无倦意,平日里害羞腼腆的坂村在藻奈美面前总是滔滔不绝,而藻奈美总在一旁笑着聆听,波浪般的长发飘出令人心醉的香气,“一直这样该多好”,第一次见面时坂村心想着。

  毫无疑问,他们成了朋友,第一次提出在公园约会的时候,藻奈美爽快的答应了,这令坂村很是欣喜。大家都明白,什么事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感情迅速地升温着,一次在公园的长椅上,藻奈美指着天空中的明星,望着坂村,“以后,你就叫我启明星好吗?”“启明星?额。。。为什么?”“因为它是天空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有了它,我们都不会迷路,它可以,为了最爱的人,燃烧生命放出光芒”坂村望着藻奈美的侧颜,月光下瓷板的肌肤绽放出迷人心魄的微笑,他一瞬间呆滞了,随即又产生了亲吻一口的冲动,“她会不会答应。。”正出神的坂村根本没有看见藻奈美正转过脸用精灵般的眼神盯着他,“想什么呢,坏小子”,坂村回过神来,顿时窘迫:“没,没什么,可以,以后就叫你启明星”,“嗯”,藻奈美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灵巧的弧度。

  思绪从游离走向现实,坂村拿着公文包向咖啡馆走去,他看了一眼手表,10点20分了,没想到自己竟一出神就是20分钟,他们约好10点40分在咖啡馆见面,这是一年以来不变的传统,“该什么时候向她表明心意呢”,他想着,加快了步伐,“早点到,买一束鲜花给他”“嗯,要不就今天吧”,他暗自下定了决心,步伐也迅捷而有力了起来

  鲜花的香气在这家规模适中的花店里弥漫着,坂村在各色鲜花边来回徘徊,初次到来的爱情和令人心醉的花香使他完全陶醉于其中,坂村一边挑选着,一边又开始回忆起与藻奈美的一幕幕,他最终选择了价格适中而颜色又十分亮丽的玫瑰,花瓣的颜色与藻奈美所佩戴的宝石颜色颜色一致,“她一定很喜欢”,想到藻奈美在收到鲜花后的欢喜表情,坂村心间又是一股甜蜜的红晕,“又去约会了,小子,艳福不浅嘛”,迎面走来了山田,微胖的脸上眯起细小的双眼,开玩笑时,浅笑从嘴角流露出来,“约会而已嘛”坂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被人从甜蜜的幻想中拉回现实,他心中并不十分爽快。他与山田的相识是在酒吧里,山田与人发生争执,坂村上前劝架,阴差阳错下替山田挨了一掌,左脸高高肿起,可能山田对此心怀愧疚,总想找机会弥补,便时不时地与他联系,久而久之,便成了朋友,“咦,我说山田,你最爱的鱼豆腐今天怎么不在手上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怎么了,减肥了?”坂村半开玩笑的说。山田酷爱关东煮,每次遇见时,右手总会拿着装有关东煮的纸杯,嘴角还残留着油渍,这才是他一贯的样子。而今天的山田,面容整洁,却是一副绅士的模样。“哎呀,今天在店里吃完了,老是以前那副样子不也不好吗?”“嘿嘿,别找借口了,看上便利店里那姑娘了吧,平时可没见你小子那么注意外表,要我说,你们看上去就是一对,难道不是吗?”

  山田微笑着,挠了挠头,看向别处。坂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分针停留在10点32分,“只剩8分钟了”,匆匆与山田道别,坂村小跑着冲向咖啡店。因准备表白而紧张地满手心是汗的坂村摁响了门铃,然后用手快速的在裤子上擦了擦,意图拭去汗水。

  不同以往的是,门背后并未探出藻奈美的眼睛,坂村等了几分钟,便推门而入,眼前的景象,瞬间使他气血倒流。一柄长约15厘米的尖刀抹开了藻奈美的脖子,鲜血向外翻涌着,但似乎因为将要流失殆尽而变得速度缓慢,藻奈美右手持刀,紧闭着双眼,仰面躺倒在硕大的桌子上,坂村想上前察看伤势,不知怎的,双腿竟然毫无气力,径直跌倒在地上,他尝试大声呼喊,却发现面部严重抽搐,嗓子干哑而不听使唤,“吼”,他轻吼一声,昏死过去。

  ‘喂,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坂村听见有人呼喊自己,缓慢睁开双眼,头部一阵剧痛,这是哪儿?坂村的视线从白色天花板转移到了左侧的医疗器材上,自己怎么会在医院的病床上?坂村还没回过神来,一张名片已递到自己跟前

  坂村顺势向名片看去“搜查一课——村上”,面前的男人眼神锐利,坚挺的鼻子与侧脸刚毅的线条相得益彰,在坂村眼里,刑警似乎都是这副模样,“您好,我是村上,搜查本部的刑警,可以请教您一些问题吗?”面前的刑警用严肃的口气问道,听语气,这句话似乎说是命令比征求意见来的更为妥当。噩梦般的记忆在坂村脑海中渐渐复苏,他一脸煞白,随即又发疯似的抓住刑警的衣领,“藻奈美她,怎么样了?你告诉我她没死,对吗?”村上身后的两位刑警意图上前将其按回座位,村上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回。“坂村先生,对于藻奈美的死,我们深表遗憾,但站在男人的角度,我想说的是,目前找出杀死自己心爱女人的凶手是重中之重,而不是只顾发泄悲愤,因为藻奈美的死已是个不争的事实。”坂村放开了村上的衣领,跌坐在地,紧闭双眼,抬头向天,眼角淌下泪水,“警官,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那好,我们改天再来拜访,打扰您了。”坂村深鞠一躬,退出病房。

  “前辈,请等一下!”村上走下医院楼梯之时,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是个面容青涩的毛头小子,“这种新来的小刑警,什么都要问,什么都不懂,最麻烦了”,村上心想“什么事?”“您好,我是新来的刑警古川,多多指教”古川鞠了一躬。“上头派你来当我助手的吗?要知道,我这个人办案是很麻烦的,细枝末节我全部要查,用局长的话说,就叫近乎疯狂得追求完美,做我的助手,拿一样的工钱,路可能要跑别人的几倍,你想清楚了没有?”“前辈,我在警校里就听闻你破获的三一八持械杀人案件,从那时候起,和您共事就是我的目标,不给工钱我都想来呀!”“小子,到时候可别后悔!”坂村看着面前年轻人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思绪似乎又回到了20年前的自己,站在他面前的,似乎不是古川,而是一个年轻的村上。

  “案发地周围没有摄像头,这就难办了呀”,古川坐在警车的副驾驶座位上,挠着头向村上说道“而且刀上没有指纹,现场也只有藻奈美和坂村两个人的毛发,明显是被清理过了,或者说,藻奈美是自杀?”,“基本不可能”,听古川滔滔不绝了一路,村上终于开口接话了,“咖啡店内如此多的客流来往,现场却只有二个人的毛发,明显是有人进行了专业化的打扫处理,一个人要自杀,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古川似乎对村上的回答早有准备,“刑警走访了藻奈美家附近的邻居与咖啡店店长,店员,与他接触较多的人都表示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人,平日里人际关系不错,和大家都谈得拢,每次见到她,都是笑呵呵的,一点也不像心里郁结要自行了断的样子。”村上对于古川的回答吃了一惊,随即又暗自羞愧,自己刚想着手布置下去的事情,这个年轻人已经马不停蹄的办妥了,“工作了这么多年,当初想要破案的那种炽热愿望已经渐渐减退了,不得不说,我还是老了啊”村上心想着。“坂村必定不可能是凶手”,还没等村上回过神来,古川又径自滔滔不绝了起来“花店店主为他作了不在场证明,花店中的监控录像也拍到他10点25分左右进入花店的场景,而根据法医的尸体解剖结果,这个时段恰是藻奈美的死亡时间,因此他的不在场证明几乎完美”,“现在的年轻人呀,越来越了不得了”,村上说道,“当年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办案时还老会掺入个人感情,要是当时的我,根本不会怀疑她男友是凶手,我那时肯定在想,坂村那么爱藻奈美,怎么可能下手?”,哈哈,听起来很搞笑吧,现在的年轻人呀,比我们那是确实厉害了不少,能够怀疑到坂村的身上,,仔细和理性一个都少不了。古川听了,脸微微一红“前辈,太抬举我了吧”“不是抬举,有这种怀疑一切的精神而不为感情所左右,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理性,说明你是做警官的好材料。当年我可在这方面吃了不少亏,很多案件毫无进展,都是因为我们办案的用自己的感性思维想当然,忽略了许多至关重要的盲点”村上说道。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一向沉稳干练的村上竟然也会在回忆的翻涌中双眼酸红。古川将一切看在眼里,他似乎从老刑警的眼中,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样子。。。

  在洗手池边用水不断扑打自己的脸庞,冰凉的水珠使脸颊快速降温,坂村刚刚才能感知到周围世界的一些鲜活的气息。藻奈美死后的三天里,来源于心底,亦或是意识深处的伤感不断折磨着他,失去了挚爱的伴侣,生活中的精神支柱,唯一支持这个青年活下去的信念,便是找到杀害藻奈美的真凶这一念头。他同时又想着,尽量可能多的再,从那两个难缠的警察口中套出罪犯的消息,亲自了结那个带走藻奈美生命的人,然后,自行了断。坂村经常在想,警察守护的到底是正义还是法律?杀人的恶魔竟然在法律的面前有求生的机会,让他们改过自新?真的可能吗?他们带给受害者的恶劣影响,真的能被宽恕吗?不,坂村想着,他一定要亲手了结杀人者。。。他长呼一口气,推开厕所的门,走向咖啡桌,那里已有两位刑警等待着他,今天,便是他们约定再见的日子。

  “对于藻奈美的死亡,我们深感遗憾,请您节哀顺变。”较为年轻的刑警鞠了一躬,“没事,古川警官,只要我能帮到你们的,我一定尽最大努力”“那么,我们就切入正题吧”,原本翘着二郎腿的村上快速并拢双腿,正襟危坐,这是他从轻松状态快速切入工作模式的一贯样子,一提到案件,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异常活跃。“当时您进入店内,是什么状况?”向我们报案的人说,看到了藻奈美的尸体和昏厥在地的您本人。”“我进入店中的时候,藻奈美已经死了,就像这样”,坂村作出了尖刀抹脖子的动作,并向后仰去,试图还原当时的情景。“您和藻奈美的小姐平时是恋人关系?请问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你认为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和她之间,怎么讲呢,是朋友程度之上,恋人程度之下,我们互相之间,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我觉得,她是我最重要的一个倾诉对象,每次心中有烦恼或苦闷,与她一讲,便顷刻间能找到之前的好心情。她是一个开朗活泼,甚至对我而言,很有魔力的女人,可能遇到她的机会,这一辈子只一次,我无法相信她会自杀,究竟是谁要加害于她?”听完这一席话,古川与村上对视一眼,彼此使用眼神交换了信息,板寸从他们的眼神里,不难看出没有找到突破口的一丝失望。“当天您前往咖啡馆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或事?”

  坂村在记忆中检索着,“当天晚上,我先去花店买了鲜花,后来碰上了老朋友山田,简单聊聊几句,就去到咖啡店了”,“山田?”刑警村上的目光瞬间锐利,“和我简单讲讲这个人”,“其实也就是从前偶然间认识的,经常碰面,我们见面经常互掐,他很有趣,真实,善于看穿别人的心思,有时候也很温暖”坂村说道。“您今日提供的信息十分宝贵”,村上与古川站起身后微微鞠躬,“如果案件有突破性进展,我们会第一时间告知您”,“十分感谢,望早日抓到真凶”说着客套话,坂村的目光瞟向他处.

“前辈,去调查山田?”“我们即刻出发,不过,我总觉得这小子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他想抓人,应该全力配合我们才对呀,如果是我,一定会把知道的和盘托出”,古川不解的说道。“老刑警的直觉吧,派人一直盯着他”,坂村手握方向盘,眼中折射出自信。

  踏进便利店,向店主出示警视厅统一颁发的警官证,村上走向角落里正在般货的山田,油头满面的胖子正佩戴着一双灰色手套,卖力的将零食箱搬下货架,见到警官的到来,山田吃了一惊,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你们一定为那件命案而来吧”山田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工作,一边说道。“的确如此,山田先生,那天晚上10点之后,您与谁在一起?”山田眼中闪过了一丝常人被问及不在场证明时的疑惑与焦虑,“让我想想”,山田挠着后脑勺,望向天花板,“哦,那天9点半开始,我就和小惠一起吃关东煮,然后10点半左右出店,遇到了坂村”,话音未落,一个身材娇小,扎着马尾辫,面容清秀的女子从便利店储货室里开门出来,身穿收银员的制服,脸上泛着红晕,和古川说话时低着头,声音轻如蚊呐:“那天,我确实和他在一起。”古川看到她的羞态,便知道这二人是恋人关系而尚未在众人面前表明。小惠话音刚落,便跑向山本,拉住他的手,焦急的询问:“警察找你做什么?”“一起命案发生在附近,按惯例调查不在场证明而已,放心,没事的。”“还有其他不相干的人能为你的不在场作证吗?”一个有力的声音在山田后方响起,伴随之而来的,是村上办案时仿佛能洞穿一切的目光。山田向他们报出了一些常来客人的名字,其中有人便是当晚在场,“我那个时段在不在便利店,你们大可仔细调查,警察办案讲究严谨,我很理解”村上古川向山田告辞时,山田向他们微笑而言。

连续走访了三个当晚的客人,证词均是看到山田于那个时间段和小惠一同吃关东煮,且均未注意到到周围环境在杀人案发生的时间点有任何异常,三个人的身份分别是家庭主妇,医生,和保险推销员。据调查,他们与山田毫无瓜葛,协同作假证基本不可能。“你们确定是看到这张脸吗?”村上拿着山田照片仔细询问,“是的,确实是他,搂着一个年轻女孩在便利店窗边吃关东煮,一看就是小情侣,唉,我不禁又想起年轻时,我和老公也是这样啊,年轻真好。”受访的一位家庭主妇对古川和村上说道,脸上洋溢着回忆里的幸福与感动。“前辈,这个山田的不在场证明完美,是不是在调查人手上这块就不用安排了?”“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早有准备的语气,,与一般人遇到警察时的样子完全不同,我看如果有经验的刑警分配实在不行的话,至少调配一些没有经验的新丁盯着,不能缺人手”村上的一席话中透露出老刑警的嗅觉与自信。

“山田的嫌疑排除,怕是这件案子短时无法结案了,从认识坂村和藻奈美的人的口中,我们找不到任何案件的突破口,当晚对于附近街道的可能目击者和通行人的排查,也未找到任何头绪,现在的罪犯,当真越来越难缠了。”古川一通抱怨,狠狠拍了拍方向盘,双目之中,一片肃杀之气。

而正如村上之前所言,坂村对警察确有隐瞒,一方面,是他想亲自制裁罪犯,另一方面,隐瞒,亦是提供信息者的诉求。就在那日刑警走后不久,坂村的手机收到简讯:“带足钱,有好东西给你,到这个地来,只你一个人来。”坂村随即疑惑不解,完全陌生的号码,会不会是信息发错了?坂村本想置之不理,可见到短讯上咖啡馆边那个熟悉的地址,心底有个声音,正默默驱使他前去一探究竟,躲开附近警察的监视自然难不倒坂村,更难不倒那位匿名发信者。他们相遇时,坂村一眼便认出那是在逃的入室抢劫案犯。他嘴里叼着烟,一把揪过坂村的衣领,“警察追得真紧,最近手头缺钱,不然也不会冒险来找你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说有好东西给我?”坂村任其揪住衣领,目光却是清明而冷静,逃犯见坂村毫不畏惧的样子,没有达到抓他衣领的本意,讪讪的放开手,同时将香烟扔在地上踩灭,不慌不忙的说:“有关那起命案的,你应该很感兴趣吧?”“你怎么知道我会感兴趣?”“这一带黑道上的地头蛇是我,你说我知不知道?”“什么线索?”逃犯并不接话,板村拿出一些万元钞塞给逃犯,这些先给你,如果线索有用,我这里的,全部都是你的。”逃犯瞥了一眼坂村的公文包,万元钞对他而言,无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那天的晚上,我在咖啡馆附近四处寻找下手的目标,大概也就10点20分左右的样子吧,我见到一个男人独自进入咖啡店,之后的两到三分钟里我就听到一些喧闹的讲话声,再后来,那个男人就走出了咖啡店,消失在巷尾。一开始我到达的时候,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本想着趁此机会能够大捞一票,你知道的,咖啡馆一天的营业额不是小数目,况且只有一个女佣守在那里,拿到那笔钱对我来说易如反掌.只可惜我刚要下手~,一个男人进店了,经验告诉我不妙,就离开了。”“那个男人的脸你见了没有,能大概描述吗?”“你又怎么证明你不是骗我?”逃犯冷笑一声,“那天,那个男人把这个掉在地上了”,他摊开右手手掌,黑暗里,藻奈美一直佩戴的蝴蝶发卡,正闪闪发光。。。

现在的坂村,不论是梦里还是回忆里,都是藻奈美的影子,为了找到真凶他不惜将积攒的存款用来和逃犯交换情报,他绝不会告诉警察,因为他明白监狱生活不应该是杀死藻奈美凶手的最终结局,甚至枪决也难以平息坂村的心头之恨,他要亲自了解这个恶魔,必须比警方先一步找出凶手。

他有时会想,凶手究竟有何难平之愤而到了杀死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的地步,“你夺走了我生命中的挚爱,我必将使你魂飞魄散,哪怕是我的灵魂为代价。”坂村默念着。今晚,逃犯与他约见,详细描述那名男子的身形轮廓与背影特征,坂村隐隐觉得,虽然逃犯没能见到男子的正脸,仅印象也很难高度还原,并且不具有警方掌握的大量资源以鉴明身份,但心中蛰伏的恶魔至少找到了猎物的影子。。。。。。

“就这样,从背后看,微胖,头发有些少,年纪倒是不大,还挺灵活”逃犯拿到了钱,便在纸上开始画起印象中男子的背影,画着画着,拿着画笔的手戛然而止,脖子后方传来的凉意让他不由自主的全身神经紧绷起来。坂村手持尖刀,微微前伸,刀尖抵住了逃犯的后颈,“说的是真话?”,坂村冷声问道,一向是拿刀威胁别人的逃犯今日总算也尝到了被胁迫问话的滋味,来源于内心深处的,本真的对生的渴望与对死亡的恐惧突如其来的,彻底地充满了他的大脑。“我说的每句,都是真话,兄弟,你为了找人,我为了拿钱,我骗你做什么?”坂村注视着他的眼睛,瞳孔中传来的恐惧感让人分外心安,“看来不会有假”,坂村心想着。当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一切的意气用事与猜疑心机都将消失,他只会听从内心的呼唤,做出对生存有利的事情。坂村一贯这样认为。“不过就算你说了真话,恐怕我还是要让你消失。”“为什么?”他无力却不甘的问道,“你能扑腾的时间没几天了,到时候进了局里,以你之前犯下的案件,判个死刑跑不了。为了活命,你必将供出那个男人来戴罪立功。但关于那个男人,这个世界上仅有一人能知道,那就是我。我无法信任你能对此事闭口不谈,因此,当你失去利用的价值之时,我真的无法说服我自己来让你继续活着。”

尖刀向前,脆弱的后颈皮肤遇刀锋,绽开血色的花朵,藻奈美死亡时的样子在坂村面前浮现,第一次杀人原来是这种感觉,坂村看着倒在身前的尸首,躯体尚有余温,感受着胸腔内的心跳与脑海中的嗡嗡声,坂村打开窗户,让凉风吹在滚烫的脸颊上,心底竟出现一丝惬意的安稳。。。。。。

河流下游,打捞起一具尸体。经过血液样本采集,指纹比对与DNA分析,法医向刑警确认了死者的身份便是在逃犯人雅山田一,逃犯竟然以被害者的形式出现在追捕者的面前,这令刑警古川与村上唏嘘不已,“死者后颈遇刺,,明显是他杀,杀害田一之后,凶手将其绑上大石一同沉入河底,昨夜的大雨加上河流中的河水与浮游生物的浸泡侵蚀,使得死者身上能用以推断出凶手信息的线索几乎没有。”古川说到,“凶手杀人后尸体处理方面也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静,不排除是仇人或杀手所为,毕竟黑道的圈子也不好混”,古村半开玩笑的说。村上皱紧了眉头,这些犯罪在逃者成为受害者的情况他见得不是一次两次了,黑道上的利益纠纷与争夺关系有时真的不是一个警察能够想清楚的。他掏出香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连串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自然,这是多年干刑警所培养的独特的思考问题时的行为,“最近这块地区像是中了邪,两起案件的接连产生时间十分靠近,有价值的线索都几乎没有,是罪犯向我们警署的一种挑衅吗?这两起案件是否有关联?”村上反复地询问自己诸如此类的问题,吐出的烟圈如同灰色的圆环在空中旋转上升。。。。。。

杀害了雅山田一之后,坂村一夜竟过的十分平静,睡眠质量也是出奇的好,像是心中积压的怨气得到了极大的宣泄,又像是心中嗜血的恶兽得到了满足,具体是什么感觉,坂村心中,似乎也并不明白。当他将尖刀插入田一的后颈之时,他突然觉得杀人也不过如此,用力,流血,注视着他人的生命一点一点消失,被杀的人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绝望,无力,慢慢离开这个世界。藻奈美被尖刀抹开脖颈的时候,可能也没有自己一开始想象的那么痛苦。想到这里,坂村的心中出现一丝宽慰,他注视着镜中的自己,似乎以前那个见到宠物狗也会害怕的坂村,已经不复存在,从藻奈美离开世界的那天起,独自完成复仇便是他生活下去的全部意义。。。。。。

桌上还放着男子的背影图,坂村一边吃着从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一边仔细的转换着角度观看,田一的绘画功底确实不错,寥寥几笔,将特征都勾绘的十分详细,当视线移向男子头部的右上角时,坂村吃了一惊,图中右上角微秃的特征,与山田简直如出一辙,再看一眼背影全图,与山田本人的相似度极高,坂村随即疑惑不解,当晚山田在案发时间段与自己碰面,犯案的可能性为0,那么这张背影图究竟是谁?是田一骗自己?还是另有隐情?坂村近乎疯狂的抓挠自己的头部,仍然毫无头绪。。。。。。

领导特批的休假结束,坂村便返回工厂正常上班,藻奈美的事情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同事们看待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异样,说是同情,倒不如说是对这件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庆幸。坂村对于同事的目光抱以微微一笑,对身边工友的问候也是笑脸相迎,“我们都觉得他从那件事中走出来了”,经理和员工对前来探听坂村现状的古川和村上说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警局里的同僚似乎已经对这两起案件的告破不抱任何希望,唯有古川与村上仍在努力着,他们持续监视着坂村与山田的一举一动,对案发地周边的走访也没有暂停,古川似乎已经提前失去了耐心,但看到身边前辈努力的模样,他仍然选择继续坚持。因为村上曾经在他耳边说过,“其实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比别人破获更多的案子,并不是我的逻辑判断与思维能力出众,而是我比别人更善于坚持。”古川想起这句话时,眼前闪过经典电影中老刑警迷人的样子。

“坂村,发什么呆呢?”工友水原见坂村正看着他一直带在身边却未完工的零件图,右手握着一块零件,悬在半空,迟迟不动手装配,便上前询问。“这里的一块零件好像制作的有些问题,你看,这边的接口一样,但装上去总有一部分会凸出来,”坂村向水原比划着,眉头紧锁:“其他地方我都装配好了,就这块对不上,真是麻烦。”“哈哈”,水原突然笑起来,“工作了那么些年,你不知道有种零件叫双胞胎零件吗?”外观看上去都差不多,接口也都对得上,差异便在厚度上,这种零件,一般一套里有两个,装配的时候必须要仔细。”水原边说着,边仔细寻找另一块,果不其然,两块一模一样的零件经水原之手调换了位置,便于装置契合的完美。坂村愣了一愣,随即飞速冲向门口,“坂村,你要干什么?”水原冲着飞奔过去的坂村大喊,“突然有事,下午你替我吧,以后我请你吃高级料理!”坂村疾跑着,头也不回地喊道。

“村上前辈,坂村出现异动!”坐在汽车前排的古川从对讲机里告知刑警村上,“快速冲出工厂之后朝家中飞奔。”“我知道了,继续跟着。”对讲机里传来村上有力沉稳的声音。当初选择调用警力监视坂村,局里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大家一致认为受害者的男友既然有了不在场证明,在他身上再动用警力无疑是一种浪费。局长曾经找村上谈话,询问他这样做的缘由,村上并未给出直接的原因,但局长看在这位侦破多起案件的得力干将的过往功勋上,并未强制取消村上的命令,他对这位下属还是十分信任的。“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局长对负责监视的警官说。看来,将近一个月的坚持,今天或将迎来转机。

坂村冲向家中,进门直奔厨房,那把终结逃犯生命的刀被白布包裹着静静躺在抽屉里,他掀开白布,刀锋被厨房窗户所折射而来的阳光照的雪亮,脑海中回忆着水原的话语,“双胞胎零件,你不知道吗?”此言犹如投入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子,打破了坂村冥思苦想而不得其解的背影疑惑。山田曾在一次聚会上无意提起他有一个哥哥,当时山田发现说错了话,便急忙改口,坂村原以为他有不想让人知道的身世,现在看来。。。一个个记忆的碎片在坂村脑海中逐渐复苏,皆是因为那一句“双胞胎零件”,熊熊怒火从坂村心间剧烈燃烧起来,心底的一个声音告诉他,找到山田,便能解开心头的枷锁。。。。。。

此时的坂村,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刑警的密切监视下进行,他终究还是放松了警惕,一方面是因为他觉得刑警没有继续追查他的理由,另一方面,是他对自己反侦察能力的自信,他一向小心谨慎,处处注意,却终究还是未能战胜自己冲动的情绪,当他怀揣着刀前往寻找山田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警察的跟踪,这次派遣而来的警察都是新丁,本来是逃不过坂村的眼睛的,可他心中只有山田与谜团,根本无心观察四周。。。。。。

“前辈,我们的人跟住他了,他怀揣着白布包裹的物件,目前无法确定是否为凶器,看他前往的方向,应该是藻奈美凶杀案所在的街区。”“继续盯着,我马上赶到”村上在对讲机中回话。“是”,古川放下对讲机,减缓车速,在坂村身后缓慢跟进。

走进便利店,山田的笑脸迎面而来,“坂村,哟,您老不上班,有时间大驾光临啦”“跟我来个地方”坂村在山田耳边低语,不等山田回话,坂村将其拉入杂货间,反手锁上大门。山田的一句“你干什么”还没说出口,暗处的一柄长刀已经抵在脖颈之上,刀剑的凉气透过山田脖颈的皮肤渗进他的心里,“现在,我问你答”耳边传来冰冷的问话。

等到刑警破门而入的时候,杂货间里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村上伏下身去查看伤势,自言自语道,“看来,坂村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古川,跟我上车”,看着导航仪上显示的地址,古川一脸纳闷,“前辈,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山田双眼注视着前方,眉宇间尽力抑制着激动,“这是山田哥哥山本家里的地址,我想,我应该全都明白了。”

坂村,正如村上所言,在山本家中被拘捕,当他用刀奋力刺向山本之时,埋伏在一旁的古川快速前跳,,一个鱼跃将其扑倒在地,奇怪的是,坂村竟毫不反抗,双眼呆滞的望向前方,任凭警方给他戴上手铐,全程麻木而坚定,最终嘟囔着:“原来,我们不是双野草。。。。。。”

坂村被提起公诉,身负两起杀人案的他若是侥幸不死,此生也难逃牢狱之灾,而山本也对杀害藻奈美的事实供认不讳。令古川和村上难以明白的,是山本的杀人动机,几番询问与调查之下,仍然毫无结果。“你们对真相,真的一无所知。”坂村望着将自己捉拿归案的老刑警,嘴角扬起一丝苍白的笑容。

当坂村的尖刀指向山本的那一刹那,山本感受到了面前这个瘦削男人的一种令人足以窒息的复仇气场,于他而言,带走别人的生命不过是动动手腕,山本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想法。,当坂村下决心查明真相并复仇的时候,便已然用自己的灵魂与死神订立了契约。但山本,发现自己从心底而言,是渴望生存的,心中的声音告诉他,想要活下去,必须向面前的男人坦白。山本最终还是选择了道明一切,叙述完毕的时候,面前的坂村发出了如同干呕似的低声咆哮。。。。。。

装配工人坂村并不明白,双胞胎零件图如果放入已经建立完毕的空间直角坐标系,零件节点的坐标有时能够表示出特殊的意义,这些看似无关的数值一旦按照某种特定顺序排列起来,便能成型为密码,对于重要的账户保管而言,密码的这种存储方式,显然专一,安全,高效。而不巧的是,坂村手中的这份双胞胎零件图,正是一地下组织所遗失的密码本,而山本,山田,藻奈美三人,在运货员,咖啡馆女佣的背后,实则是组织的效力者,查出了零件图的下落,对于他们三人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将其搞到手。因此,坂村的生活中才会出现如此之多的“偶遇”,先是一段友情,后是一段浓烈的爱情,身陷其中的坂村并不知道自己正任人摆布,原本一切都应该按计划完美进行,但策划者却忘记了人类,从内心本真而言,无法抛弃感性。坂村在恋爱中所表现出的真诚,贴心,善良和为爱的无所畏惧,让藻奈美逐渐倾心,并对自己的欺瞒行为愧疚万分,热恋中的她向山本提出要告诉坂村真相,退出组织,和他在一起做一生的伴侣,“今晚,10点40,咖啡馆见,我有事要和你说”,当山本提议杀害坂村拿走零件图的时候,藻奈美当着山本的面,给坂村打了一通电话以表明自己的决心,恋爱中的她并不明白这一通电话其中的利害关系。山本佯装答应,无边的怒意从心中喷涌而出,对于藻奈美的背叛,山本山田策划了一起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杀人案来作为终结。。。。。。

“藻奈美,我本以为,我们是能在风中互相拥抱的双叶草,这两只叶片缺了谁,另一半都将孤单寂寞。其实,我们之间是一段解不开的结,一方死亡,另一方才能真正安宁,山本和山田才是真正的双叶草吧。你说过要做我的启明星,那夜的光景,星空下只有我们两人的影子,我必将此生难忘。”

坂村仰躺在监狱的石床上,流离的双眼中淌下两行太过沉重的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